Advertisement

【周文健專訪】打理賭廳陪客吃喝十年 周文健印尼拍戲被「監禁」38小時

本地
2021.02.23
2.5k
撰文:溫敏芝攝影:伍敏慧

八十年代拍啤酒廣告走紅的周文健(Michael),大隻佬形象深入民心,拍過代表作電影《孟波》和劇集《他來自天堂》等。九十年代末,他曾往荷李活發展,輾轉往澳門為向華強夫婦打理賭廳。闊別幕前十多年,Michael最近重返影圈,拍攝翁子光兩部電影;回望過去,他坦言:「年輕時很蠢,不懂得投資,浪費了不少青春和時間。」

周文健闊別影圈十多年,最近拍攝翁子光兩部電影。
周文健闊別影圈十多年,最近拍攝翁子光兩部電影。
八十年代的一系列啤酒廣告,令周文健迅速走紅。
八十年代的一系列啤酒廣告,令周文健迅速走紅。

現年六十歲的周文健在北京出世,四歲來港,九歲隨家人移民加拿大,他是最早期移民加拿大的一羣,「那時媽媽獲多倫多大學邀請教授中文文法,爸爸則留港做生意,我可以在外國長大,感覺比較自由,不過當時華人不多,成長階段也遇過麻煩事,經常跟外籍同學打架,因為他們眼中的中國人很奇怪,眼睛小小,把你當作怪物般看待,有些同學更經常向我做鬼臉,小時候怎能忍受?」他說成長階段不太開心,幾次說過要返香港,但兒時沒選擇權,「以前的我一點也不健碩,似爸爸高高瘦瘦,十多歲時是『排骨仔』一名,就是太瘦經常被欺負,於是我每天操練和勤做運動,足球、籃球、壘球和排球,樣樣都喜愛。」

周文健出世時有九磅半,父母對他寵愛有嘉。
周文健出世時有九磅半,父母對他寵愛有嘉。

大學畢業後,他眼見身邊同學沒太大理想,只想簡單在區內找一份政府工作便過一世,剛巧暑假時,他為加拿大一間電話公司打工,那時已經覺得很乏味,不想整世人也是這樣,有次他返港探望爸爸,發覺大家竟然溝通不到,原來他連中文也忘記了,「當時我立即跟媽媽說,我要回港,要學好中文外,再看看香港有什麼發展?」

第一次當男主角是電影《七月十四》,與劉青雲合作。
第一次當男主角是電影《七月十四》,與劉青雲合作。

兒時的他沒想過做演員,看過李小龍的電影《唐山大兄》後,令他對這行業有興趣,感覺人可以在銀幕上影響全世界,「當初爸爸是很反對的,還約了親友去游說我,說拍戲很辛苦和不長久,將來老了怎算?建議我不如考督察,薪酬好又有宿舍。不過媽媽覺得危險,反而媽媽鼓勵我入行試試,因為她是個文化人,懂彈琴和畫畫,有少許藝術家感覺,有時候我覺得在影圈機會不多,媽媽會鼓勵我不要放棄;直至我拍電影《孟波》,我邀請爸爸客串一角,他便知道原來做演員不容易,因為他一向看不起這行業,覺得演戲沒有難度,但經歷過後,有一天他在片場走過來,說我演得不錯,那次是他第一次讚賞我,認同這一行,我當然很開心。之後我愈來愈多成就,有時跟他去飲茶,他會四處問人認得我的兒子嗎?當然不認得啦,令人很尷尬。」

九八年的電影《九星報喜》與張國榮合作
九八年的電影《九星報喜》與張國榮合作

他入行跟兩位Michael很有緣份,第一部電影是八六年與許冠文(Michael)合作的《神探朱古力》,而入行是因為王敏德(Michael)關係,「那時我在健身室做兼職,王敏德是我的客人,因為我們說英文同聲同氣,很快成為好友,有次一間『的士高』開張,我們碰見Maria Cordero和《神》片導演陳欣健,當時王敏德已簽約德寶電影公司,陳欣健說有部電影開拍,有個角色很適合我,問我有否興趣試鏡?我當然一口答應,但去到嘉禾試鏡時,我就好像一嚿木頭,演技又差,不過又成功獲選。」電影開拍時,還以為是拍完後配音,怎知是現場收音,他說很大壓力,還要跟當紅的許冠文和梅艷芳合作,「連梅艷芳也說看見許冠文會顫抖,我怎會不顫?他就像周星馳是一位冷面笑匠,大家都很害怕。」結果戰戰兢兢下,完成了這部戲。

電影《孟波》是周文健的代表作,大隻佬形象深入民心。
電影《孟波》是周文健的代表作,大隻佬形象深入民心。

之後,Michael接拍了一系列啤酒廣告,事業一帆風順,電影一部接一部,如《逃學威龍2》、《表姐,你好嘢!》和《警察故事續集》等,無綫又找他拍劇集《他來自天堂》,反應很好,還拍了代表作《孟波》,「拍攝前我沒看過《城市獵人》這套漫畫,事前要做功課從頭看一次,大家都說我跟漫畫中的主角相似,不過在內地發展時,觀眾認識我反而是周星馳的《逃學威龍2》,他的喜劇真的百看不厭,每一代人都會追看。那時跟周星馳合作沒有壓力,我只是新人一個,他已經很紅,有衝突是因為你有意見,但我會照他意思去做。」

周文健與周星馳拍攝《逃學威龍2》後,令內地觀眾對他加深認識。
周文健與周星馳拍攝《逃學威龍2》後,令內地觀眾對他加深認識。

入行以來,九三年跟劉青雲拍電影《七月十四》也很深刻,是他首次做男主角,「當時幾齣電影輪住開工,其實對製作並不公平,第一、二部交到功課,第三部已不夠狀態,我試過五日四夜沒睡覺,我等埋位時又不會睡覺,別人在吸煙吹水,我又不吸煙,坐着不停地等,腦海是一片空白,我記得拍到第三日時,終於捱不住,試戲也睡着了。幾經辛苦完成,跟自己說要睡足二十小時,怎知躺在牀上望着天花板眼光光。」那個年代賺錢容易,片酬收不停,Michael笑說:「那時真蠢,以為永遠有戲拍和有收入,不懂得去投資和儲錢,賺到錢就請所有鄰居去玩,每天吃喝玩樂,但其實這樣做人沒有意思,無論多有錢,也要有目標。我就是不懂這個道理,要不然儲到很多錢,不過都是因為經歷過才學曉,以前就算有人叫你儲錢投資,你也不會相信。」

周文健在荷李活發展時,拍了一齣美國獨立喜劇電影《Kung Phooey》,有反串造型。
周文健在荷李活發展時,拍了一齣美國獨立喜劇電影《Kung Phooey》,有反串造型。

赴荷李活四年只拍兩齣戲劇

九七年他到印尼拍電影《十五億殺人網絡》亦發生過驚險事件,因證件問題,他與葉芳華及十一名工作人員,被印尼政府人員捉走「收監」,「可能電影公司沒申請工作證,所以拍戲中途突然有一批像移民局的人帶走我們,全部人困在一間房,沒有椅子,坐在地上,有點濕淋淋感覺。當時唯一走得甩的演員是彭丹,我也不知她為何能脫身?不過她亦很醒目,立即找人幫手。」被困的三十八小時,牢中衞生環境差,要靠朋友帶食物給他們,感覺是不知要困多久?「我唯有盡量不去想,又不是做什麼錯事?應該沒事的。」自此後,他在外拍戲會分外小心。

電影《風塵三俠》與梁朝偉及鄭丹瑞合作,戲中飾演失婚男人。
電影《風塵三俠》與梁朝偉及鄭丹瑞合作,戲中飾演失婚男人。

九十年代末,港產片減少,Michael毅然往美國荷李活發展,逗留了四年半,只拍了一齣西片《Kung Phooey !》,及一齣在當地開拍的北京製作電視劇,「我慢慢知道浪費緊時間和青春,儲下的老本差不多花光。因在那齣北京製作的劇集認識了一位編劇,他介紹我去北京一同創作電視劇劇本,於是又去了北京四年。這四年裏,我簽過英皇位於北京新成立的公司,但那時公司剛起步,很多工作又未穩定。」前後花了八年時間,卻沒有什麼成就,他決定放棄。

周文健在電影《與鴨共舞》展現健碩肌肉
周文健在電影《與鴨共舞》展現健碩肌肉

剛巧那時有朋友介紹向華強夫婦給他認識,當時澳門發展得很好,於是○六年開始在澳門為他們打理賭廳,「都算是娛樂行業,初時穿西裝去招呼客人,也有少許不習慣,但你要堅持,這也是一種生活和搵食方式。當時澳門真的風光,我要跟大客應酬,替他們訂高級餐廳,客人輸錢要陪他們,贏錢則與他們慶祝,工作只是吃和喝,如果讀書有這科選修,相信有很多人排隊去做。」在澳門做了十年後,他便嘗試做生意,到珠海開設麻辣火鍋店,剛開業很受歡迎,惜後來競爭對手愈來愈多結束了。

在電影《新難兄難弟》飾演張活游,與梁家輝及劉嘉玲合作。
在電影《新難兄難弟》飾演張活游,與梁家輝及劉嘉玲合作。

很巧合,過了不久翁子光找他拍電影《風再起時》,拍完後近日又找他拍《正義迴廊》,「雖然我有段時間沒出現演藝圈,但我又吸收了一些人生經歷,可以將這十多年的經驗融入演戲當中,感覺比以前成熟了。」問他有否重燃拍戲一團火?他坦言:「都鍾意,沒想過一來便與多位影帝梁朝偉和郭富城合作,翁子光找我真的很大膽。」

重返影壇拍電影《風再起時》,他很開心跟影帝梁朝偉、郭富城合作。
重返影壇拍電影《風再起時》,他很開心跟影帝梁朝偉、郭富城合作。

疫情發生後,他笑言跟大家一樣做了廚師,閒時上網學烹飪,有時間會看舊劇集和做運動,問他是否過着半退休生活?享受人生?他說:「是,餐廳經營了兩年多很辛苦,會否再拍戲就順其自然。」若從頭再來,他會再到荷李活發展嗎?他笑說:「當然不會,傻的嗎?可能我去了上海或北京,不過人生選擇了,就要照着走,去到我這個年紀,最緊要事事不太刻意。」

最近他獲翁子光邀請拍新片《正義迴廊》,與蘇玉華飾演律師。
最近他獲翁子光邀請拍新片《正義迴廊》,與蘇玉華飾演律師。

他與哈爾濱姑娘孫婷○六年結婚,二人是朋友介紹認識,「她對我好好,很有耐心,由上海來北京跟我一起,我們拍拖一年便結婚了,不過她沒興趣來片場探班,試過在現場被蚊子叮,之後寧願在酒店等我。」他坦言曾想過生小朋友,但自己年紀大,太太又怕辛苦,一切順其自然。

周文健與太太孫婷結婚十五年,夫妻恩愛。
周文健與太太孫婷結婚十五年,夫妻恩愛。
周文健曾赴澳門打理賭廳,一做便十年,現時主要在澳門和珠海兩邊走。
文健曾赴澳門打理賭廳,一做便十年,現時主要在澳門和珠海兩邊走。

場地:The Grill Room

鳴謝:Barry工作室

 

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