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康華專訪】照顧雙親放棄內地賺錢 康華喊戲拿手五秒即流淚

本地
2021.01.25
622
撰文:冼麗宜攝影:鍾漢平
whatsapp-image-2021-01-15-at-15-33-46
康華是圈中出名的孝順女,小時候家境比較貧窮,年紀小小已懂得慳錢和賺錢,讀演藝時已經開始教跳舞幫補家計,賺的錢也全數交給家人,直至現在也一樣。

劇集《堅離地愛堅離地》中飾演李國麟太太的康華,劇情講述她痛失愛兒,多場喊戲都令人感受到她的喪子之痛,雖然沒有接受過演技訓練,但對情感戲處理手到拿來,說喊就喊,五秒流出真眼淚,編劇亦因為知道她有這種功力,於是力邀她演出這個角色。演藝學院舞蹈系畢業的她,小時候已經很喜歡跳舞,所以只想過自己會當舞蹈家,從沒想過會做演員,至於為何由跳舞變了參加港姐,原來又是一個陪朋友的意外。「演藝畢業後我開了一間舞蹈學校,但因為身邊有一個感情很好同學,她家境比較好,有時吃飯也會留我一份,我們什麼都會一齊去做,她說想參加港姐,我見港姐可以去旅行,便一同參加,我還記得當時要穿泳衣,我那件花花泳衣也是她借給我,另外還借了一對四吋高的高踭鞋,當時年輕沒有想太多,看見別人已經幫我安排好,她更駕車來接我去報名,不過她進入了首輪面試後就淘汰,我就入了二十強。」

70wg02c_crop
康華因參選港姐而入行,同屆還有古天樂的前女友黃𨥈瑩。

雖然最後得不到任何獎項,卻被一個綜藝節目監製賞識,邀請她擔任其中一個節目主持。「他找我做《花弗新世界》,合作有黃霑和曾華倩,節目最吸引我的地方是有得去旅行,第一個目的地就是非洲,參加港姐有得去意大利已經很開心,小朋友就是貪這些免費旅行,因為家境不是很好,就算想去也沒辦法去,知道我的工作最主要就是出埠拍攝,就決定簽約無綫,記得初入這個節目時,第一次拍攝更有機會食一隻十多萬的鮑魚,雖然我不愛吃,但節目接觸的層面是我比較少接觸的,這樣已很吸引我。」

p1196527732
跟周慧敏合作拍攝《刀馬旦》,有份做戲班的師姊妹。

之後又有劇組留意到她,開始找她拍劇。「當時人人都愛看無綫劇集,所以都很羨慕別人有得拍,知道自己也有份時,雖然很開心,不過也有問公司,如果拍劇,我那個節目可不可以繼續做?他說可以兼任,那才去拍劇。還記得第一日開工是跟Benz雄合作,雖然對住一個經驗豐富的前輩,但年輕什麼都不怕,反而現在可能會驚,記得拍攝時,他叫我轉過來,面向他多一點,我還反駁他為什麼要轉?不過他人很好,沒有罵我,雖然有時會整蠱我,但合作得很開心。」拍劇後跟更多藝人相處,令康華看到更多藝人的真性情。「拍《陀槍師姐》跟Ada蔡少芬合作,因為我們經常會拍到凌晨四、五點,然後早上六、七點再外景,Apple姐(夏萍)半夜叫不到的士,於是我們兩個就輪流載她回家,因為Apple姐住的地方都比較偏遠,大家更會一起研究那條路怎樣行,用最快方法送完她,然後自己又可以回家,這種戲外的情感,令我覺得很有愛心,未入行之前,女藝人給人的印象是貪慕虛榮,很勢利,其實不是,這行很多女藝員都是很真心的。」

p2548833809
《陀槍師姐》飾演黑社會大家姐心姐,因為經常演這類角色,令很多人對她產生誤會,以為她一定是又cool又惡,但原來本身性格是完全相反。

康華早前演出的角色,很多時都是不討好的反派人物,例如黑社會大家姐、情婦,她直言曾因為這些角色,令人對她產生誤會。「一開始是沒有不開心,只會覺得這些角色可以發揮,下次監製一定會再找我,但觀眾始終是觀眾,有些觀眾很投入,做一些反派角色,特別當時我經常都會做黑社會的大家姐,令人會覺得我很惡、很cool,但真正跟我相處的時候,卻發現原來不是那回事,有些人甚至跟我說很失望,特別記得有一個朋友,說我原來沒有想像中的cool和型,又不是那麼姣,我心想你們會唔會是太投入?」

p2561687358
《掃黃先鋒》中又做反派,扮演其中一個淫媒Anita。

在無綫工作了十三年,○七年因為一個內地的工作機會,康華選擇離開,「我也有跟公司商量,可否請假配合兩方面的時間,後來發現真的配合不到,就決定離開,出外闖蕩一下,試吓不同地方的拍攝方式,看看我是否適應?而且難得有做主角的機會,我想每個演員都會想去嘗試。」康華說初時到內地工作確實有點不習慣,特別是他們對演員的照顧,令她受寵若驚。「內地劇組對演員非常看重,會配合演員的時間,身邊又會有很多工作人員幫忙,有助手、有司機,每天的工作時間不會太長,化妝梳頭都會在你旁邊,初時看見身旁有那麼多人,有點害怕,香港習慣一個人獨立,化妝梳頭如果自己可以做得來,也不會麻煩其他人,但在內地,就算很細微的事情也會有人服侍你,記得有一次,在劇中穿的鞋令我有點腳痛,可能尺碼細了點,沒想到第二天,他們將整批鞋都換掉,有些服飾有少少不合身,也幫我全部替換,其實我在想,我也是在拍的時候才穿上,有少少不合適也不緊要,在香港拍戲,有些戲服不合穿,會忍一忍照拍,不用整批都換,所以內心會覺得有點浪費,不過內地已經習慣,這方面跟香港真的有點偏差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1-01-19-at-11-06-07-am
在零下四十度的哈爾濱拍劇,令康華一生難忘,她直言不想再次體驗。

不過有舒服亦有辛苦的地方,康華最記得有一次在哈爾濱拍劇,那次經歷令她直言是可一不可再。「在哈爾濱零下四十度工作,絕對是畢生難忘,很多國內演員,拍了一半就辭演,寧願賠錢給製作公司都不做,因為太凍,捱不住,加上當時的環境也很差,住的不是酒店,是一些軍人的宿舍,食也不好,當時的工作人員還打賭,誰人是第一個離開?他們覺得我是香港女生一定捱不住,是三甲人選,誰知道我竟然捱到最後,其實當時連我的助手也換了幾個,他們做了幾日也不做,我有問過為什麼?他們是當地人也不習慣,他說沒有你們黐線,他們最多在外邊站幾分鐘,就會走回室內,不會像我們在山頂站足十多個鐘,當然沒有戲分可以休息時,我們會走入一間屋鋪滿報紙,中間有個火爐讓我們取暖的報紙屋,輪到自己拍攝的時候才出去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1-01-22-at-13-46-54
《刀下留人》的萬貴妃,當年更被提名「最佳女配角」獎。「拿不到不覺得遺憾,覺得獎項是順其自然,觀眾的肯定更加重要,開心很多觀眾都喜歡這個角色,給了我在演戲上的鼓勵,猶如送了我一個獎一樣。」

雖然在內地工作不斷,但因為家中兩老,康華最後決定回來香港生活。「有次回來見到父母的身體開始出現了一些問題,當時就覺得,我一個人在內地賺到錢,父母沒有人照顧,如果不是我及時回來和慢慢照顧他們,他們的身體可能已經不成,自己一定會後悔;那時是人生交叉點,究竟選哪一方面?最終我都覺得陪父母是最重要的,我不想日後後悔,錢是賺不完,而且可以陪伴他們是幸福的。」後來樂易玲知道她想回來照顧父母,就叫她不如回無綫,大家傾好時間,她就正式回巢;回來八年,康華又拍了二十多部電視劇,不少都得到觀眾的讚賞,特別在感情戲上,喊得非常自然。「自己對喊戲是比較拿手,記得內地一個導演考過我,他說要連戲,要補一個鏡頭,叫我左邊的眼淚要跟之前一樣要大粒一點,結果我順利完成他的要求,很多女仔都有問過我為什麼不用五秒,就可以流出眼淚,還可以流得跟之前一樣,其實我是沒有怎樣練習,不過我知道自己懂得當眼淚流下來時,要怎樣控制它,所以我對感情戲掌握比較好和有把握,今次拍《堅離地愛堅離地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,編劇跟我以前合作過,他看過我一套感情戲,就找監製說希望我飾演這個角色,但這個角色有一個很大的女兒劉佩玥,監製都覺得我做她的媽媽,好像沒有什麼說服力,我也說不介意做,是怕觀眾接受不到。」

鄭秀文 黃秋生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1/whatsapp-image-2021-01-15-at-15.33.44-20210122053645-150x150.jpe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