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黃志榮專訪】《愛.回家》陳生兼職的士司機 黃志榮做輔警行咇被誤作拍戲

本地
2021.01.02
949
撰文:冼麗宜攝影:張保祿
whatsapp-image-2021-01-01-at-11-48-20
黃志榮說自己雖然沒有什麼大成就,但人生也沒有什麼低潮,一直都有工作,經濟上沒有遇過什麼難題,足夠自己用,所以都算幸運。

訪問途中,不少路人見到他也會大聲打招呼的叫一句:「陳生」,其實他不姓陳,他的本名叫黃志榮。六十六歲的黃志榮在七十年代尾入行,在演藝圈差不多有四十年歷史,因為本身做輔警,早年以演警察為主,後期在他的爭取下,終可以嘗試其他角色,不過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的陳生,他笑說:「日日都被人叫陳生,別人可能不知道你的真名,但一定會記得你劇中的名字,做戲做了幾十年,還是第一次感受這個情況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1-01-01-at-14-43-58-1
六個月大的BB相,當時黃爸爸還要幫忙出手扶着才可以拍到,黃志榮笑言這張相片足足有六十六年歷史。

黃志榮家有七兄弟姊妹,他排行第二,由於家境並不富裕,讀完小學後,便出來工作謀生,幫手父親的時裝生意。直至七六年,父親的店舖拆卸,加上他年紀大,就沒有再做時裝。」幸好當時黃志榮還有另一份輔警兼職,所以沒有因此影響生計,而且輔警的工作,更是他加入娛樂圈的重要契機。「七三年有個輔警大招募,我一來想服務社會,二來做輔警可以玩槍,於是報名加入,其實我入娛樂圈都跟輔警有很大關係,因為這份兼職認識了兩位同是做輔警的恩師,一個是陸叔陸應康先生,一個是日本仔田沃豐先生,他們可說是香港警察演員之父,港產片找人演警察,大多數都會透過他們找輔警演出,十居其九都是這樣,所以很多謝他們找我演出,幫我累積演戲經驗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12-24-at-16-32-01
因為輔警而當演員,但也沒有放棄輔警的工作,做到五十五歲才退休。

黃志榮記得自己第一套拍的戲就是七八年尾在麗的電視播映的《變色龍》,初嘗演員滋味,感覺新鮮之餘又好玩,「於是我請陸叔和日本仔如果再有這些工作,可以多找我,他們都很提攜我,令我在整個八、九十年代拍了很多飾演警察的電影或劇集。電影中最難忘就是鄭則仕主演的《拖錯車》,當時我的角色也算有些戲分,跟Kent有對手戲,面對這樣巨星級的演員,壓力都很大。電視劇較深印象是TVB的《網中人》,我在劇中飾演一個保安,那一場戲講廖偉雄跑去打劫,我被他挾持着。不過講到拍警匪片,當然不能不提李修賢大哥,我在八十年代拍過很多他的警匪片,其中一套拍得最開心,但片名卻忘記了,那部戲的角色我是做幫辦,去跟一班警員做briefing,將我本身的職級upgrade了很多倍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12-07-at-12-39-36
黃志榮口中的兩位恩師陸應康及田沃豐都已經移民,不過間中也會回港探望一些老朋友。

 

由輔警而入行,但黃志榮沒有因此放棄輔警的工作,一直做到O九年,做足三十六年,五十五歲才退休。「中間沒有想過去考正式警察,因為感覺比較困身,反而做輔警比較靈活,可以兼顧其他工作。而輔警生涯最難忘的,是七四年寶生銀行械劫案,我也有份在現場,當時我在附近行咇,收到call就馬上到現場,幫手維持秩序,記得當時的旺角刑事偵緝主任就是陳欣健。另一個一直做輔警的原因,是對扮演警察有很大的幫助,可以將自己當更的情況、神情甚至對白,帶進戲中,確實是比較着數一些。」因為很多時戲內戲外都是警察身份,所以有時也會惹來觀眾誤會。「試過一次在深水埗行咇時,突然迎面走來一位女生,說認得我,然後跟電話的朋友說見到拍戲的警察,她更問我現在是當更還是拍戲;又有一次,一個馬來西亞來的遊客走來跟我問路,然後意想不到的說,原來你真的是做警察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12-07-at-13-59-53-2
與林峯、馬國明一起拍《回到三國》。

不過做得警察多也會悶,特別是熒幕上,所以在九六年時黃志榮決定作一些改變。「我跟TVB說,我想嘗試其他角色,之後就多了很多其他角色給我飾演,第一套做其他角色的是《殭屍福星》,有元華主演,我做其中一個村民,之後比較多戲分的是《苗翠花》,飾演江華的好朋友,經常在他身邊出現。其中有一場我被人誤以為是採花大盜,被捉去衙門審訊。而最考演技的一次,應該是幾年前的《鐵馬戰車》,我做一個小巴司機,有不少戲分,最記得有一場是被扮女警的蔡思貝抄牌,講我由站頭開車到站尾,有八次違規,結果足足被她抄了八張告票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12-07-at-12-41-27
黃志榮在九六年後多了演出其他角色的機會,如法官、醫生等,直至現在很多職業也飾演過,唯獨未演過教師,他笑言有機會也希望嘗試一下。

由於教育程度問題,拍戲多年,黃志榮覺得最困難的地方就是記對白。「始終自己的學歷不高,讀得書少,所以記長對白比較難,試過被人話『這樣也記不到,平時也要用功些,看熟一點』,聽到這些說話,我沒有不開心,反而感激他,提醒自己要做好些,會反問自己,可能事前工夫真的做得不好,不過這都是早期發生的事,近期都沒有再出現了。另外為了改進自己的演技,平時有通告時,就算未輪到自己,也會早點到場,看別人怎樣演,無形中去吸收別人的技巧。」

%e9%81%8b%e8%bc%b8%e7%bd%b2%e5%bb%a3%e5%91%8a02
十多年前曾為運輸署拍攝過一個小巴要戴安全帶廣告,當時這個廣告經常播映,黃志榮說那時也有很多人認得他,不過就不會像現在會叫他「陳生」般親切。

 

黃志榮是特約演員,不過因為一套《愛‧回家》,近幾年他都以在TVB工作居多。「其實我在《愛‧回家》第三集已經出現,不過當然不是做陳生,在陳生之前已經做過幾個角色,第一次做劉丹的運輸公司新職員,然後去騙他們的財物,甚至連他們的八達通也呃了,還有一次就做一間小食店的老闆,說我中了六合彩,之後就將店頂手給單立文及黎彼得他們。」直至四百多集開始,黃志榮正式加入做食屎陳師奶的丈夫陳生,一直做到現在。「本身跟陳師奶孫慧蓮認識了很多年,大家都是演藝人協會的會員,每一年有很多的茶敘、飯敘都會見到她。拍《愛‧回家》時,跟陳師奶收到劇本,未埋位前我跟她都會先排戲,研究一下劇本內容。遇上一些好笑的對白,我和她也會忍不住笑。」黃志榮特別記得其中一集,講甄詠珊飾演的高小姐,她的工人教他煮餸,結果惹來一連串誤會。「那工人廣東話不好,於是找高小姐翻譯給我聽,別人以為我們有私情,結果劉丹在上台時當眾揭發我們,那幾場戲很好玩,滿足感很大,做演員也是希望可以有多些戲做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1-01-01-at-14-55-01
黃志榮私底下原來跟跟陳師奶認識多年,難怪二人飾演兩夫妻時,特別合拍。

《愛‧回家》的陳生有太太有兒子,不過現實中的黃志榮卻是單身,他笑言已經習慣一個人生活,閒時喜歡跑步、游水和唱卡拉OK。遇上有空餘時間,黃志榮更會兼職的士司機,賺多點外快。「現在因為疫情要戴口罩,所以有時會沒被認出,不過也試過很多次,有乘客說我很熟口面,我通常會答是不是以前搭的士幫襯過,然後他們會記得原來是劇集見過我,之後我會跟他們解釋說,因為不好意思問是不是有看過那些劇集,還有很多乘客下車時也會找我拍照留念,發現有人認得自己,那份喜悅真的非筆墨所能形容。」

鄭秀文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1/whatsapp-image-2021-01-01-at-11.48.20-1-20210101064919-150x150.jpe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