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江榮暉專訪】新演員視作半紅不黑指標 江榮暉放棄留學做演員

本地
2020.12.20
971
撰文:溫敏芝攝影:伍敏慧
江榮暉外號「光明頂」,原來與當年鍾保羅叫錯他的名字有關。
江榮暉外號「光明頂」,原來與當年鍾保羅叫錯他的名字有關。

江榮暉的外號叫「光明頂」,緣自他本名江明暉,初入行經常拍古裝劇要剃光頭,有一天鍾保羅在化妝間找他,有人聽錯大嗌「光明頂」,大家都覺得悅耳,第二天上班人人都這樣稱呼他,舊派的演員會懂得「光明頂」,新演員會稱呼他做大師兄,因為拍《誰家灶頭無煙火》時,他的角色叫戴司卿。二十歲入行,至今三十多年,擅於演小人物的他,九七年離開過無綫,隻身前往馬來西亞發展,○六年再回巢,被新人形容為「半紅不黑」,更以他作指標,他相信可能會有成功的一日。

江榮暉擅演小人物角色,拍搞笑戲難不到他。
江榮暉擅演小人物角色,拍搞笑戲難不到他。

江榮暉自小獲父母悉心栽培,就讀傳統名校喇沙小學和中學,父母見他口才出眾,希望他將來成為一位律師,他卻選擇演藝之路,「其實兩位哥哥也是讀喇沙,家姊在瑪利諾讀書,爸爸是公務員,所以安排子女往外國升學。我中四時也去了英國讀書,讀了兩年後,原本打算新學年跟哥哥去澳洲升學,怎知暑假回港時,發現無綫有一個超級新星比賽,那時是八十年代,人人看電視長大,交表格後竟然有回音,雖然第二次面試失敗,但忽然又知道無綫開設藝員訓練班。」

第十四期訓練班有郭富城、林文龍、邵仲衡和鍾淑慧等,個個靚仔靚女。
第十四期訓練班有郭富城、林文龍、邵仲衡和鍾淑慧等,個個靚仔靚女。

八七年無綫第十四期訓練班是不公開招生,是揀選參加過超級新星的人,當時跟父母也爭持了很久,「他們問我七十二行業,知不知拍戲排名多少?是尾二,嘈吵完一輪,入讀後又成功畢業,如果入到無綫是廢柴一個都會走,但又有很多人讚賞,所以一直做下去。其實父母都不太認同我做演員,我叫過爸爸來看我拍戲,他不肯,叫我紅了再說,但現在他離開了,已經看不到。」

小:被「台長」認得很開心

那一期訓練班,人人已有職員證,郭富城林文龍邵仲衡、梅小慧、鍾淑慧和麥長青,個個靚仔靚女,「郭富城靚仔又健碩,韓毓霞就主持了體育世界,因為很多人已有工作在身,所以上堂不太用心。畢業前,我已接拍《城市故事》,飾演吳孟達兒子,我完全不緊張,開心到不得了,竟然有份演出,我開始拍劇已經有傳媒報道我,那時公司在廣播道,總台門口有位『台長』,他除了回家吃飯和睡覺外,天天站在公司門口替演員入錶泊車,他是一個指標,如果他認到你,找你聊天,便是開始有知名度;終於有一日拍完《城市故事》,他跟我打招呼,同事就說『你掂喇,台長都識你!』那刻很開心,剛出道的小伙子,有『台長』認出,又有記者讚演得不錯,還以為在娛樂版有新聞,前途會好一點,但原來作用不大。」

訓練班畢業,便有機會拍《卡拉屋企》,發展不俗。
訓練班畢業,便有機會拍《卡拉屋企》,發展不俗。

拍完《城市故事》後,剛巧周星馳離開《430穿梭機》,於是找了他、林文龍、麥長青和鄭伊健去試鏡頂上,那時身邊人都說他表現不錯,他自問亦已盡力,惜最後揀選了鄭伊健。劇集《巨人》是劉家豪監製,他飾演奸角,與家姊陳法蓉和萬梓良有打架戲,拍完這套劇,令他對演戲方式有所改變和開竅。另一齣劇是《血濺塘西》,他從未試過拍劇受傷,非常深刻,「民初劇的槍嘴特別長,有一幕陳國邦要打暈我,怎知他的槍一撞過來,撞爆了我的鼻子,我暈低時,視線看見很多工作人員衝上來,不停大嗌好大鑊。之後我去了縫針,原本要休息一段時間,怎知鄧萃雯無期,王傑又趕着回台灣,最後用了肉色膠布,拍遠鏡去完成。」因禍得福,監製梁家樹見他忍痛拍攝,獎賞他拍攝處境劇《愛生事家庭》,飾演夏雨兒子,每天密集式拍攝,令他迅速成長。

拍完劇集《巨人》後,江榮暉對演戲開竅,成長得很快。
拍完劇集《巨人》後,江榮暉對演戲開竅,成長得很快。

他大多演蠱惑仔、黑社會、鹹濕老闆,輕鬆小人物角色,最想演穿制服角色,例如軍裝警察,醫生或機師,「軍裝警只演過一場,未夠喉,反而拍劇很多時是膽博膽,試過有一次跟林文龍去廣州拍戲,剛下火車,連行李也未放回酒店,便馬上開工。我要站在三樓高的欄杆扮跌,然後文龍捉住我,當時無威也和厚墊,他捉不到我就會跌落街,那刻真的驚到腳軟,好彩大步檻過。另一齣難忘是處境劇《誰家灶頭無煙火》,編審寫我有個妹妹,一人飾演兄妹兩角,劇本四頁紙,自己跟自己做對手戲,排戲時都覺得有心理問題和精神失常,朱璇教我女仔閒時會用手指捲頭髮,我咪照學,之後監製都說演得好。」

拍《誰家灶頭無煙火》,一人分演兄妹兩角,他笑言差點精神失常。
拍《誰家灶頭無煙火》,一人分演兄妹兩角,他笑言差點精神失常。

到了九七年,他選擇離開無綫,隻身往馬來西亞發展,「我覺得自己識飛,後生仔一定是這樣,在一間公司做了一段時間,人人都讚賞你,就想衝出去試試。我去了馬來西亞,卻遇上金融風暴,那時是艱苦年代,我問人有無工開?人家會說我不夠紅,很難給我工作,眼見市況差會主動叩門,收本地價錢,經歷過種種後,○六年終於回巢無綫,好彩珍姐(曾勵珍)找了我回來。其實我都想了一段時間,通常是衣錦還鄉,人紅了才回來,我沒有成功過,沒有面子,不過馬來西亞的女友鼓勵我回來。沒料到我返港後,大家分隔兩地一年,她就離開了我,我也不知道回來做什麼?但又簽了約,就繼續做下去。」

九八年與林家棟、袁潔瑩合作《緣來沒法擋》。
九七年與林家棟、袁潔瑩合作《緣來沒法擋》。

離開無綫九年,公司同事和環境也轉變了,電視城搬往將軍澳,男主角已是馬國明那輩,一切重新再來,「我記得第一日開工拍《古靈精探》,我找服裝同事取戲服,對方問我是誰?當時有個劇務聽到立即大叫『光明頂,你都不認識?有無搞錯?』我明白的,始終離開已久。」

差點放棄做演員

現在他於無綫是低產量演員,一年只拍一、兩部劇集,近年拍過《大醬園》、《大帥哥》和《過街英雄》和《踩過界Ⅱ》等,《踩Ⅱ》是客串的,因為監製跟他一樣是利物浦支持者,「劇中飾演桑拿經理,拍攝時疫情嚴重,我們要在桑拿地方脫下口罩都擔心,幸好大家安然無恙。雖然產量少,但生活上應付得到,單身一人,使費很少。其實有否角色不是我去決定,公司太多高手,韋家雄、戴耀明等,競爭太大,很多演員也工作量不多,而且我性格有點像藝術家,無錢咪無錢,陳國邦跟我一樣,有得做就做,辛苦自己就不做。」

在《過街英雄》飾演鹹濕老闆,經常偷窺黃翠如。
在《過街英雄》飾演鹹濕老闆,經常偷窺黃翠如。
年輕時的他,放棄往外國升學機會,一心打算做演員。
年輕時的江榮暉,放棄往外國升學機會,一心打算做演員。

不過,他亦試過一次發脾氣,差點放棄做演員,「我拍完一個處境劇後,聽說大家覺得我演得不錯,下一輯《愛‧回家》會找我拍,後來卻無份參與,我是有點生氣。於是當晚去了山頂發洩,跟朋友做夜間清潔,人生裏都是第一次,抹窗和地板,半夜在商場裏獨自徘徊,天寒地凍又走出室外,望着天空思考人生,為什麼會有起有落?」發洩了一晚,他又做回老本行,終於知道做這行,一定要睇得開,所以很多演員會抑鬱或自殺,其實就好像股市有高低起跌,「原來我是一些新人的指標,很多時拍完劇聚餐,有些新演員會向我訴苦,覺得角色無發揮,我便出言安慰,教他們要好像紅酒,慢慢浸才好味,這個時候他們便會說『大師兄,我唔想好似你咁。』我不是第一次聽到這些話,不想似我即是什麼?半紅不黑囉,後來我才知道很多新人用了我做指標,即是去不到高位,但其實又懂得演戲,在中間半紅不黑,但我又改變不到的,可能有一日會成功呢?」

離開大馬前的處境劇《杞子當歸》,與陳蕙明合作。
離開大馬前的處境劇《杞子當歸》,與陳蕙明合作。
在劇集《大帥哥》飾演日本間諜,有場戲被整蠱,在臉上插滿針。
在劇集《大帥哥》飾演日本間諜,有場戲被整蠱,在臉上插滿針。

而令他最深刻是在公司化妝間發生的一件瘀事,「有一天跟謝天華拍對手戲,我看見一位女藝人在化妝間跟男演員對話,英文很流利,於是上前問她是否訓練班出身?那位女仔靜一靜,化妝間全場人鴉雀無聲,對方答是香港小姐後,我又再問她名次?原來她是港姐冠軍,現場人已偷笑,我尷尬到不得了。天華知道此事後,就教我『光明頂,在公司見到女新人,第一時間當然問她是否港姐?人家會開心一點,一開口就說訓練班,太低俗了!』說完後,我們埋位拍戲,天華看見一位女新人,就問她『你是港姐?』對方開心到不得了,掩嘴笑說只是訓練班,我望着他,實在太厲害了,即場示範給我看,以後我都會識做。」問他享受單身生活嗎?他笑說:「仍未遇到一個鍾意藝術家的人,通常女仔鍾意錢,藝術家哪裏有錢?跟我講藝術,嘥氣啦!身邊朋友會羨慕我自由,但單身時又想有,隨緣吧!」

江榮暉重返無綫時,男主角已是馬國明,一切要重新適應。
江榮暉重返無綫時,男主角已是馬國明,一切要重新適應。
○八年在劇集《古靈精探》,企圖殺害曾華倩。
○八年在劇集《古靈精探》,企圖殺害曾華倩。
年輕時經常隨明星足球隊,參與各項比賽,近年年紀大了,很少再操練。
年輕時經常隨明星足球隊,參與各項比賽,近年年紀大了,很少再操練。
許志安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12/8237168d-bfc7-44c0-bc02-24edc73bc6b2-20201216065510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