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張本立專訪】拍劇連累鄭嘉穎呆等一小時 張本立酒樓老闆兼職做演員

本地
2020.12.11
7.5k
撰文:冼麗宜攝影:洪志富
whatsapp-image-2020-12-10-at-17-10-56
做了演員後,有朋友開玩笑叫他大明星,又有人奇怪他為什麼會做「茄喱啡」?他說對這些說話沒有太大感覺,覺得只是自己的工作比較多元化,有得做已經很幸福,會認為他們說這些只是羨慕,因為他們沒有得做。

娛樂圈經常都有臥虎藏龍的人,在劇集中飾演小角色,但現實往往是一名專業人士,張本立(Billy)就是其中一人,在演員的身份背後,張本立是一位大廚之餘,更是酒樓的老闆,父親做飲食生意,雖然不是大富大貴,不過自小也是衣食無憂,「小時候爸爸因為工作及應酬,見面較少,對他的印象比較模糊,一星期大約見到一、兩次,媽咪管教比較嚴厲,我都算百厭,但不是最曳,是一個比較心散的小朋友,小學成績不是太好,中三時有機會到英國讀書,但都是比較迷糊,不是十分習慣,不過喜歡運動,所以英文有進步,但數學一般,直至認識了一個比我大一、兩年的女朋友,她讀書很叻,對我起了鼓勵作用,加上當時有一班很好的基督徒帶我成長,就有了一個很大的變化,一年內追回很多的成績,還入了大學讀時裝設計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12-10-at-17-11-26-1
讀時裝設計時,張本立經常都被不少女同學圍着,因為班中女同學的比例比男同學高,通常都是九比一,他笑言因為這樣很令同校的男生羨慕。

畢業後回流香港,張本立很快就找到服裝方面的工作,直至九六年九月,父親問他有沒有興趣接手家族的酒樓生意?基於年輕人的自信、衝動,覺得自己夠膽,決定一試。「當我接手時,經濟正向下滑,金融風暴、負資產、禽流感、沙士……所有問題都出現,一個大時代的變化,經歷過很多風浪,但因為在外國讀了十年書,覺得自己考的成績和出來做製衣都幾好,有自信可以同公司一齊捱過厄運,因為酒樓之前是以頗為古老的形式運作,怎樣去推廣這間公司年輕化及活力?適逢我做製衣,可以帶動時代感,初入行的工作是以樓面及對客人為主,熟習後,就慢慢學選海鮮、海產和其他食材,最後才正式學廚,因為想要同廚師好好溝通,要學到他們的才能,才能創出新意,我的總廚很好,他是我的師父,教我很多傳統的烹飪方法,炆燉扣什麼也懂,我一直學,當時是什麼也煮,每日都煮,好快吸收,之後就想作少少變化,在一些傳統的菜式上加一些新材料,帶來新鮮感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12-10-at-17-10-56-2
由製衣轉行飲食行業,看似有很大分別,但張本立說其實兩者也有異曲同工的地方,都是要通過很多不同部門的人力才能夠完成作品。

一○年時,因為有朋友認識無綫為食台的監製,他們需要開新的飲食節目《新派煮意》,想找新的廚師當主持,於是找張本立試鏡,「我學煮餸雖然只有四年時間,但因為落場放工後,我腦中都會研究菜式,再加上對這個行業的認識,日積月累,所以有信心去主持這個烹飪節目,但其實開始時都幾辛苦,因為一集要煮兩個餸,又要一邊煮一邊講,監製說給機會讓我做三個月,當時一星期播兩集,逢星期二、四,我要在星期六一口氣拍三集,做定存貨,即是要準備六個餸,要有新有舊的菜式,三個月之後覺得還可以就決定繼續,結果就這樣做了兩年,後來形式轉變才離開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12-10-at-17-11-26
父親帶他入飲食行業,張本立說跟他的關係是以前經常嗌交,因為大家的觀點和角度不同,不過現在就感受到他以前的提醒,原來句句也是金石良言。

主持烹飪節目,每次開工也是在無綫的錄影廠,久而久之張本立也認識了其他部門的同事,跟他們說如果有需要演員,可以找他,「當時覺得做飲食也做到一個地步,有點悶,每一季的菜式都可能只是多了幾款,需要有新的input,人才有新的變化,於是就決定嘗試作這個變化,結果之後真的有PA找我,開始了演員這份工作。」

2632kin008
在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中做過不少角色,除了有錢人外,最近更飾演了一個蜜蜂場的場主。

雖然有主持經驗,但拍劇集卻完全不同,一開始時張本立很不習慣。「做主持有三部攝影機對着你,當你熟習後和做足準備工夫,問一個比較複雜少少的問題給嘉賓,給方便自己煮餸,然後在他回答時再做一些反應,這樣就已經足夠。但拍劇有很多細節位自己是不清楚的,所以開始時碰過不少釘,撞過不少板,尤其是劇組約了我幾點鐘,然後改了我也不知道,要其他演員等我,真的很不好意思,其中一次是拍《怒火街頭2》,我的角色是一位獄卒,在監獄中帶麥包入去見嘉穎,拍攝時原來劇集改了rundown我不知道,這主要都是我問題,可能工作人員不熟悉我,自己留的電話也不清楚,我又沒有去追問,結果要令麥包及鄭嘉穎一齊等我一個多小時。」

9629cbcejw1fbhadicybhj20zk0qo45s
在《同盟》中飾演四大家族之蔣雲天,是劇集中最後的Big Boss。

招呼慣有錢人另外最難忘的,還有監製王心慰主動找他做《忠奸人》,「她叫我飾演一個有錢佬的隨從,我說沒問題,因為我平時在酒樓也招呼慣有錢人,明白他們的心態及工作時的細節。至於最喜歡的角色?是還未出街的,是在《唐人街》做一個村民,女兒被欺負及殺害,我跟太太漏夜很擔心的尋女,後來知道她真的發生事情,那種哀傷無助力,我很少可以拍這些悲傷的戲分,最開心是不用剃鬚,因為要表現滄桑更不用怎樣化妝,衣服亦很隨便,不用很整齊,反而令我覺得更加舒服。」

9629cbcejw1e7hhjmph3aj20d90hs762
張本立扮演過不少警察及法官的角色,他說因為他的外表經常木無表情,做這些角色最適合,因為不需要感情。

身兼兩職,酒樓老闆與演員看似沒有很大的衝突,但張本立直認曾經因為本身的工作,影響過演出表現。「記得上年因為豬肉的疫情,價錢升幅得很大,當時我在拍《逆天奇案》,秘書打電話給我說來貨價錢貴了10%,更說未必有貨給我,當時的腦中完全是晴天霹靂,不知怎樣辦?即是說有錢都買不到貨,就算買到貨都未必是客人所要的,這是誠信的問題,那一刻面色即時變白,現場導演叫我說什麼都忘記了,埋位時完全投入不到,有一點兒尷尬,幸好有在場的其他演員幫忙完成。」

28871826_939404049552635_4362854502563315712_n
《白色強人》中飾演生局局長,其中一場戲講他發生了嚴重交通意外,為安全計,要用假人作替身。

雖然如此,但張本立卻未想過要放棄做演員這份工作。「正如電話中有不同的apps,這個apps也很有用,在不同的劇本中,自己學習到不少,例如一些現代字眼,別人的對答,可以見到其他的主角、演員的精神,這麼有毅力、鬥志,是一種正能量,另外演戲亦成為了我一個動力去keep fit,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,不能喝太多酒,做多些運動,作息時間要好,平時工作不要太火爆,因為如果太火爆的話,你的情緒是平伏不到,所以演戲對我來說,也是一種生活哲學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12-04-at-15-47-09
張本立的細仔亦曾參演過電視劇的演出,在《樓奴》中飾演王浩信的童年,而張本立就順理成章演他的父親。

 

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MIRROR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12/whatsapp-image-2020-12-10-at-17.10.56-1-20201210094121-150x150.jpe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