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程可為專訪】唱香煙廣告歌考入藝訓班 程可為不婚主義受家庭影響

本地
2020.11.06
5k
撰文:冼麗宜攝影:洪志富
whatsapp-image-2020-10-30-at-15-06-21
問到程可為將來會不會回加拿大?她說人的際遇很難猜,總之隨遇而安,「現在這個時間舒服便留在這裏,繼續做,如果公司不要我,再考慮其他吧。」

剛剛七十歲的程可為是無綫第一期藝員訓練班學員,一九七二年入行,雖然期間因為移民離開了電視圈十多年,不過正如她說:「桐油埕始終都是裝桐油。」最後她還是回來當演員,拍過的劇集逾百套。程可為中學畢業就投考無綫藝員訓練班,原因不是她愛做戲,而是希望可以盡快找到工作,賺錢孝敬母親,她說:「當時什麼工作都找,除了無綫,試過考國泰和日航空姐,也試過麗的藝員訓練班,一出擊四份都試,希望其中一份成功,結果兩間航空公司都請我,但媽媽不贊成,她說在飛機要做很多工作,很辛苦,我在家中卻是什麼都不用做,加上又要離開香港,她不想,麗的沒有收我,不知道是哪方面不合適,但無綫收了我,我問媽媽,她說無綫也不錯,於是我就聽她話入了無綫。我還記得考訓練班時其中一項是考唱歌,我嚇了一跳,我沒有唱過歌,當時很流行一個香煙牌子的歌,於是我就唱了這首,那些英文字怎解我也不知道,只知melody很輕鬆,在電視起碼一日聽十次,所以不知不覺就會識唱。」

µ{¥i¬° ÃÓ¬±¤å ¼@·Ó
跟炳哥譚炳文曾合作過《京華春夢》,做他的太太,劇中炳哥經常搣她的手臂,搣到瘀了,不過程可為知道他不是有心,只是當時的她比較瘦,稍為大力一點也會出現瘀傷。

讀訓練班除了上堂學做戲外,其中一堂老師更給了半小時讓他們改藝名,結果本名楊蓮桂就這樣改名成程可為。「老師說喜歡原本的就用原本,如果想用藝名就要用一世,叫我們考慮清楚,之後我幫自己改名,因為我鍾意樣樣都做得到,所以先入為主已經喜歡『可為』這個名,如果叫楊可為好像沒什麼意思,之後想到『前程大有可為』,就改了程可為。在訓練班我還有一個名叫『程大姑』,當時有個同學叫陳嘉儀,忘記大家說什麼,叫她做陳大姑,她不喜歡,覺得很老,我就多嘴說了一句,她不做我做,我覺得沒所謂,做大不好嗎?就叫大家稱我為程大姑,一直叫到現在。」

七九年拍處境劇《家在香港》,合作的藝員包括有陳玉蓮、葉德嫻、廖偉雄、羅志強、余子明及陳立品。
七九年拍處境劇《家在香港》,合作的藝員包括有陳玉蓮、葉德嫻、廖偉雄、羅志強、余子明及陳立品。

正因為對很多事情不太執着,當訓練班老師問誰人肯為劇集做死屍時,也只得程可為舉手,成為她第一套演出的劇集。「老師說死屍也不易做,因為不可以呼吸,但個個同學都不舉手,因為扮死屍一定不會靚,結果我出聲由我做,做就做,有什麼所謂,演員什麼都要做,我還記得有套劇,我要睡在殮房的死屍箱中,很多人都怕,但我不怕,只要求工作人員不要關起那道死屍箱門,因為我怕焗死,另外早期最記得是《煙雨濛濛》,飾演汪明荃的家姊,之後較重戲分的就是《乘風破浪》,很多對白,又要罵人,可能我樣子比較惡,不說話時會令人覺得我很難相處,但其實不是。《乘風破浪》是林德祿做導演,他是我第一期訓練班同學,拍片頭時,他不准我們穿救生衣去划艇,但我不懂游水,於是跟他說不可以,如果發生意外怎樣辦?他覺得也是,之後才叫每個人都穿上救生衣。」

%e4%b9%98%e9%a2%a8%e7%a0%b4%e6%b5%aa003
七五年拍攝的《乘風破浪》,六、七個女生一齊拍劇,程可為說那時的女藝員都很純,只會各自做好本分,沒有什麼妒忌或爭戲分的事情出現。

之後程可為在無綫的發展愈來愈好,不少劇集如《民間傳奇》、《楚留香》、《京華春夢》等都見到她的身影,而且戲分不少,不過在八三年,她卻下了一個重大決定,就是離開無綫移民加拿大,「當時因為害怕,見到很多越南難民來香港,怕社會動盪,加上未成年的弟弟要讀書,如果他跟我和媽媽一齊去,就可以用便宜的學費到外國讀書,反正在家我是排行最大,當然也要想一些主意為將來打算。那時我是用投資身份移民,為投資一間酒樓而去,但去到卻沒有打理那間酒家,我抬頭望天,覺得三十一歲就過來移民,不能沒有工作,除做戲外,自己最拿手的就是地產,就想到去考地產經紀牌,之後有一架車就可以做經紀,不用怎樣花費用,就可以做到這份工。」

%e7%91%aa%e9%ba%97%e9%97%9c77
《瑪麗關77》找來當年一眾花旦演出,程可為也是其中一個。「監製和導演都是甘國亮,我還記得當時他用了我的露背shot來做字幕,那時都幾轟動,但我覺得只是為了工作,也沒有什麼大沒問題。」

原來程可為在香港時已做一些關於地產的工作,很早期賺到錢已經喜愛買樓花,然後再轉手獲利。「我記得波叔梁醒波經常叫我做樓花王,波叔很風趣,可惜他很早就離去,有段時間我有份客串《歡樂今宵》,跟波叔、杜平合作很開心,有得玩、有得笑,又有show錢,真的很好。到溫哥華初期,房價很便宜,而且只要你有工作,銀行就會借錢給你,我高峰期曾經擁有六間連地的房屋,自從我考到經紀牌,直至九五年,我的業績都很厲害,試過一個香港客來溫哥華找我看樓,我可以一星期給他看五十間屋,可想而知我幾勤力,我會拚命的去做而且沒有怨言,所以我的客不能走出我的五指山,起碼會買一間,最高紀錄曾經試過有一對外省的夫婦,一日買了三間,我跟他們說不用擔心,我人在溫哥華,專心做地產經紀,你們買了的房子,我會當是自己的房子去打理,會幫他們找到租客,回來後也不會變了我的名字,就這樣客傳客,生意愈來愈多。」

µ{¥i¬° ¼@·Ó
除電視劇外,程可為也拍過不少電影,例如在七七年跟梁天拍過電影《亂龍搏懵》。

可惜到九六年,生意一落千丈,全年都沒有一單生意,原因是不少在加拿大的港人都回流返港,另一面又沒有移民新客找她看屋。「臨近聖誕節,就想到不如回香港一轉,自己也很久沒回去,回來後當然會掛念無綫,始終做了十幾年,於是就回電視城逛一逛,怎知一逛才知道原來還有一張合約未做完,公司就叫我不如做完才走,都只是大半年的時間,我覺得沒所謂,只是怕自己應付不來,結果公司同一時間安排四套電視劇給我,民初、古裝及時裝都有,好像考試一樣,想看看我的記性有沒有退步?其實當時都有點害怕,始終離開十多年,但原來桐油埕始終都是裝桐油,何況以往做了那麼久,公司覺得我還可以,沒有什麼累贅和NG,想不到是拍完後竟然是自己不願意離開,香港有很多朋友及同事,而且各方面都比加拿大方便,就決定不再走,留下來,一留就留了二十多年。」

%e5%a5%b3%e9%a7%99%e9%a6%ac001
在《民間傳奇》做女駙馬,是第一次及唯一一次反串做男生,程可為直言角色有很多對白,加上反串做有一定壓力,幸好出來效果也算不錯。

三年前,程可為的拍劇數量明顯減少,一年只得一齣,原因是她在拍劇時不小心遇上意外受傷,「那次是拍無綫一套單元劇,在深水埗的一個後巷跌倒,導演將我吊高離地兩呎左右,然後我扮跣蕉皮跌倒,吊高我那枝竹是在附近拾來,之前綵排了兩次都沒事,到第三次,那枝竹突然斷了,結果我一跌就跌在地上,撞到了尾龍骨,撕裂了,當時很痛,叫了救護車,在車上救護員問我是不是有血壓高?我說沒有,他說我現在血壓爆燈,叫我要鎮定點,否則很危險,之後休息了一段很長的時間,到現在還有一些後遺症,起身或坐得太久會隱隱作痛,醫生也說不能完全康復,總有一些小毛病,這是拍戲以來受傷最嚴重的一次,其實那是最後的一個鏡頭,拍完就可以收工,誰知會出現這個意外。雖然受傷,但沒有想過從此不拍劇,除非傷到不能動,想拍也不能拍,我份人很樂觀,康復了就再做,現在還可以做,但當然不要叫我拚命去跑,始終受過傷,底子不好,加上年紀大,能力不能達到就無謂勉強。」

2q110809f048
程可為在《紫禁驚雷》做的皇太后,除了在頭上要戴上重重的頭飾外,又要背很長的對白,難怪她說是拍得最辛苦的劇集。

很多人都知程可為一直單身,原來她從小就受家庭環境影響,早已決定不婚主義。「我家境不錯,父親有幾個太太,她們經常都會出現爭拗,母親也不時跟父親吵架,我覺得很頭暈,經常都為了一些瑣碎事情而吵架,那結婚來為什麼呢?令我覺得婚姻不是一件很美滿的事,就想到不如自己本事些,靠自己的能力生活,如果要靠人,討別人的歡心才有錢,我覺得很委屈,試過有比我小十多歲的男生想跟我結婚,我跟他說你乖乖地娶一個純品的女人,為你生兒育女,你的家人才會安樂,我覺得沒有需要拖累他,而且深信到頭來我也不會開心。」

黃秋生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11/whatsapp-image-2020-10-30-at-15.06.22-20201105074942-150x150.jpe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