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李泳豪專訪】五歲入行 曾患人羣恐懼症 李泳豪難忘父子蒙古策馬奔馳

本地
2020.10.09
7.2k
撰文:溫敏芝攝影:鍾漢平
李泳豪曾經歷了四年低潮期,幸得一班前輩鼓勵他向前走下去。
李泳豪曾經歷了四年低潮期,幸得一班前輩鼓勵他向前走下去。

父母是李家鼎施明,作為星二代的李泳豪,五歲已被稱天才童星,拍哭戲超催淚。不經不覺,泳豪加入無綫已十九年,在演藝圈雖發展平平,幸得一眾前輩梁家輝、錢小豪和曾志偉的鼓勵,令他繼續向前,不過○六年的連串負面新聞,令泳豪陷入了人生低潮,更患上人羣恐懼症,甚至一度想過離開娛樂圈。

泳豪五歲已是天才童星,在《赤腳紳士》的哭戲超催淚。
泳豪五歲已是天才童星,在《赤腳紳士》的哭戲超催淚。
早前重播劇集《義不容情》,泳豪的演技備受讚賞。
早前重播劇集《義不容情》,泳豪的演技備受讚賞。

李泳豪五歲開始做童星,劇集《義不容情》和《赤腳紳士》的哭戲,觀眾激讚催淚,更被稱是天才童星,原來兒時的他是自發性想拍戲,「小時候看父母演戲,感覺很得意,爸爸在無綫拍處境劇《香港83》,媽媽在亞視拍《醉拳王無忌》,以前我學校在九龍城,無綫在廣播道,爸爸拍劇拍到六時,接完我放學,我會去銀禧小食店(香港83場景)做功課,我在那裏長大,茂叔、順嫂和肥仔斌睇住我成長,所以前年我在無綫拍處境劇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,爸爸在隔鄰廠拍《阿爺廚房》,有一天他趁空檔來探班,我感覺是當年我在這裏看你拍戲,現在是你看我,轉眼已數十年,最搞笑是我在劇中是初戀Cafe的餐廳職員,爸爸當年亦是餐廳員工,不過爸爸現時已變成慈祥的爺爺,尤其這幾年,哥哥泳漢生了小朋友,我榮陞叔叔,感覺時間過得太快。」

他說從小到大爸爸行為教育很好,媽媽則着重思想教育。
李泳豪說從小到大爸爸行為教育很好,媽媽則着重思想教育。

泳豪第一套做童星劇集是《赤腳紳士》,呂方做男主角,是齣走難片,「當時讀幼稚園高班,爸爸諗住我試完辛苦就不會再拍,當時地點在西沙石礦場,又熱又要碌地,怎知拍完第一日,我覺得好好玩。」之後他與陳敏兒、劉青雲和曾華倩拍清朝劇《靜待黎明》,劇中要面對媽媽陳敏兒被斬頭,哭得死去活來,「以前我比較感性很易哭,加上媽媽教得好,從小到大我都黐實媽媽,寸步不離,當時媽媽用說故事形式教我,她說如果她被斬頭,我會怎樣?那刻我已谷住情緒,一埋位就爆喊,我和敏兒姐哭到口水鼻涕直流。」

李泳豪與哥哥泳漢感情要好,小時候二人也是童星。
李泳豪與哥哥泳漢感情要好,小時候二人也是童星。

與哥哥只合作過四次

演開喊包,很多時導演找他演同類角色,電影《奪命佳人》梁家輝和林青霞飾演其父母,有很多傷感情節,十場戲哭七場,早前他再重溫也戥自己疲累,「當時六歲,最深刻是在天文臺道一間別墅取景,青霞姐好專業又很錫我,有場戲有一個很大生日蛋糕,上面有些玩具,那時候道具部是不准拿走的,她卻問我是否喜歡?然後用紙巾包起叫我拿走,當時我未懂得欣賞女人,只覺得這位姐姐很美。」兒時的他,性格倔強,拍戲是真心喜歡,他拍劇比哥哥多,兩兄弟合作過四次。

在他眼中,爸爸只是教導上嚴格,私底下兩父子攬頭攬頸。
在他眼中,爸爸只是教導上嚴格,私底下兩父子攬頭攬頸。

就讀名校喇沙小學的他,到小五因準備升中考試,加上開始怕羞,慢慢減少做童星,「從小到大,媽媽對我們的思想教育好好,爸爸就行為教育好,要有家教,尤其我們是傳統中國人思想,爸爸連吃飯放筷子擺位都很嚴厲,其實到現在也是,拿碗的手勢做錯,也會一隻筷子打過來。媽媽性格則很正面和豁達,會教我們冷靜去思考,我們是佛教徒,她主張看一些禪書和佛學書,學習做人道理。」

李泳豪飄移技術精湛,還會為無綫劇集拍攝賽車甩尾場面。
李泳豪飄移技術精湛,還會為無綫劇集拍攝賽車甩尾場面。

中三時,泳豪隨母赴美國讀書五年,後因導演南燕想開拍一齣少年犯的電影,於是重返香港做演員,之後拍過電影《陰陽路》系列,經歷過翻版年代,「那時雄心壯志,拍完一部戲覺得一定上映,怎知只上畫兩天!以前會不開心,覺得無人欣賞。」○一年,他加入無綫,明年可獲服務二十年獎牌了,「我也不知為何這麼長情?我仍然喜歡演戲,但能否像以前般有團火?我想不會了,○三年我在一個發布會碰上家輝哥(梁家輝),當年我演過他的兒子,他知道我不開心,安慰我之餘,甚至揶揄自己,『我這個條件都可以,你怎會做不到?繼續前行,就好像如果你踩水,個頭怎樣都會浮在水面,你不踩就會下沉。』其實他不用說這番話,但已對我很大的支持。」

一班演員在處境劇《愛·回家之開心速遞》合作得很開心,令泳豪繼續留下在演員方向發展。
一班演員在處境劇《愛·回家之開心速遞》合作得很開心,令泳豪繼續留下在演員方向發展。

又有一次他教錢小豪的兒子飄移,在內地賽車場碰上錢小豪,忍不住向他吐苦水,覺得做演員很厭倦,錢小豪跟他說演員應該有經歷,路是自己行出來,「這些前輩的話,令我繼續走下去外,還有近日拍的處境劇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,大家拍得很開心,令我繼續留下,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我戲分不多,但這個世界沒有完美,演員是被動,這句話是志偉哥(曾志偉)教我,有一年我和媽媽在齋宴碰上他,他叫我學習更多不同範疇,我也想像曾志偉和黃百鳴般,做到製作人和導演,有時客串一場戲過癮。」

李泳豪在劇集《梟雄》飾演的趙忠,在抗戰結束後被處死。
李泳豪在劇集《梟雄》飾演的趙忠,在抗戰結束後被處死。

寫blog為自己平反

在無綫拍劇,有很多難忘回憶,劇集《血薦軒轅》跟爸爸在蒙古相處了兩個多月,增進父子情,「那齣戲爸爸是馬術指導,在蒙古大草原奔跑,感覺天空很靠近自己,那時爸爸跟我說大家要好好珍惜,兩父子在草原跑馬,可遇不可求,我希望人生有機會再去多一次蒙古草原拍戲,不過我未必敢讓爸爸騎馬,因為他不可跌倒。」

當年父母雖然分開,他說對成長影響不大。
當年父母雖然分開,他說對成長影響不大。

本身是飄移教練的他,在無綫也負責過不少劇集的飛車場面,劇集《巨輪II》監製王心慰就放手讓他去設計,那場在銀河酒店門口大直路飛車的鏡頭令他很難忘;拍《開心速遞》更深刻,導演叫他在荔枝角一個商場門口飛車甩尾,由他親自操刀,那裏是一星期七天都有途人。玩飄移多年,車隊經常遇上地主收地而轉場地,由最初惠州、廣州、東莞再去日本,「有次在日本賽車比賽得第四名,差少少可獲季軍,教練和爸爸說法一樣,輸就是輸,不要賴機器。」喜歡賽車,其實是與媽媽有關,她年輕時是烈女,由清水灣駕着跑車載他到九龍城上學,「我覺得是天生的,三歲已留意媽媽怎樣轉波。至於功夫基因則遺傳爸爸,爸爸是空手道黑帶,細個學過空手道和柔道,現在喜歡泰拳。」

李泳漢一對子女出世後,鼎爺最愛寵孫,一家人不時相約聚會。
李泳漢一對子女出世後,鼎爺最愛寵孫,一家人不時相約聚會。
訪問當日,四歲的姪仔也來湊熱鬧,兩叔姪感情要好。
訪問當日,四歲的姪仔也來湊熱鬧,兩叔姪感情要好。

○六至○七年是他最想離開娛樂圈時候,那時太多扣帽子新聞,令他不單止想離開娛樂圈,連走出街也不敢,被新聞弄至患上人羣恐懼症,嚴重一點是妄想被害,「在街上有人認到我,嘴巴動一動,會覺得又在說我,又踩我,需要一段時間跳出這個框框。問題是我都有底線,不可以離譜到令不認識我的人入晒腦,這是最大鑊,簡單來說是洗腦,對我並不公平。我拍劇捱更抵夜,觀眾不鍾意我,我抵死,但不可以不知道李泳豪是什麼人,用雜誌的封面字眼兜口兜面鬧,我不會怪人,因為以訛傳訛,但一句話說了一千次就會有人信。○六至一○年是我最低潮時候,連載女同事去將軍澳地鐵站也不敢。」

李泳豪深信總有人明白自己
李泳豪當年會寫blog為自己平反

那時流行寫blog,他開始寫感受為自己平反,還有做運動、騎馬和飄移,與家人溝通慢慢捱過,「家人一定是給我最大支持,最記得一位已過身的uncle跟我說,人家看不起我或對我有誤解,不緊要的,你不一定要很有錢或穿得很靚,只要勇敢地走出去,這也是我的座右銘,我要相信自己,我肯自己行出來,他朝有一日,別人是會明白。」

李泳豪會每天相約爸爸吃飯,兩父子洽談餐廳發展方向。
李泳豪會每天相約爸爸吃飯,兩父子洽談餐廳發展方向。

場地:鼎尚棋哥燒鵝湯館

許志安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10/b26b5f19-9eb2-40a3-9ace-f9dd42063cac-20201008072517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