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吳瑞庭專訪】金融風暴轉行做美指 吳瑞庭回歸無綫重新出發

本地
2020.10.02
12.2k
撰文:溫敏芝攝影:伍敏慧
吳瑞庭離巢無綫二十七年,一七年回歸拍劇,每年皆有不少作品。
吳瑞庭離巢無綫二十七年,一七年回歸拍劇,每年皆有不少作品。

吳瑞庭是個很有毅力的人,無錢開飯,什麼都會做,不怕拋頭露面﹗八十年代入行,拍過無綫劇《蜀山奇俠》、《義不容情》和《黃金十年》等,離巢無綫二十七年,近期每晚的無綫劇,也看到其身影,五十四歲的他,由「小伙子」變身「中佬」重新出發。曾經赴馬來西亞發展、轉行做美術指導、從商生意失敗,他從沒有氣餒,最感激家人和太太的無條件支持﹗

阿庭不怕拋頭露面,笑言沒錢開飯,什麼都會做。
阿庭不怕拋頭露面,笑言沒錢開飯,什麼都會做。

吳瑞庭八五年參與無綫的藝員進修班入行,當時中五畢業,原本已是在職人士,同學邀請他一起報讀興趣班,報完才知道是學演戲,「做演員?我都沒想過,既然付了錢便試試。」後來有無綫高層選了一些同學參加無綫的藝員進修班,從此進入演藝生涯,「當時抱住玩的心態,但進修班的同學很勤力,當中有黎耀祥周海媚,祥仔真的很認真,我都幾佩服他,所以他獲多屆視帝是應得的,那時我還取笑他,要不要這樣認真?」

當年吳瑞庭誤打誤撞參加藝員進修班,與黎耀祥、周海媚同屆。
當年吳瑞庭誤打誤撞參加藝員進修班,與黎耀祥、周海媚同屆。

當時吳瑞庭兼職做時裝批發和其他產品工作,百足咁多爪,畢業後加入無綫,四年裏沒放過一日假期,後來發覺演技完全追不上,那時看到一篇訪問,是周潤發對新人的忠告,發哥說如果做了幾年新人,成績不太理想,就要諗定有否機會轉行?生活上捱不到,怎辦?一定要給自己後路,「這番話點醒了我,於是我用了兩年時間去完成這張合約,外面的兼職全部停下來,只用心去拍戲,我發覺演技上開竅了,至少對自己有交代。」放下包袱後,他整個人變得認真,包括幕後工作,「我想知佈景和道具怎樣弄出來?對身邊的事很感興趣,形成日後轉往幕後發展很有得着,若然不是當初的好奇和不恥下問,我沒這個機會,有段時間我轉做服裝和美術指導,都經過很大艱辛和努力,被人罵過和奚落過很多次。」

阿庭與黎耀祥是同期訓練班,最欣賞對認真學習,獲視帝是實至名歸。
阿庭與黎耀祥是同期訓練班,最欣賞對方認真學習,獲視帝是實至名歸。
阿庭在《義不容情》飾演溫兆倫助理
阿庭在《義不容情》飾演溫兆倫助理

覺得王傑很厲害

在無綫生涯,當然有很多難忘事,最記得以前清水灣年代,所有同事每天都很開心,不願收工,就像一個大家庭,「拍劇集《蜀山奇俠》有很多演員,如郭富城、關禮傑、李婉華和歐瑞偉,每次開工都一大班人;拍劇集《婆媽女婿》更令我頓時開竅,原來做處境劇是這樣一回事,當時有劉青雲、張衛健和羅慧娟,每次我們入廠開工,導演永遠都說『得啦,你們搞掂就叫我﹗』導演並非不理會我們,而是搞不掂我們,因為我們每次認真對劇本,我出十成功力,但他們只出六成,到埋位排練時,每個演員再放多兩成,即是八成,我就繼續十成,到正式開拍,他們才出盡十成功力,我當然跟不上呢,我要很認真留意他們一舉一動,因為隨時會加減對白,完全不受控,慢慢便學會執生。」

阿庭重提當年被好友誤會,一度眼泛淚光。
吳瑞庭重提當年被好友誤會,一度眼泛淚光。
九一年,他與黃秋生拍劇集《人海驕陽》,當時壓力很大。
九一年,他與黃秋生拍劇集《人海驕陽》,當時壓力很大。

拍完《血濺塘西》後,他離開了無綫,這個劇令他最為感觸,他哽咽說:「我人生第一次買錄音帶是此劇演員王傑的作品,當時我跟朋友做生意,因為六四事件,近八成香港時裝店倒閉,其中一個拍檔,是他主動說入股一起做時裝批發,夾了數千元,到六四事件後公司倒閉,他竟然覺得我騙他金錢,我跟他說如果你覺得我是騙你,我賠償給你,但他仍不信,竟然找收數公司向我收數,我要騙都不會騙一萬幾千啦。我最心痛是原來我真心當你是朋友,當時我唯一一盒錄音帶是王傑的《幾分傷心幾分痴》,我每天在辦公室重複地播着,愈聽愈傷心,哭到不知怎算好。」王傑給他的感覺不止是歌手、演員和飛車高手,他很多方面都很厲害,「曾經有一場飲醉酒,他是可以面向前,直撻向地下,全場人都呆了,衝上前問他有無事?原來他曾在台灣當兵做過教官,教過人遇危險時,可以這樣假死;又有一次大家叫王傑表演,他可以單手拿起我的衣領,差點令我斷氣,如果王傑有機會看到這報道,也想聯絡他,懷念昔日往事。」

九六年的電影《伊波拉病毒》與陳妙瑛有不少對手戲。
九六年拍攝電影《伊波拉病毒》
八三年與郭富城拍攝《蜀山奇俠》,二人都很清澀。
三年與郭富城拍攝《蜀山奇俠》,二人都很清澀。

感激楊盼盼給機會

問他當年有想過做男一嗎?他笑說:「從來都沒有,我戇居居,是傻仔一個,有得做就做,從沒妄想過。加入無綫後,只完成了一張七年合約,有劇拍就開心,我年年爆騷,未到半年已出雙倍人工,有一年簽一百二十個騷,我是做到二至三百個,那個年代人人皆是。」可惜七年之約後,他沒跟無綫續約,「那時很多環境因素,政府轉強積金制,公司高層又有調動,所以沒有續約,當時外面有朋友赴馬來西亞發展,於是膽粗粗一試,怎知一去便七年,「在馬來西亞很開心,好像一個小香港,沒有無綫大機構般複雜,唯一是天氣太熱。」自從九七金融風暴後,所有香港演員都回流返港,他與歐瑞偉同機,是最後兩位回港的香港藝人,「當時什麼都沒有,在香港要重新開始,我轉過行做電腦和網頁,一個人負責七篇稿,包括衣食住行,雙眼壞到連隱影眼鏡也戴不上,怎知科網爆破又要從頭再來。」

九七金融風暴後,吳瑞庭轉往美術指導發展。
吳瑞庭為王晶的劇集《荷里活有個大老千》擔任美指後,獲引薦重返無綫拍劇。
八六年的劇集《赤腳紳士》與周海媚合作
八六年的劇集《赤腳紳士》與周海媚合作

那時他遇上楊盼盼,第一個給他機會便是她,沒有她,沒有今天的自己,「當年她給我一個艱巨工作,有齣戲找我做美術,但薪酬不多,我知道的,你肯給我機會就好了,於是膽粗粗在美術和服裝範疇一手包辦,死捱爛捱匿埋半個月籌備,我只有很少資源,唯有靠自己人脈找贊助,最終又順利完成。」自此後,他開始了幕後之路,轉型做服裝和美術指導,期間亦不時做各種生意,當中有賺有蝕,最感激家人一直幫忙,「罵是一定有的,但他們無條件地幫助我,包括媽媽、家姊,弟弟和太太,他們都支持我的決定,生意失敗蝕錢,欠債都會幫我,我很難還到這份恩情,唯有將來做得更好,愛惜他們多一點。」

這個場景是阿庭負責,他說找道具一點也不易。
這個場景是阿庭負責,他說找道具一點也不易。

未重返無綫前,他間中會在內地工作,內地看似市場龐大,但又未必適合他,「我不能夠放下香港的家人,半年不見面,尤其是女兒出世後,最記得她兩歲時,有次我返內地拍一部電影,返家時,囡囡站在門口望着我,感覺是你是誰?心裏很不舒服,跟太太商量後,盡量減少在內地工作,寧願在香港捱世界,不論什麼工作,駕的士、搬運、賣衫或拍戲都好,無錢開飯就要做。」

拍劇一定要用舊名字

阿庭在劇集《白色強人》飾演特首,為了適應拍攝環境,當天一早到場準備。
阿庭在劇集《白色強人》飾演特首,為了適應拍攝環境,當天一早到場準備。
相隔二十七年重返無綫,與陳煒合作劇集《福爾摩師奶》。
相隔二十七年重返無綫,與陳煒合作劇集《福爾摩師奶》。

一七年,他以「中佬」姿態重返無綫拍劇,原來是當時剛巧為王晶的劇集《荷里活有個大老千》做美術,後來有高層引薦他回巢拍劇,一口氣拍了不少作品,如《兄弟》、《白色強人》和《反黑路人甲》等,每年都有幾齣劇在身,「我初時都擔心的,第一次返公司,藝員部跟我說樂小姐(樂易玲)想找我客串《飛虎之雷霆極戰》,叫我不要介意只演一場戲,飾演保安局局長,我當然不會,當日一早去到現場,我想重新感受做演員感覺,幸好對白不多,原來事隔廿多年真的會驚;第二次拍《白色強人》演特首,完全毫無頭緒去演,好彩又很快適應。」至於太太是否支持幕前發展?他說:「支持,太太覺得既然有人推薦你,不妨一試,應付不到便重新做幕後,無錢咪去駕的士,我又不怕拋頭露面,放不下尊嚴或身段,什麼都肯做,又不怕被人家認出。是真的,認得又如何?我都要吃飯。」

吳瑞庭與太太結婚十年,女兒今年已升讀五年級。
吳瑞庭與太太結婚十年,女兒今年已升讀五年級。

他一○年結婚,當上爸爸後,便從頭學做好老公和爸爸,「上次我在訪問說女兒沒有運動細胞,今次出門前,她特別提醒我不要再這樣說,原來她不開心,她是喜歡打籃球、踏單車和唱歌,已升讀五年級了。」其實吳瑞庭已改名吳昊爃一段時間,是婚後太太建議他改的,「我想聽太太說話,她想我再好一點,如果我有九十歲命,現在已走了一半,就當作是新開始。怎知重返無綫時,公司卻說拍劇一定要用吳瑞庭,因為觀眾只記得阿庭,如果轉名就不簽我,吓﹗我不知是否開玩笑,不緊要吧,幕後工作才用吳昊爃名字,公司說得對,就算我從馬來西亞回流返港,有次坐的士,的士司機竟然記得我是吳瑞庭,更一口氣說出我所有劇集的角色名字,當刻我都呆了,感動到流淚。」

九十年代離開無綫後,他曾往馬來西亞發展,一去便七年。
九十年代離開無綫後,吳瑞庭曾往馬來西亞發展,一去便七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服裝/ Ice Fire

黃秋生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9/07545f5d-09b2-493f-beb3-600b1545e86d-20200930075754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