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湯俊明專訪】轉行做裝修被形容兜踎 湯俊明回巢感激林志華相助

本地
2020.09.08
14.3k
撰文:溫敏芝攝影:洪志富
湯俊明曾加入港視,能夠重返無綫,他最感激恩人林志華。
湯俊明曾加入港視,能夠重返無綫,他最感激恩人林志華。

媽媽哭着反對,女友說要分手,湯俊明卻偏偏選擇加入這個五光十色的娛樂圈,至今二十七年了。無綫藝員訓練班入行,一直發展平平,一五年轉戰港視,盼望有更多發揮,惜事與願違,港視失去牌照後,事業遇上一大衝擊,「我轉行做過裝修,又試過被一對母女形容兜踎,於是決心重返幕前。」能夠再簽約無綫,他感激公司一位好兄弟仗義相助。

二千年與蔣志光、陳彥行等拍攝《男親女愛》。
二千年與蔣志光、陳彥行等拍攝《男親女愛》。

湯俊明唸中四時,誤打誤撞加入戲劇學會,慢慢開始對演戲產生興趣,中五畢業後,便投考藝員訓練班,面試期間他認識了一位朋友,惜雙雙落選,唯有轉找一份電腦繪圖工作,「本來已做得很安穩,有一天這位朋友又致電我,說有新秀歌唱比賽和藝員訓練班,我都諗緊考不考?始終失敗過一次,最後還是大家一齊去,結果是戲劇性地,只有我考到藝訓班。」

當年拍劇集《男親女愛》後,一班演員演了五十多場舞台劇,成為好友。
當年拍劇集《男親女愛》後,一班演員演了五十多場舞台劇,成為好友。

他是九三年的第六期藝員訓練班,那一屆有傅明憲、蔡子健、戴耀明和張漢斌,「我是考入訓練班才通知家人,當刻媽媽是哭着說不要做,娛樂圈是大染缸;那時我有拍拖,女朋友亦說如果入去做就分手,但結果我都照做了;當年千多人投考,而且我是第二次報名,實在太難得,所以堅持入行。媽媽當然日哦夜哦,當我工作不快時呻兩句,她就會說提醒過我,因為以前我做的公司是姨丈介紹,有熟悉人照應,但再過多四、五年,她見我繼續做藝員,就沒有再說了。」

湯俊明與戴耀明同是第六期訓練班,相識多年。
湯俊明與戴耀明同是第六期訓練班,相識多年。

那女友真的是分手嗎?他笑說:「她現在是我老婆,我們有一個女兒,都十多歲了。我們是中學同學,拍拖七年才結婚,其實初時都有拗撬,後來拖拖吓又無事,就繼續了,今年結婚二十一年。」湯俊明坦言起初幾年在無綫當然辛苦,薪酬真的很低,要靠上一份工的積蓄頂住,「我都有做兼職,○五、○六年開始做配音,當時無綫已搬往將軍澳,所以很方便,不用開工時就去對面的美亞公司配音,暫時解決到低薪問題,到一三年,王先生(王維基)成立HKTV(港視)挖角,港視第一次找我是一一年,我推卻了,因為剛剛才續約無綫兩年,簽了也沒有意思。原本諗住算了,有次無綫劇吃收工飯,飯後與劇組同事一起唱卡拉OK,突然有位港視藝員部高層走進房間,拉我到一旁商量,我也說續約了,遲些再談吧!但對方說總之我會有這個offer,他們會等我兩年,我跟家人商量後,開出的條件實在太吸引,是很多倍的薪酬,還有感覺上在港視機會較多,所以當時選擇了離開。」

相隔廿多年再與張衛健拍《大帥哥》,令他獲益良多。
相隔廿多年再與張衛健拍《大帥哥》,令他獲益良多。

他離巢無綫時,做了十九年八個月,他很記得這個日子,因差少許到二十年就可以有金牌。在無綫,他坦言是有點不快,因發揮機會不算多,多年來較深刻的角色只有《西遊記》、《男親女愛》、《棟篤神探》、《少年四大名捕》和《義海豪情》,「在港視留了兩年,去到一五年五月,我拍過幾套劇,很喜歡有一套叫《大眾情性》,我飾演一個易服癖的人,太太是性治療師,劇中有很多女裝、塗唇膏的戲分,最後一齣劇是《選戰》,那時迴響都幾好,好開心。」

他在《反黑路人甲》飾演徐榮手下,私底下二人是波友,經常踢足球。
他在《反黑路人甲》飾演徐榮手下,私底下二人是波友,經常踢足球。

可惜港視最終未獲發牌,事業隨即遇上一大衝擊,「做完港視兩年後,我停工了半年,因港視收入多,那半年只接兼職工作還可以,但之後怎樣呢?當時又未諗到重返無綫,我選擇了轉行,其實我都未公開講過,我轉了做裝修,因為朋友的爸爸做裝修,我未想到做什麼就試試,由學徒做起,不過做了三個月,裝修師傅跟我說:『你這個年紀,現在才來做學徒?人家五、六十歲都快要退休,你學幾多年?學到做師傅都退休了。』」師傅這番話點醒了他,還有一次經歷,令他感覺很欷歔,「我和裝修師傅一起在大牌檔吃飯,衣著有點不修邊幅,師傅結帳時,我在門外倚着欄杆等,忽然有一對母女經過,當時我在幕前已很多年,小妹妹約十歲,她認出我是在電視拍劇的哥哥,其母卻說:『係喎,但點解著到咁兜踎?』那一刻聽到真的不開心,我望一望自己,為何我要搞成這樣?但我不是去貶低裝修這個行業,之後我就決心想重返這行。」

他大讚黃子華是個天才,拍劇前下了不少苦功。
他大讚黃子華是個天才,拍劇前下了不少苦功。

當時他找了無綫一位好兄弟監製林志華,「我致電他時,只是問他重返無綫好不好?當時是一六年,我問他無綫的環境怎樣?我沒有刻意請他幫我,但他已問我是否想回去?我未開聲已說幫我,到現在他仍然是我的好兄弟,這個人對我有恩。」

回巢無綫,內心也有掙扎,本身自己很喜歡演戲,在港視時,大家是上下一心想完成一件事,想打好這場仗,「問心,當年大家都覺得未必打得贏,但比重有七三或者六四都好,結果這場仗未打已變成這樣。一六年知道再簽約無綫後,都有擔心別人的目光,返公司時大家會怎樣看待我?呢條友吃回頭草,撈唔掂啦,我都有這樣想過,後來跟家人和朋友傾偈,我不可以諗人家想什麼,可能根本沒有發生,當第一日返公司,看見公司梳頭化妝人員,大家都說你回來喇!那刻我很開心,亦覺得公司台前幕後,甚至器材都變好,更加俾心機去做。」

在《踩過界》飾演前社團成員,是蔡思貝手下。
在《踩過界》飾演前社團成員,是蔡思貝手下。

演戲的通天老倌

入行廿多年,起初常演驚青膽小角色,好像《義海豪情》跟着「非凡哥」麥包身邊的「擦鞋強」,記得有次吃收工飯,添哥說選角,要找驚青角色就想起他,不過隨着年紀愈來愈大,膽小角色都找年輕演員。年輕時加入藝員訓練班,是否雄心想做男一?他笑說:「入到去當然這樣想,奈何沒有,捱了那麼多年機會不多,但我收到大家的意見是我演戲不錯,等於足球有句俗語叫通天老倌,即是踢波有前鋒、後衛,通天老倌是放哪一個位置都可以,但通常這些人不會是正選,雖然我什麼都做到,奈何沒有正選。」

飾演蔡公子的他,在《金宵大廈》與李詩嬅有不少對手戲。
飾演蔡公子的他,在《金宵大廈》與李詩嬅有不少對手戲。

剛入行拍的《西遊記》亦很難忘,劇中他飾演龍馬,原本是妖精,但唐僧導他向善後,將他變成唐僧的馬,張衛健飾演孫悟空,雖然他只有兩、三集戲,但戲分很重,「當時跟張衛健合作,我記得他跟我說過,你一定要做到(某些角色),在這行業,如果最多只有兩、三個人做到,你就成功了,這句話我記到現在。後來相隔廿多年,他回來拍《大帥哥》也記得我這位師弟,大家合作得很開心。」

劇集《福爾摩師奶》飾演多口虎,是船運公司苦力。
劇集《福爾摩師奶》飾演多口虎,是船運公司苦力。

還有一位恩人徐正康,拍《男親女愛》時認識他,《男親女愛》在二千年一月初開拍,當年收視很誇張達五十點,之後公布開舞台劇版,大家做了五、六十場,變成很好的朋友,聖誕節會去Do姐(鄭裕玲)家開派對,「最記得Do姐一向守時,無人敢遲到,黃子華給我的感覺不止是天才,他是很努力的人,劇本寫滿資料做足功課,並非打天才波,所以他成功是有原因的。」

他喜歡演戲,未來最想試未演過的打拳角色,「我很喜歡跑步,愛上跑步又是林志華,當年他找我拍《飛虎》,因為我身材瘦削,於是開始跑步做健身,後來《飛虎》太多演員飾演,我轉往做宣萱的O記部門,但前幾年突然有一日膝頭很痛,跑到八公里已痛,後期跑一公里痛到要拐回家,晚上更痛到睡不到,照磁力共振後,原來半月板甩了少許出來,可能那一粒東西移了去第二個位置,壓住神經便痛,醫生說可以做手術或物理治療,我選擇了物理治療,停了一年多沒有跑步,去年七月重新再跑。」

幾年前到內地登台,唱功不錯。
幾年前到內地登台,唱功不錯。
湯俊明被途人形容兜踎,令他決心想重返娛樂圈。
湯俊明被途人形容兜踎,令他決心想重返娛樂圈。

場地:Pier 1929@灣仔碼頭

許志安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9/283a030b-a53e-4661-977d-ff0381df0467-20200903071054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