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鬼塚專訪】自認貪慕虛榮拍電影 鬼塚

本地
2020.08.25
33.4k
撰文:冼麗宜攝影:洪志富
whatsapp-image-2020-08-14-at-13-43-56-1
鬼塚在哈利電單車圈中享有名堂,他直言揸哈利的人沒有一個不認識他,曾經為響應林韋辰辦的慈善活動,一次過找來數十架哈利到現場支持。

很多人都說人生如戲,六十六歲的鬼塚說他所經歷過的,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;本名伍健忠的他,是香港典型的貧窮基層,在石硤尾徙置區長大,家有十兄弟姊妹,他排行第六,因為家境問題,從未上過學,十一歲時父親過身,母親叫他出來工作,幫補生計,他說:「母親介紹我去了一間夾萬公司做學徒,因為要一個人留宿看店,加上我愛潔淨,工廠比較污穢,所以做了半年就沒有再做,之後得到鄰居的幫忙,去了一間洋服店學師,結果用了三年時間,十四歲就滿師,但當時洋服行業的環境很差,所以去做了很多其他的工作,當中在一間二手車的公司做sales時,因為機緣巧合,拍了人生中第一部電影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08-11-at-08-19-55
加入TVB後,重遇修哥胡楓,可以當面再答謝這個帶他入行的恩人。

鬼塚工作的二手車店在窩打老道山,剛好修哥胡楓也住在那裏,經常見到他,可能他見到鬼塚很有禮貌,遇到不認識的人也會打招呼,對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。「之後修哥叫導演過來找我,問有沒有興趣拍電影?我是一個很貪慕虛榮的人,想別人知道我是誰?之後問他片酬,他說不是很多,跟着我就問公司拿假期,因為我很喜歡車,希望拍完之後可以回去工作,那部電影叫《打藤》,本來只得幾天戲,對白只有幾句,但因為其他人講不到,就讓我來講,於是愈講愈多,一直加我的戲分,結果拍了起碼一個月,之後二手車公司當然不再請我,我以為還有機會拍戲,但又沒有人再找我,早前見到修哥,我取笑他當年整蠱我,但其實在心中我當他是恩人,是他帶我入行,可能人就是有這樣奇怪的遭遇,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,說我是有潛質的,只是這行暫時未需要到我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08-12-at-09-27-38
鬼塚開服裝店時,有先見之明去日本取貨,他身上這身衣服都是購自日本,其後更親自設計服飾在店舖內售賣。

嘗過拍戲滋味後,鬼塚又回歸打工生活,很奇怪無論他做什麼工作,命運都是被人炒魷魚,「因為我性格比較自我,覺得應該有自己的事業,但當時環境不許可,事業上其中一個轉捩點,是去一間著名的洋服店做sales,因為不識字不懂英文,面試時逃跑,只留下了電話,幸運地第二日負責人竟然主動找我,問我原因,我解釋說不懂英文,但我是一個識做衫和說話很叻的人,他叫我馬上再去面試,結果請了我,做了一年半左右,便升到supervisor,但有一次跟上司出現意見分歧而動手,最後又是被炒魷魚,當時的女友,即是現在的老婆跟我說,對我沒有信心,因我經常被人炒魷魚,剛好妹妹在商場做的服裝店,他的老闆想頂手給人,我決定接手來做,雖然只是小店舖,但之後我也可以做到全商場也認識我這間舖。」

mpw1210_a060_000%e9%ac%bc%e5%a1%9a%e5%9c%88%e4%b8%ad%e5%a5%bd%e5%8f%8b%e4%b8%8d%e5%b0%91%ef%bc%8c%e7%b4%85%e4%ba%ba%e5%91%a8%e6%98%9f%e9%a6%b3%e4%b9%9f%e6%98%af%e5%85%b6%e4%b8%ad%e4%b9%8b%e4%b8%80
拍《江湖最後一個大佬》除了有柯俊雄外,更有機會跟星爺周星馳合作。

開店舖的同時,喜歡交朋結友的鬼塚因一次機會認識到一位電影圈朋友,這位朋友記得他曾經拍過一部電影,問他介不介意再出來做?「他說角色是做我自己,一間公司的老闆,戲名叫《江湖正將》,主角是錢小豪,到現在我跟錢小豪還是好朋友,因為角色比較出位,有很多人留意,找我再拍戲,於是我就當兼職去玩。」在電影圈十多年,拍了超過五十部電影,鬼塚說最難忘是拍《江湖最後一個大佬》,其中一場戲足足拍了二十七個take,「對手是柯俊雄,當時我只是一個肥𡃁仔,對住大哥,當然緊張,但導演要我隻字不漏的去讀一篇很長的對白,我連瞓覺也記着那些對白,當時真的辛苦到喊,所有工作人員都看不起我,我知自己做得不好但我也不想,我沒有讀過書,你叫我唸書,唯有不停摑自己,叫自己醒一些,當時是先拍柯俊雄的部分,之後留下我一個繼續拍,其實我也很多謝這部戲的導演沈威,他的堅持,令這部電影成為我最喜歡的戲,覺得自己衰格到連我也想打自己,由那一日開始,我告訴自己千萬不用驚,因為當日就是太驚所以演得不好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08-12-at-09-27-37
體重高峰期有一百九十三磅,為健康退休減肥,除了成功瘦身,現在更練得一身肌肉。

○三年因為痛風的關係,體重有一百九十二磅的鬼塚,每個月都要打針和入醫院,「家庭醫生跟我說,有兩條路讓我揀,一條路是等死,另一條就是減肥,為了這句說話,我決定退休減肥,減肥方法其實只有兩種,就是食少一點和做運動,到現在我也保持日日做運動,因為已經成癮,現在是一百三十八磅,醫生也叫我不要再減,更說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問題,可以繼續享受人生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08-11-at-10-20-59
太太是鬼塚的初戀情人,二人有一子一女,鬼塚自認口才叻,不過他笑說現在囝囝和女兒講說話已經比他更厲害。

鬼塚說幾年前有次朋友聚會,認識了一些在無綫工作的導演,有日鬼塚突然問他們無綫會不會請人?叫他們推薦自己,「開始時他們還以為我說笑,我非常認真說是真的,因為我覺得很悶,悶的程度是自己揸電單車去兜幾個圈,回家後又換另一架電單車再兜圈,過得很無聊,於是叫他們讓我入去玩,他們說人工很低,我說沒關係,然後那個導演就叫我第二日拿資料去無綫找他,我第二天真的去了,他安排我將資料交給藝員部,然後帶我去參觀錄影廠,我第一次入無綫,好似小朋友去遊樂場一樣,感覺很有趣、很好玩。」

%e6%84%9b%e5%9b%9e%e5%ae%b6003
加入了TVB四年,最深刻是在《開心速遞》飾演過一個非洲鼓手,拍之前將家中的垃圾桶反轉來練習,結果扮得很像,到現在也有小朋友見到鬼塚,叫他做打鼓伯伯。

一星期後,有人打電話叫他開工拍攝《乘勝狙擊》,飾演一個收數佬,由那日開始,鬼塚說感覺就好像重新開始一個人生。「因為我未拍過電視劇,心情就像小朋友玩玩具的喜悅,之後又有人搵我拍其他劇集,嘗試很多角色,很開心。」不過在無綫做特約時,鬼塚直言有一日做得很不開心,「當時已經做了一年多,一日揸車返公司,因為特約沒有車位,只能放在門口,拍攝期間,見到一些人經常走來走去,原來外面抄牌,個個都知道,只是我不知道,結果抄了兩張,罰款六百四十元,其實抄牌我也不介意,但最好告訴我一聲,叫我一齊走嘛!結果只有我被抄,好像很不公平。之後一星期,公司又叫我下午回去拍劇,我說不拍了,因為上次抄了兩張,通宵的戲才找我吧!之後再過多一星期,公司叫我回去,說簽我做合約藝員,會有車位給我,我價錢都沒問就馬上簽了。」

%e5%8f%8d%e9%bb%91%e8%b7%af%e4%ba%ba%e7%94%b2q200101l028
播映中的《反黑路人甲》,鬼塚又被安排做最擅長的黑社會角色,飾演四聯幫中聯和勝的話事人。

拍戲多年,不論電影電視,鬼塚經常都會飾演一些惡人,或一些江湖大佬的角色,問到他最想演什麼時?他想了一想說:「我想有些內心戲演出,希望導演不只叫我做一些表面的工作,更讓我做一些深少少的角色。一年多前,有班小朋友找我幫譚杏藍和恆仔拍過一個手遊主題曲《盟誓》的MV,當中有不少內心戲,令我很有滿足感,自己亦喜歡,我想將來可以有更多這些機會,例如找我做一個慈祥的老人家,我有百分之一百信心可以做到。」

許志安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8/whatsapp-image-2020-08-14-at-13.43.56-20200820073710-150x150.jpe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