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林景程專訪】棄專業變兼職物理治療師 林景程拍劇似入新宇宙

本地
2020.08.19
494
撰文:溫敏芝攝影:張保祿
林景程多謝監製潘嘉德在他想放棄時,從垃圾桶拉了他出來。
林景程多謝監製潘嘉德在他想放棄時,從垃圾桶拉了他出來。

在劇集《殺手》飾演戇直「小秉」的林景程(King)被虐殺慘死,令不少觀眾動容。○九年參加《超級巨聲》加入無綫的他,大多演醫生、律師等專業人士角色,今次演傻更更「小秉」,令他大呼過癮。入行超過十年,King說最感激監製德哥(潘嘉德)從垃圾桶拉他出來,還有一直反對他入行的亡母,沒有她,相信不能在這行任性下去。

○九年參加《超級巨聲》後,林景程正式入行,但過程並不順利。
○九年參加《超級巨聲》後,林景程正式入行,但過程並不順利。

林景程唸初中時,對演藝圈仍未有很大興趣,直到中五時,學校有歌唱比賽,一直覺得自己歌藝一般的林景程,沒想到參加過比賽後,被評為屬於好聲音,於是建立了唱歌的信心,「我不停參加校內和十八區歌唱比賽,最少有二、三十次,雖然是輸居多,但好得意是參加區內比賽的人,來來去去都是熟悉面孔,每次又碰見同一個強勁對手,心裏會想『今次實輸了,算了吧!』好像《超級巨聲》的劉威煌,雖然我們不同年代,但也聽聞他在區內的比賽成績優異。」

媽媽一直反對林景程入行,在她離世後入娛樂圈,感覺是違背了她的心。
媽媽一直反對林景程入行,在她離世後入娛樂圈,感覺是違背了她的心。

讀中學時,他已想入讀演藝學院,覺得讀演藝等於入行,可是跟家人商量後,媽媽卻說服他先完成會考,「媽媽說得對,我應該先完成中五會考,考完後,我的分數又不太差,我問她可以讀演藝未?她又說這麼難得考到二十幾分,不如先完成中七的A Level(高考課程),她又說得對,讀得這樣辛苦,不如先完成中學部分,怎知當我考完A Level,她又說現在大學的物理治療系收了我,機會難得,是否應該一試?我又聽她說再讀大學,如是者拖了很多年,我對演藝的心開始減少了,只間中在外參加歌唱比賽。」

林景程與哥哥自小感情要好
林景程與哥哥自小感情要好

違背母親心意

大學畢業後,他取得物理治療的專業資格,找到一份收入穩定的物理治療師工作,做了一年多,本來已打消了入行念頭,但○七年,突然獲通知入圍了新秀歌唱比賽,令他重燃唱歌的一團火,「以前我都報名參加過新秀,但一直冇入圍,當我想放棄時,又燃點了新希望。」King的母親○八年因病逝世,他說當年媽媽是絕對不同意他入行,外界的人總是覺得這行很亂,會染污一個人,當然直至現在,他從沒有這種感覺,「媽媽最開心是我做物理治療師,因為是一門專業,我諗現在如果她仍在的話,也不想我加入娛樂圈,這件事我是違背了她的心,所以她走了的那段日子,我會想很多事情,我知道她一直不喜歡我唱歌。」

劇集《三個女人一個「因」》飾演律師
劇集《三個女人一個「因」》飾演律師

以前King有個習慣,每次比賽前會對着媽媽唱參賽歌曲,她說不好聽,便會選擇第二首歌,「我記得她走了後,我每次比賽不是喉嚨痛,就是比賽前忽然失聲,個人一情緒化就不科學,總是覺得她不想我去比賽;直至○九年參加《超級巨聲》,我會視為入行做歌手最後機會,那次算是唯一一次狀態不錯下參加比賽,於是我又情緒化下引導,覺得她批准了。其實如果你問我,理性地去想,媽媽是絕對不贊成,做父母當然想子女收入安穩。」那麼其父又有何意見?「記得早兩、三年,我已入行一段日子,我跟爸爸回鄉探親友,他跟朋友說:『是呀,他做電視的,細路仔俾人呃之嘛,玩多幾年啦。』我聽到後感覺是『吓?我俾人呃?我無俾人呃喎,而且我不是玩,我是很認真的。』在爸爸的角度,我又很理解,他知道我大概賺多少錢?這麼大個人只賺到這些,不過我明白他是擔心我。」

《婚姻合伙人》中,飾演地產經紀,與莫家淦犯事入獄。
《婚姻合伙人》中,飾演地產經紀,與莫家淦犯事入獄。

吃十元魚蛋粉為慳錢

做物理治療師收入好,接近他在無綫的七倍人工,加入無綫卻由低做起,「是的,現在仍保持很低薪,一來我喜歡演戲,二來我性格負面,演戲能夠攞正牌抒發我的情緒。最難捱的日子是《超級巨聲》之後,那時什麼都不懂,離譜到連遷就時間做兼職也不懂,因為公司會突然叫我排舞唱歌,為免影響演藝工作,我差不多暫停所有物理治療的兼職,變相是沒有收入,好彩我本身慳儉,那時仍有十元一碗魚蛋粉,為了慳錢,我時常吃,因為我對唱歌仍有希冀,錯過了就沒有,相反物理治療師的資格是永久的。」

第一齣劇集《On Call 36小時》飾演實習醫生明太子,與馬國明有對手戲。
第一齣劇集《On Call 36小時》飾演實習醫生明太子,與馬國明有對手戲。

直至一二年,他接拍第一部劇集《On Call 36小時》,那時醒目了,開始懂得編排時間外,加上物理治療的師兄很好,知道他有這個情況,會安排一些臨時預約的工作給他,至少有收入支撐,「最內疚是身邊人的遷就,有時連患者也體諒我,所以直至現在,我都可以繼續做物理治療兼職。」第一次接觸演戲,在《On Call》飾演實習醫生明太子,感覺是走進新宇宙,開始對演戲有興趣,「這是我和謝東閔第一套劇,當時大家非常緊張,有場戲在醫院說一段對白都NG了十次。」

林景程在《福爾摩師奶》飾演乞兒陳,拍這個劇不慎弄傷腳趾公。
林景程在《福爾摩師奶》飾演乞兒陳,拍這個劇不慎弄傷腳趾公。

感激恩師潘嘉德

拍完該劇後,以為《超級巨聲》身份可以劇接劇,怎知等了九個月無工開,就算有工作也是任何人都可飾演的角色,那一刻就會懷疑自己,「我是否不適合這行?公司已有人取代我?第一次有想放棄念頭,當我最頹廢時,有一日我諗住算了吧!怎知下午德哥(潘嘉德)找我試鏡拍劇,所以我時常說是恩師在垃圾桶拎我出來,才有今日的我,所以無論什麼時候,第一個要多謝德哥。」回望過去,King自知比很多人幸運,他也要多謝媽媽,「沒有她,我沒這個專業牌照,我不能夠任性地一邊做兼職,一邊拍戲,最後還是最不想我入行的人幫了我,所以我都想鼓勵想追夢的人,最好先完成學業。」

劇集《飛虎》飾演飛虎隊員,有不少動作場面。
劇集《飛虎》飾演飛虎隊員,有不少動作場面。

他在《實習天使》、《四個女仔三個BAR》、《三個女人一個「因」》、《是咁的,法官閣下》都是演專業人士,演律師和醫生較多,「有得選擇當然想做得意角色,但我知現在無得揀,有人找我演醫生,其實是一種認同,代表我演得似。」他說反而喜歡劇集《殺手》中「小秉」,帶點傻更更和誇張搞笑,「第一次跟黎耀祥合作,他給我的感覺十分刻苦,開拍前會重複排練,有一日聽到祥哥說休息一下,才知道當日他病得很重,這種工作態度很值得去學習。」

被謝東閔虐打致死後,黎耀祥非常內疚,誓要為他報仇。
被謝東閔虐打致死後,黎耀祥非常內疚,誓要為他報仇。
這個妝容令人不寒而慄,King說化妝師花了兩、三小時化妝。
這個妝容令人不寒而慄,King說化妝師花了兩、三小時化妝。

「小秉」最終被謝東閔虐殺慘死,觀眾看得心酸,在殮房的屍體妝容,更是非常逼真,令人不寒而慄,「真的要多謝特技化妝師,死人妝化了兩、三小時,令觀眾知道我臨死時受過什麼虐待,不過拍攝時要維持這種情緒很累。本身我跟東閔很熟,不擔心會被對方打傷,反而最搞笑是有一幕我要向他的臉噴血,我是噴了幾次才成功。」入行以來慶幸很少受傷,唯一一次在劇集《福爾摩師奶》,有場戲講述他在垃圾堆搜證,然後慌張地逃走,因為當時穿着拖鞋,逃跑時突然絆倒了,「我的腳趾公剷在地上磨薑,那刻都心知不妙,我覺得再跌都不會這樣逼真,無謂浪費了這個鏡頭,而且導演未嗌cut機,我繼續不停跑,但感覺腳趾公濕淋淋的,原來是磨走了少許肉,不停流血,之後兩、三日都要拐着走路。」

林景程在劇集《迷網》飾演反派,差點連累朱敏瀚被捕。
林景程在劇集《迷網》飾演反派,差點連累朱敏瀚被捕。

近日他有幸在劇集《踩過界2》飾演秦沛徒弟,二人有不少對手戲,「跟Paul哥合作是機會難得,拍戲時,他會將片場當作是自己的家,令氣氛輕鬆,他又會分享自己故事和經驗,不過,第一天開工,Paul哥便戲弄大家,說自己是新人。」King喜歡挑戰不同角色,早前拍《使徒行者3》,第一次演黑社會和殺人放火角色,拍得非常過癮,雖然跟唱歌的路愈走愈遠,但他不會強求,有機會唱歌表演便好了,現在的他,愛上演戲。

林景程放棄物理治療的高職,選擇在無綫由低做起。
林景程放棄物理治療的高職,選擇在無綫由低做起。
幸得媽媽苦苦相勸,才獲得物理治療師的專業資格,不愁兩餐。
幸得媽媽苦苦相勸,才獲得物理治療師的專業資格,不愁兩餐。
許志安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8/f78170c6-8d51-4375-986e-c92ed48a4278-20200812082116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