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陳嘉輝專訪】土木工程師轉職做藝人 陳嘉輝回流陪兒子成長

本地
2020.07.29
6.5k
撰文:冼麗宜攝影:伍敏慧
whatsapp-image-2020-07-21-at-13-44-16
陳嘉輝說,以前做戲沒有得到什麼讚賞,不像現在,得到大家的認同,覺得他是實力派演員。「可能是以前比較表面,沒有太多經驗及內心戲,但現在是講一句對白,也會深思熟慮多一些,比以前用多兩、三倍時間去研究角色。」

五十七歲的陳嘉輝,經常在無綫飾演一些專業人員角色,例如在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中就扮演朱凌凌的大律師父親朱展。現實中的他,曾經也是一位土木工程師,二十三歲因為一個廣告而入行,由土木工程師轉職做藝人,相信有不少父母都會反對子女這樣做,陳嘉輝慶幸自己的父母很開明,覺得只要他們做得開心就可以,他說:「父母對我們幾姊弟從來沒有要求,記得那年拍完一個廣告後,有人介紹我入無綫,其實當時都不知是好是壞?因為身邊沒有人提點,究竟這行是怎樣?沒有人告訴我,但自己又很想去試,於是就盲舂舂去做。入無綫的感覺好新鮮,有很多新鮮事物讓你接觸,不是讀書可以讀到,完全未學過,自己都未知可否做得到,當時一開始是主持《430穿梭機》,其實做主持都幾困難,要記很多,又要不怕別人望,唯有硬着頭皮嘗試去做,希望做得多,有經驗就愈來愈好。」

%e9%83%bd%e5%b8%82%e6%96%b9%e7%a8%8b%e5%bc%8f01
離開《430穿梭機》,一入處境劇《都市方程式》即做男主角,陳嘉輝說當年的心理壓力絕對不少。

結果在《430穿梭機》一做就做了三年,陳嘉輝回想也覺得那段時間非常開心,之後終於等到公司安排他正式入劇組,第一部拍的是處境劇《都市方程式》,他直言當時的心理壓力很大,因為什麼都不懂,「唯有跟自己說要努力,放更多的心機去做,幸運是當時有很多前輩很照顧我,好像修哥胡楓、南紅姐,他們做我的爹哋媽咪,郭富城就做我的好友,我們經常都會走在一起,一起吃飯,關係好像一家人一樣,拍攝時他們會經常提點我,所以當時很開心,因為有很多人幫我,但怎樣將別人給你的意見,自己再吸收變得更加好,就要時間的累積。」

%e6%88%91%e4%bf%82%e9%bb%83%e9%a3%9b%e9%b4%bb02
與郭富城合作《我係黃飛鴻》而成為好友,到現在仍保持聯繫。

除了《都市方程式》外,陳嘉輝還跟郭富城合作過《我係黃飛鴻》,令二人成為好友。「這是我早期最喜歡的劇集,主力是講我和郭富城兩個,兩個鄉下仔周圍去闖蕩,堅叔石堅做黃飛鴻,有喜劇元素,其實我都很喜歡做喜劇,當時我和郭富城不時會想一些不同的表演方法去演繹,當然有一些是做不到,因為太天馬行空,不過整個過程是難忘的,到現在跟郭富城也有保持聯絡,但他太忙,所以很少機會碰面食飯。」

%e6%96%b0%e6%a2%81%e5%b1%b1%e4%bc%af%e8%88%87%e7%a5%9d%e8%8b%b1%e5%8f%b002
陳嘉輝與太太梁小冰因合作《兄兄我我》而擦出愛火花,相隔八年再一齊拍《新梁山伯與祝英台》後,就決定結婚。

九十年代的陳嘉輝是一個聽話的演員,公司要他做什麼,都會欣然接受,但想不到在九六年約滿時,他卻選擇離開。「因為想嘗試其他不同的工作環境,其實由入行到現在,自己都不是會想很多的人,當時是沒有任何後路就離開,不過離開不久,大馬那邊就有劇組找我,於是便過了馬來西亞拍劇,因為我喜歡旅行,就當順道旅行兼工作,在當地逗留了三、四年,當時都幾開心,可以吃到很多馬拉的美食。唯一較為不便是當時跟太太(梁小冰)拍拖,感情要靠電話維繫,因為日日都要打電話,從未試過打那麼多錢的長途電話,花了幾多已不記得,只記得在當時來說是一個幾大的數目。」

mpw1635_a166_000
與太太梁小冰結婚二十年,依然非常恩愛,訪問一說到太太總是甜絲絲的。

但長時間分隔兩地始終不是辦法,之後二人合作拍攝《新梁山伯與祝英台》,翌年更決定結婚。「《新梁山伯與祝英台》是一個幾難忘的經驗,因為我要將馬文才的感覺扭轉,所以當時也花了很多心機和時間,去想這個角色要怎樣做,拍完後覺得是時候要結婚,我一直都有跟自己說,一定要追到這個女仔,她實在太好,不可以讓她離開,所以決定跟她求婚,難得她也應承,她是很難追求的。」

%e5%9b%9b%e5%80%8b%e5%a5%b3%e4%bb%94%e4%b8%89%e5%80%8bbar-001
除了《開心速遞》,陳嘉輝早在一五年的《四個女仔三個BAR》時已做律師角色。

婚後陳嘉輝主力在內地市場,拍了很多不同的電影及劇集,之後兒子Lewis出世,就決定返回香港工作。「回來後有人介紹我到亞視做主持,很開心從中認識了很多人,對自己人際關係很有幫助,到一四年,又有人叫我返無綫,重回無綫第一套劇是拍添哥李添勝的《宦海奇官》,雖然已經不是在清水灣,但我覺得電視城很多佈置也跟以前差不多,所以很有歸屬感,亦見回很多熟朋友,例如化妝師、服裝師等,拍戲時感覺亦沒有不同,因為很多都是以前年代的同事,雖然也有一些新面孔,大家都會點頭打招呼,氣氛很好。」

%e9%99%8d%e9%ad%94%e7%9a%842-0
《降魔的2.0》飾演劉佩玥的父親,戲分雖然不多,但那場對女兒告白的喊戲,令不少觀眾都覺得非常感動。

早前陳嘉輝在《降魔的2.0》中飾演劉佩玥的有錢爸爸,在劇中他對女兒逝世不捨的那場喊戲,令不少觀眾非常感動。「這亦是我回來無綫後,暫時覺得最有挑戰性的角色,拍之前自己做了很多工夫,搜集了很多資料,每當看別人做戲,令我感動時,我會記着那個感覺,然後將它抽出來,等待自己有機會,就嘗試將這份感覺演繹出來,希望在我的角色上亦可以發揮相同效果,很感恩得到大家認同,反應很好,亦給到我一個很大的信心,之後就可以更放心及放膽去豐富角色。」

%e6%84%9b%e5%9b%9e%e5%ae%b6002
繼除衫拍戲外,早前陳嘉輝在《開心速遞》中更變身青蜂俠,為兒子解決問題。

至於《開心速遞》的富爸爸朱展,陳嘉輝說同樣做得開心。「我有時看回也覺得很好笑,記得有一場戲要除衣服,代替朱凌凌拍戲,我從影以來都未試過除衫,最開心是反應很正面,朋友看完也傳信息給我說很搞笑,大家會明白父親為何要這樣做,背後是因為他錫兒子。就算幾蠢的事,如果可以幫到子女,他都會去做的,我就是抓住這個心態去演,如果是我兒子有事,我也會仆心仆命的去幫他,寧願自己有事也不想他有事。」

p140531a260
兩夫妻跟兒子的關係很好,陳嘉輝笑說囝囝黐完太太就會黐他,所以大家都不會呷對方的醋。

現實中,陳嘉輝也是一個廿四孝父親,事事以兒子為主。「我很喜歡陪他做任何事,陪他讀書、彈琴、返學、去玩,我一有時間就跟他一起,他有什麼事都會告訴我,能夠建立一個這樣的父子關係,很感恩。囝囝在彈琴方面最似我,我很喜歡彈琴,小時候很想學琴,但因為沒有耐性,學到一半便放棄,可能我彈琴的DNA全部給了囝囝,他十二歲已經是演奏級,我很開心,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兒子可以代我完成。」

 

 

Special Thanks/ 台北·寬巷子@海港城

黃秋生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7/whatsapp-image-2020-07-21-at-13.44.16-1-20200723063830-150x150.jpe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