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姚亦澧專訪】為生計駕貨車搬貨 姚亦澧重提四川採訪落淚

本地
2020.07.03
19.2k
撰文:溫敏芝攝影:洪志富
姚浩政說改名亦澧後,性格變得果斷,事業路向清晰。
姚浩政說改名亦澧後,性格變得果斷,事業路向清晰。

姚亦澧(前名姚浩政)○六年參選香港先生入行,十四年來遇過高低起跌,由主持《東張西望》每個月爆騷,轉往拍劇後足足一年零工作,引致情緒抑鬱,陷入人生低點,為生計要靠搬貨、駕貨van過活。做《東張》主持深入民心,重提當年被公司安排往四川地震災區採訪,他忍不住流下男兒淚。

姚亦澧在劇集《那些我愛過的人》飾演心臟科醫生,為人風趣有禮。
姚亦澧在劇集《那些我愛過的人》飾演心臟科醫生,為人風趣有禮。

一九年一月八日生日當天,姚浩政正式改名姚亦澧,很多人覺得他的名字已深入民心,為何仍要改名?他說是一位紫微斗數朋友建議的,「以前個名機會是有,但把握不到,得個做字,而且沒有方向感,決策時經常左搖右擺,又好像是真的;改名半年後,我跟拍檔開了一家餐廳和為馬來西亞房地產做香港區代言,整個人的方向也清晰了,決策更果斷。」現在大家都習慣叫他做阿澧。

眾演員為劇集《機場特警》操肌,他笑言也有點壓力。
眾演員為劇集《機場特警》操肌,他笑言也有點壓力。

讀書時期,姚亦澧已開始做模特兒,二十歲拍廣告認識了前無綫藝員羅天池,當時天池叫他一起報讀無綫藝員訓練班,但他思前想後,最終未有參加,反而天池加入了無綫。直至參選港男前一年,他參加了雜誌模特兒比賽,幸運地晉身三甲,去了上海參加總決賽,返港後,他問自己拖了那麼久,是否是時候闖一闖?於是參加了第二屆香港先生,與陳志健、黃長發同屆,「其實父母不太贊同,但年少氣盛,覺得自己走的路最好。」最後他奪得瀟灑組第三名,雖然沒正式獲獎,但最深刻是當時伍詠薇跟他說:『你唔使擔心,你實入到來做,加油喇!』」果然順理成章加入無綫,未有離開過。

阿澧在劇集《一屋老友記》跟呂慧儀、張頴康合作。
阿澧在劇集《一屋老友記》跟呂慧儀、張頴康合作。

未演過死屍

近日在劇集《機場特警》和《那些我愛過的人》中,都看見阿澧的身影,前者飾演警察,後者飾演心臟科醫生,與連詩雅和馬貫東有不少對手戲,「入行初期,我演蠱惑仔較多,現在則做專業人士,唯一未演過死屍和剃頭角色。最難忘是拍劇集《富貴門》,我角色是富二代,當日場口講述我喝醉後,駕着保時捷風馳電掣,馬國明突然在車頭出現,然後我煞停再落車;怎知一roll機,我停車後,落車時踏錯油門,突然『轟』一聲,嚇到全場傻了,因為馬國明無得走,好彩我已將手掣推向P波,要不然就出事了,非常驚險。」不經不覺入行已十四年,他坦言不太滿意自己表現,有少許是性格問題,太內斂,不懂交際應酬,「當然不是刻意去奉承,但有時跟監製說多兩句,我會擔心得罪人,所以經常默不作聲,我想這個性格令自己錯失了很多機會。」

阿澧曾在英國留學,結識了一班好朋友。
阿澧曾在英國留學,結識了一班好朋友。

阿澧表示拍劇前,其實有段長時間做主持工作,做了三年青少年節目後,再做兩年《東張西望》主持,五年後才開始拍劇,那段時間要擺脫主持形象很困難,所以一三年,他就認真去想,是否做主持做一世?「我有問過《東張》監製嘉玲姐,我想跳出去拍劇,她叫我想清楚,外面茫茫大海,一切靠自己,其他的監製也不主張我走,覺得未到時候,但我就覺得不會吧,很想試一試。」怎知決定離開綜藝後,變成了其人生的轉捩點和人生低潮,那時寄望在劇集有成績,結果一年裏一個工作都沒有,做主持儲的十多萬,半年已花光,「現在提起心情都有點起伏,點解呀?主動去叩門都無工作,那時有小小輕度抑鬱,經常怪責自己是否做錯決定,是否值得?以前做主持爆騷爆到七彩,很多觀眾認識我,當刻真的想過轉行,難道靠低薪幾千蚊過活?」

在四川地震災區採訪時,他去了視察熊貓有否受驚。
在四川地震災區採訪時,他去了視察熊貓有否受驚。

擔心未來的發展

那一年他轉做其他工作,試過駕貨van和搬貨,突然感覺好貼地,「我跟媽媽說『阿仔不會賴地硬,再沒有工作便轉行。』多謝霍健邦伸出援手,他知道我沒工作,跟我說有架van仔可以用,但當時很矛盾,自己學歷不差,讀了兩個學位,但如果找一份全職工作,就真的轉行了;如果我生活到,為何不去等待?那時貼地到飛起,六時起牀,去貨櫃碼頭取貨再去送貨,沒想過人生會走到這一步,當作是人生體驗吧!我試過駕着GoGo Van去搬貨,有客人認出我,會跟我聊天,鼓勵我叫我加油,我看到自己去到一個位,沒有事是不可能,要生存就去做。」慢慢捱過後,那段日子令他更加了解自己。

說到在《東張》做主持,最深刻是四川蘆山縣地震,監製找他往現場採訪,是人生一個大體驗,「發生地震後,監製立即叫我回公司開會,翌日出發往災區,整件事好趕急,心裏是又喜又悲,喜是有機會體會到,悲是一個天災。」

提起地震災民慘況,姚亦澧激動落淚。
提起地震災民慘況,姚亦澧激動落淚。

蘆山縣跟四川機場有兩、三小時距離,高速公路已封,滿是救援車隊,經過重重困難後,他們凌晨時分才抵達震央地方,不過所有酒店已爆滿,最後只找到一間偏僻的客棧。「走進去,衞生環境非常差,四處蟑螂、廁所淤塞,我連睡覺和洗澡也不敢,我明白今次並非去旅行,只希望盡快到第二天。採訪過程中,我去過一條村落,一入村,一位小朋友走過來,然後其姨姨又趕過來,她知道我們是記者,緊張地叫我們什麼都不要跟小孩說,原來前一晚小孩的家倒塌了,他的父母、祖父母全部遇難,聽到後很心噏,沒想過死亡這麼接近。」憶述時,阿澧亦忍不住流下男兒淚。

中五那年,為學校表演。
中五那年,為學校表演。

今年疫情發生後,對演員行業有很大衝擊,他不少演藝工作煞停外,大部分司儀工作也取消,損失了六位數字,他慶幸自己可以打理餐廳,閒時可以落舖幫手,「我都擔心未來的發展,怕自己不經不覺在公仔箱消失,始終經濟環境差,公司減薪酬在所難免,原本我跟公司仍有一年合約,但近日公司跟我再加簽一年,不過來年會凍薪一年,完成兩年合約再傾,我份人不貪心,希望繼續友好關係。」

疫情關係,近日損失了六位數字司儀工作。
疫情關係,近日損失了六位數字司儀工作。
許志安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7/s200528a158-20200702065023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