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謝雪心專訪】思念任姐轉做文武生 謝雪心名字由來有段古

本地
2020.06.19
21k
撰文:溫敏芝攝影:洪志富
開平道是任劍輝和白雪仙的舊住址,當年心姐上門拜見恩師,成為入室弟子。
開平道是任劍輝和白雪仙的舊住址,當年心姐上門拜見恩師,成為入室弟子。

三歲定八十,原來是真的!當年仍是手抱嬰兒的謝雪心,一見鬚生便哭個不停,看見花旦姐姐才笑起來,還摸着人家的頭髮;當時帶她往後台探班的製片叔公孔強笑說:「三歳定八十,將來你都是花旦姐姐。」心姐十一歲已成為任白(任劍輝白雪仙)入室弟子,對於恩師的教誨和栽培,點滴在心頭,尤其任姐於八九年逝世,對她造成很大打擊,「我不敢聽鑼鼓,觀眾愈拍手,我心裏愈揪着痛!」

利舞臺是謝雪心首次近距離見仙姐和任姐的地方,仙姐還親自教她演戲。
利舞臺是謝雪心首次近距離見仙姐和任姐的地方,仙姐還親自教她演戲。

謝雪心原名孔令馥,是孔子第七十六代後人。入行後,仙姐為她改名謝雪心,是感謝白雪仙栽培的心,意思非常好,一生都感謝她,心姐很喜歡這名字。

心姐是任白的第十三位徒弟,如果仙姐不再收徒兒,她是任白最後一位弟子,能夠成為入室弟子,是因孔強叔知道她喜歡演戲,於是找她參演仙鳳鳴劇團的籌款晚會,在《帝女花》飾演清宮女,「第一次走進利舞臺,印象很深,當時看見一位很美,就像仙女的人,穿上一件絲質衫,一把長曲髮,繫上絲巾,原來這人是仙姐。她問我懂不懂行圓枱?我說不懂,再問我懂不懂化妝?我又不懂,後來她說親自教我,嘩!仙姐教我行圓枱!」

任劍輝逝世五周年紀念活動於文化中心舉行,是個值得紀念地方。
任劍輝逝世五周年紀念活動於文化中心舉行,是個值得紀念地方。

拍《李後主》三年長高呎半

所以利舞臺是她第一次近距離見恩師的地方,一生人一個很重要地方。「有緣遇見仙姐和任姐後,可能合眼緣,任姐又喜歡我,於是她致電孔強叔,她說如果我喜歡便收我為徒,孔強叔便帶着我去她們在銅鑼灣開平道的家,拜見恩師。當日有八大導演在場,由任姐考試,她叫我跑吓圓枱,我說未學過,拉山雲手亦未試過,她找了一位師姊叫我跟着做,我樣樣做齊,然後任姐笑嘻嘻說,這個小朋友幾好,可惜……嘩!聽見可惜,我心裏卜卜跳,可惜什麼呢?是否我不美?考試不及格?之後她說可惜矮了少許。哈哈,原來任姐忘記了,當年我只得十一歲,還有機會長高,後來我拍《李後主》拍了三年,裙子足足短了一呎半,要再做一條,任姐和仙姐笑到不得了。」故此,開平道是她一生中投入粵劇的好門檻。

粵語片《七小福》有謝雪心、馮寶寶、王愛明和黎小田演等出。
粵語片《七小福》有謝雪心、馮寶寶、王愛明和黎小田演等出。

雲手點腿反身不及師姊

心姐笑說兩位師父是嚴師,但自己不是高徒,師父等於父母一樣,一班師姊妹已當任姐是爸爸,仙姐是媽媽,爸爸會寵一點,有兩聲咳也會給她們吃糖和雪糕,因為由媽媽照顧,無論南派、北派,仙姐也會聘請最好老師教導,「以我所知,以前一般未出身的學生沒錢,帶出身的師父會立一張狀,將來賺到錢要回饋師父,但我們好有運氣,仙姐、任姐是一毫子沒收過,而且找很多師父教我們唱做唸打,供我們食用,到十多歲小妮子會長暗瘡,每星期會煲鹹魚頭豆腐湯。」心姐加入任白門下時,已組了雛鳳鳴劇團,回想起每次排舞都感吃力,雲手點腿反身不及師姊,覺得無地自容,第一次感到情緒低落,幸好懂得自求辦法,用紙筆將動作畫起來,「人家做一次,我做二十次,將勤補拙,我跟自己說不是這麼蠢,只是未學過。」

拍攝《辭郎洲》劇照時,仙姐親自指導,為她添裝。
拍攝《辭郎洲》劇照時,仙姐親自指導,為她添裝。

在粵劇界發展理想,七四年,心姐毅然選擇結婚,退出演藝圈,「我覺得已到適婚年齡,結婚後又會想是否要為男家生小朋友?其實是蠢,若然不是退出,雛鳳鳴那時是最旺,都是少不更事。」最後她做了六年家庭主婦,待女兒珈潁三歲才復出,「我記得拿着劇本去問仙姐和任姐『現在有人邀請我復出,好不好?』她們沒有說好或不好,我好記得任姐望住仙姐說了一句,『阿仙,我們的心願已了。』我聽到這句話,內心是好震撼,原來學了這麼多年忽然退出,師父是如此痛心,傷得她們很深。後來我復出應付不同戲班和拍檔,恩師更找人照顧我;師父好愛惜我,記得十五歲時,一邊游水一邊練功,有次在澳門比賽,仙姐、任姐忽然坐船來為我打氣,她們坐在上層大叫『阿心,加油!』真是窩心,簡直游出個未來。另一次我在大會堂演出英語粵劇,她們又是怕我緊張不告訴我,臨出場才發現她們坐在包廂,看得很開心。」

任姐於八九年逝世,謝雪心情緒一度陷入谷底,久未平伏。
任姐於八九年逝世,謝雪心情緒一度陷入谷底,久未平伏。

跟圈外老公陳啟亨結婚四十多年,兩人低調而恩愛,「我們是沒有拍過拖,只不過是一起游水的師兄妹,有不懂的功課會問他,久而久之大家變得好傾,是否算青梅竹馬和拍拖?我不知道,但都經歷八年長時間才結婚。我們是結婚後才慢慢開始拖手仔、逛街和睇戲,以前只在練習游水時見面,或者坐巴士時聊天,所以我們的婚姻都幾奇怪。」老公認識她時,對粵劇亳不認識,到她復出階段,才成為她的忠實擁躉,每場戲都會捧場。

心姐結婚四十多年,老公由不認識粵劇變成其忠實擁躉。
心姐結婚四十多年,老公由不認識粵劇變成其忠實擁躉。

任姐在八九年離世,心姐說這事令她跌入人生的谷底,「我心情非常不好,年初爸爸離開,年底到任姐,創傷很大,我一直希望師父、父母健在。以前在利舞臺做戲,任姐經常坐在路口的座位,在她離開後,我再踏上利舞臺台上,望着那張椅子,心裏是揪着痛,觀眾愈拍手我愈痛,情緒跌入谷底,我不敢再聽鑼鼓,是一個逃避,一聽見就心痛。」後來她才醒覺,當年任姐收她為徒,如果自己放棄了,任姐在天之靈也不想看見,「我就諗可否將任姐的藝術在舞台上繼續?代表對任姐的思念,所以我作出重大轉變,嘗試轉做男仔角色,當年很多文武生邀請跟我拍檔,我都婉拒了,那時亦很多人不明白我,做花旦為何轉做文武生?但我不用公開解釋,盡了自己的心意,相信任姐在天之靈會感安慰。」

九六年舞台劇《虎度門》飾演的冷劍心,獲得跨演藝媒界傑出表現獎。
九六年舞台劇《虎度門》飾演的冷劍心,獲得跨演藝媒界傑出表現獎。

文化中心是舉辦任姐逝世五周年紀念活動的地方,洲際酒店是仙姐舉辦九十大壽場地,心姐說都是值得紀念的地方,所以這天做訪問,心姐特別要到這幾處地方,當她路經尖沙咀海旁鐘樓,心姐笑說要回帶到五歲,小時候參加渡海泳在這裏出發,游去港島的皇后碼頭,「爸爸時常教我,每件事要付出才可擁有,好像我想要洋娃娃,他說完成賽事才送給我,往後人生經過很多階段,就領悟到爸爸用游水方式教導我很多事情,第一,要付出才可擁有;第二,遇到大風浪,大漩渦要穩定自己的心,過了便風平浪靜,多謝爸爸活學活用方式教我,一生裏慢慢回味到這個意思。」

四歲開始練習游水,六歲已參加渡海泳,曾是香港種子隊泳員。
四歲開始練習游水,六歲已參加渡海泳,曾是香港種子隊泳員。

被譽為「亞視汪明荃」

七十年代,謝雪心在無綫做過節目預告主持,九六年才加入亞視,拍過不少劇集如《縱橫四海》、《97變色龍》和《萬家燈火》等,當時亞視董事長林百欣曾譽她為「亞視汪明荃」,直至○六年離巢,「原本亞視有找我續約,但當時舞台劇恩師James Mark找我演舞台劇《王子復仇記》母后角色,但班底要全部無綫演員,站在十字路口的我,很難取捨,因為舞台劇《Medea美狄亞》,是恩師令我獲得日本評為亞洲人演得最好的希臘劇,最終我都婉拒了亞視。」

劇集《降魔的2.0》,她與飾演其弟的蔣志光有不少對手戲。
劇集《降魔的2.0》,她與飾演其弟的蔣志光有不少對手戲。

○八年她又重返無綫,首部劇集《巾幗梟雄》飾演陰險的大奶奶,奪得無綫最佳女配角獎,「多謝添哥(李添勝)給我機會,還有一眾好戲之人岳華惠英紅鄧萃雯,我遇過很多貴人。」在無綫,正、反派也有演,《宮心計》飾演的郭太后,更獲梅小青推薦,在新加坡亞洲電視大獎獲得最佳女配角,「我演過很多角色都難忘,最近跟馬國明、胡鴻鈞拍《降魔的2.0》,大家沒有隔膜,平日會互通信息,我在公司有很多兒女,計起來不止十二個。」

重返無綫的首部劇集《巾幗梟雄》,心姐成功奪得無綫最佳女配角。
重返無綫的首部劇集《巾幗梟雄》,心姐成功奪得無綫最佳女配角。
心姐在《法證先鋒IV》飾演的秋姐要說鄉下話,原來是她向監製提議,希望角色有突破。
心姐在《法證先鋒IV》飾演的秋姐要說鄉下話,原來是她向監製提議,希望角色有突破。

髮型:Tony Wong@CT HAIR

許志安 黃秋生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6/s200601a344-20200617075646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