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何遠東專訪】讀演藝差點被趕出校 何遠東目標做很大塊綠葉

本地
2020.05.14
5.6k
撰文:溫敏芝攝影:張保祿
入行十二年的何遠東,演喜劇、悲劇也難不到他。
入行十二年的何遠東,演喜劇、悲劇也難不到他。

三十五歲的何遠東,小時候已希望做一塊綠葉,一塊很大的綠葉,相信他現在已做到了!以前提起阿東,最深印象是劇集《心理追兇》殺害媽媽後製成牛雜的喪心病狂一幕,還有《降魔的》意外身亡,以亡魂身份叫太太、好友不要記掛他的龍貓;但現在阿東令人記起的劇集豈止一、兩部,《黃金有罪》的陸小虎,以及《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》的謝家富,演技愈來愈受觀眾喜愛。他出道以來不愁經濟和工作量,難怪他會說:「何遠東好幸福,三十歲前不愁衣食;三十歲是分界線,經歷人生高低後,才知道所謂的苦和酸是什麼味道!」

阿東自知外形不及電視台小生,目標是做一塊很大的綠葉。
阿東自知外形不及電視台小生,目標是做一塊很大的綠葉。

何遠東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,讀書時已是高材生,獲不少獎學金,「我細個已經古靈精怪,鍾意拿着廁紙筒當是『咪高峰』唱歌,但沒想過做演員,應該是家人發夢也未諗過。以前覺得做老師有學識,可以教人好威水,所以會考時報讀教大(香港教育大學),怎知演藝學院又收了我,不如嘗試做演員,但當時我是一嚿飯,連演藝是什麼也不知道。」

阿東與凌文龍(上排右二)在演藝是同班同學,二人熟稔。
阿東與凌文龍(上排右二)在演藝是同班同學,二人熟稔。

對演戲產生興趣是中學年代,是他人生關鍵時期;第一位啟蒙老師是中學的戲劇老師,他教中文兼任戲劇學會,上堂是從來不用拿着課本教書,令阿東知道舞台劇是什麼一回事,「我記得考演藝時要做默劇,題目簡直為我而出,是一周減肥法,我最多心得啦!最終順利取錄。我決定入行,家人算是支持,但演藝要讀五年,學費二十多萬,我相信要很大的愛,才成全我做這件事,我好好彩,有獎學金資助外,畢業後為了盡快還清大學貸款,爸爸私下借了十多萬給我,我再分期還給他,所以當時我很努力搵錢,兩年已還清晒。」

他在演藝差點被踢出校,讀第三年才開竅。
他在演藝差點被踢出校,讀第三年才開竅。

舞台是他的根

還錢期,阿東很節儉,最高峰時期只吃提子包,一來不想花太多錢,二來是工作與工作之間很少時間吃飯,吃一個包快捷方便,「我做舞台劇、配音和教書,什麼工作都接,我不會覺得自己是一個演員,就要歎住去做,因為我的起點不是這樣,我是不停碌來碌去,走勻全港、九、新界,我以前坐車坐到驚,朝早大埔去北角,再去香港仔然後上水,夜晚去觀塘排戲再返大埔住所,我不是全部為錢,演戲是我興趣。」

他在演藝時,演過不同角色。
阿東在演藝時,演過不同角色。

○八年演藝畢業後,他隨即加入無綫大家庭,「起初五、六年,我都是這樣密密工作,直至現在也有教書和做小學巡迴劇,我是捱過這些日子,所以現在拍劇的通告,不會感到辛苦,我性格都幾刻苦耐勞。」他希望每年能演出一個舞台劇,因為舞台是他的根,很有滿足感。密密工作,令阿東很快置業外,入行十多年也不愁經濟,「我好彩啫,那時仍有九成按揭,樓價未去到很巔峰,不過人長大了,責任愈來愈大,爸爸退休了,我都要儲錢照顧家人,以前有他們付出,才有今日的我。父母的包容程度很大,爸爸會說:『如果你沒有工作,屋企都一定有飯你食。』是大愛表現。」

劇集《降魔的》龍貓一角,與馬國明有不少對手戲。
劇集《降魔的》龍貓一角,與馬國明有不少對手戲。

其實讀演藝時,他差點被踢出校,因為起初兩年不太適應校內生活,只是勉強達標,「讀到連自己都懷疑是否適合做演員?老師又很嚴格,可能我未開竅,讀到第三年,其中一部分要讀喜劇,我像上身了一樣,老師便跟我說:『你的質地就是這樣,要相信自己的才能。』之後第四、五年才愈來愈好,還有當時我有不忿氣心態,我身形大隻,課程裏有形體堂和瑜伽堂,做不到十足,我也要做到六、七成,所以當時我是最弗的時候,一百下sit up,六十下掌上壓濕濕碎。」

劇集《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》,阿東與陳山聰、譚俊彥、林師傑和杜大偉捲入殺人事件。
劇集《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》,阿東與陳山聰、譚俊彥、林師傑和杜大偉捲入殺人事件。

○八年演藝畢業後,他立即加入無綫,因當時演藝學生會做一個騷,演出後,無綫就會選幾位學生去面試,「那時羅冠蘭老師第一年來演藝教,我知道有份時,也立即問羅老師,電視台有很多靚仔,為何要選擇我?她說整個電視台就是沒有我這類人,有我才可以互相配襯,哦!原來是這樣。」走進電視台,高大英俊演員多的是,作為一個「肥仔」會否失去信心?「我沒有,可能由細到大形象也是這樣,當然入到電視台,個個都靚到不得了,你就會更加跟自己說不要再想了,你不是行那條路,我兒時已寫很『老積』說話,我想將來做一塊綠葉,一塊很大的綠葉,我覺得現在做緊,而我是有滿足感。」

父母當年無條件支持他讀演藝,才成就今日的自己。
父母當年無條件支持他讀演藝,才成就今日的自己。

三十歲是分界線

加入無綫後,相對其他演員,他比較少演閒角,但一開始拍劇也被導演責罵,直至一一年的《衝呀!瘦薪兵團》才覺得是正式入行。當時由低做的他,坦言被資深演員冷嘲過:「你演藝學院出身,就睇你做得幾好?」阿東說演藝這個名像魔罩,會不想丟架,最老土但最有效是用實力去證明,現在已沒有人夠膽睇小他,「我拍《心理追兇》時,整晚的戲分要不停哭,對白很長,有三頁紙,我演完後整個廠一粒聲都無,大家望住我靜靜地轉機位,讓我盡情去演;所有人覺得我只識演喜劇,但原來悲劇都可以,那刻是轉捩點,大家覺得呢條肥仔有啲嘢,我讀演藝總算沒有浪費屋企人的錢,我沒有丟架。」

三年前的《降魔的》在無綫頒獎禮獲不少獎項
三年前的《降魔的》在無綫頒獎禮獲不少獎項

在《降魔的》演意外身亡的龍貓,感人場面贏盡口碑,他說當時跟馬國明連續拍了三套劇,已有很大默契,大家埋位時,望着對方眼淚已直流,「馬國明是好真心的人,不是拍他的鏡頭也會俾戲你,你怎會不喜歡他?怎會不愛他?」這兩個角色外,近日播映《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》中的肥仔富,還有稍後播映的《失憶24小時》,他亦很喜愛,「我都遇到幾多好角色,其實遇到四個已經很開心。」

阿東與劉青雲在電影《廉政風雲煙幕》合作,第一次見對方緊張到腳軟。
阿東與劉青雲在電影《廉政風雲煙幕》合作,第一次見對方緊張到腳軟。

人生有否經歷高低潮?他說一定有,親人(阿姨)的生離死別,被前女友背叛,令他開竅和忽然長大,雖然痛苦,但對演戲路幫助了許多,「何遠東好幸福,三十歲前不愁衣食,三十歲是分界線,經歷人生高低,才知道所謂的苦和酸是什麼味道,幸好我性格樂觀,還有很多朋友無條件幫我才走出來,過程是難捱的,沒經歷過也沒有現在的一切,所有事會向前看。」他說與前女友的事,不想多提了,只期待下一段新戀情。今年他很開心為兒童節目擔任主持,未來希望多拍電影,最令他意想不到是在影圈,可以演黑社會小混混和廉政公署人員,肥仔都有好多戲路。

阿東曾因吃太多快餐店食物,令腸內的瘜肉爆了,之後要多做運動和戒口。
阿東曾因吃太多快餐店食物,令腸內的瘜肉爆了,之後要多做運動和戒口。
阿東帶來兒時的相簿緬懷一番
阿東帶來兒時的相簿緬懷一番
許志安 黃秋生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5/p200427a027-20200514063703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