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鄧永健專訪】父子檔進軍YouTuber 鄧永健獲毛舜筠指導開竅

本地
2020.04.28
25.1k
撰文:冼麗宜攝影:鍾漢平
a200326a077
現在最多人認識鄧永健的角色就是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的IT主管Ivan,初期是一個宅男,後來跟杜大偉及崔錦棠組成花生三友時,又會整古做怪,朋友面前會認叻,但要幫人時又有正經的一面。

由《同事三分親》、《畢打自己人》到現在的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,印象中的鄧永健都是拍處境劇為主,但其實入行十四年,他已經拍過超過一百套電視劇,當然很多只是戲分不多的配角,甚至在熒幕上毫不起眼,但他從不介意,他說:「鏡頭出來看不到都好,但我也享受當中的過程,會嘗試怎樣去豐富那個角色,有份參與,有做到戲,有加入一些自己的演法,跟別人的交流,都是開心的。」剛播出的《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》中,他飾演重案組督察盧靖,追查「胡啟思被殺案」。

whatsapp-image-2020-04-20-at-14-17-45
三父子感情要好,鄧永健更因為哥哥的關係而愛上演戲,父親亦不反對,一直任由他們兩兄弟自由發展。

鄧永健喜歡演戲,有一半可以說是因為哥哥的關係,中三那年,他的哥哥跟朋友搞舞台劇參加比賽,但當時有一位演員因事缺席,他們就找了鄧永健及另一個朋友弟弟來試鏡,結果選中了他,這樣才有機會一嘗舞台劇滋味。「結果一試之下不可收拾,原來我很喜歡演戲,而且又喜歡互動,尤其是舞台劇有現場觀眾,每一個表演,觀眾的反應、掌聲和笑聲,令我有一種無形的滿足感,發現自己做了一些事情出來別人是有感受的,覺得很享受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04-20-at-14-15-58
在海洋公園做了四年小丑,鄧永健說雖然跟做舞台劇與觀眾的互動完全不一樣,但能夠令人發笑,所得的滿足感同樣大。

之後更受哥哥影響,去了海洋公園當小丑表演。「哥哥在那裏做演員工作,基本上除了動物接觸的表演外,其他的都會做,例如做小丑或是不同節日中飾演某些人物,我讀中四、五時已經跟哥哥去做兼職,到正式畢業,他們剛好開一個新的小丑班,於是我去面試,亦順利被取錄。小丑跟舞台是另一種互動表演方式,不過同樣好玩,小丑不能說話,要靠肢體語言和技巧,例如拋樽或扯鈴,但如何在這些動作中,加一些有趣和令人發笑的元素,是一個創作的空間,當你做到,別人又有反應,又是另一種互動的滿足感,唯一辛苦是天氣,始終是戶外工作,日曬雨淋,但開心的程度是完全可以蓋過的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04-20-at-15-24-58
讀訓練班時跟同學與導師麥秋的大合照。

但做了四年,在學習上感覺始終有點停滯不前,就想不如嘗試向其他方面發展,「之前無綫停了幾年沒辦藝員訓練班,剛好那年又重辦,其實當時還是心大心細,在想是否應該嘗試?有個朋友很好,他幫我遞交表格,推我一把,但我知這行的競爭很大,哥哥之前也考過,都不成功,所以那時只是抱一個姑且一試的心態,面試時有天才表演環節,自己也花了點心思,大部分人都是唱歌跳舞,我就將以前所學的小丑技能表現出來,感覺比較突出,另一個幸運元素是,當年的導師麥秋先生,他是比較偏向舞台劇,因為我有些舞台劇經驗,所以成功的機率會多一點。」

 

%e4%bd%a0%e5%80%91%e6%88%91%e5%80%91%e4%bb%96%e5%80%91
在劇集《你們我們他們》拍攝結婚相,現實中鄧永健的女友正在韓國進修讀書,他笑言二人已拍拖多年,沒有因為「Long D」而影響感情,二人亦有結婚計劃,但希望待事業及收入更穩定才承諾這件事。

順利進入了訓練班,有些同學以為日後一出來就可以做主角,但鄧永健知道很多師兄、前輩,都要等很久才有演戲機會,所以他一開始就沒有想過做主角,或者是有些戲分的角色,他知道要逐步逐步磨練自己,增值自己才有表演機會,「可能自己的心理質素一早已經知道是這樣,因此不覺得太大反差,其實自己也算幸運,實習期已經有劇集找我,記得第一套正式落廠有對白的角色是《潮爆大狀》,那場戲有秋官鄭少秋和蘇玉華,我是做醫生,他們有朋友入了醫院,我要跟他們交代病情,第一日落廠,有對白已經非常緊張,等的過程已經不停手顫,不論上堂或在家背稿背幾熟也好,但一入廠的氣氛是完全不同,那場戲是秋官很焦急的追問我,當時就擔心不知什麼時候加插自己的對白,怕打擾秋官的說話,幸好阿蘇是戲劇學院出身,她明白我的處境,跟我說,『你是醫生,要交代事情,是可以中途插入。』我心想這又是對,令我學到一件事,拍戲雖然有次序,但也是在講生活,現實生活的情況是怎樣,我只要呈現出來就可以,這樣我可以掌握得更好,秋官也很好人,知道我是新人,他過來攬一攬我,說不要太緊張,放鬆點,準備了什麼就照做出來,令我的心又馬上定一定,結果順利的完成這場戲。」

鄧永健說很開心可以在《畢打自己人》認識到毛姐毛舜筠,令他對演戲有多一重了解。
鄧永健說很開心可以在《畢打自己人》認識到毛姐毛舜筠,令他對演戲有多一重了解。

在《畢打自己人》中,認識毛姐毛舜筠,令他在演戲中又有另一番得着。「毛姐對我的影響都好深,以前未接觸她時,都是照自己的方法去演,我不是學院派,沒有正式學戲,只是靠訓練班和自己的興趣,再加平時的觀察去做,到接觸了毛姐,她是有一種獨特的節奏,她是可以帶領整件事,幫大家凝聚起來,我最深刻是有一場戲,拍了第一次,出來感覺只是麻麻,那場戲我也算是主線,所以有很多事要兼顧,會掛住怎樣走位,又要顧對手的對白,之後毛姐就走過來跟我說,叫我不要想太多,只要想自己的角色,其他事情不要理,大家會互相配合你,幫你去做,可能平時自己沒太多戲時,我會站後一步;如果那場戲在我身上,若我又行後一步,場戲就會不好看,所以她叫我勇敢些,走前多一步,做自己舒服的感覺出來,聽完後,自己也反思了,放下很多包袱,去享受那場戲再重做一次,出來的效果果然相差很遠,整個人出來的感覺提升了,場戲亦好看。」

%e5%8d%81%e5%85%ab%e5%b9%b4%e5%be%8c%e7%9a%84%e7%b5%82%e6%a5%b5%e5%91%8a%e7%99%bd
新劇《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》中飾演黃智雯的同僚,之後會跟她一齊尋找十八年前的兇手。

鄧永健明白娛樂圈是很講運氣的,他沒有擔心往後的路,也不介意繼續當配角,更笑言就算是配角也可以好好發揮,例如在《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》中演督察,負責追尋真兇,「如果那些配角做得不好,會令到劇集的推進不夠力,基本上每一套劇,所有人的位置都很重要,所以沒有因為做配角而不開心,當然做主角更加好,可以多些發揮,但拍處境劇是一件幾開心的事,因為通常有一集配角也可以做主角,講他的故事,這樣就可以嘗試做主角的感覺及要兼顧什麼,另外配角也有配角好玩的地方,例如做一些案件,角色上的發揮都很不同,雖然只有一、兩集的戲,但要做到整個角色如何立體,都是很大的挑戰,滿足感很強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0-04-20-at-14-30-48
三父子除了以「Tang’s Up Family」之名開YouTube channel,更自製制服及製作主題曲《第一步》,非常認真。

除了拍劇,鄧永健在兩年前更跟哥哥及爸爸進軍YouTuber行列,組成「Tang’s Up Family」,拍片在網上分享正能量。「哥哥在工作上遇上樽頸位,他想分享些可以令自己及別人開心的事,但只得兩個男生拍,又好像沒什麼特別,就想到不如叫爸爸也一起拍,難得爸爸也一口應承,他以前是公務員,生活比較刻板,做事循規蹈矩,現在退休了,可能覺得嘗試一下也沒壞,一開始我們的宗旨都是嘗試不同的挑戰,例如去挑戰學沖咖啡、行石澗、攀石,一些大家平時都不會接觸的事,出來的效果都幾開心,因為真的做到,原來不分年齡,只要你肯做就可以成功;其次我們三個的關係因為這樣變好了,哥哥不是一起居住,以前一個月都見不到兩、三次,但現在就增加了親子關係,這亦是我們想帶出給大家知道的,你有很多事情會同朋友去玩去做,其實跟家人也可以,這亦都是我們之間的得着。」

鄭秀文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4/a200326a032-20200423100356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