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余子明專訪】吉星拱照連中兩次頭獎 余子明拍住徐小鳳駐唱銷金窩

本地
2020.03.04
8.7k
撰文:徐雲攝影:張保祿

七十六歲的資深演員余子明,從小到大都貪玩,尤其愛賭,至今仍愛與老友竹戰,時時希望馬仔生性聽話跑得快,雖然在賭方面進貢不少,不過最令他自豪是人生兩場最大的賭博,都一擊即中博到「頭獎」,現在可以安享晚年,過快活人生。

子明哥一生愛賭,最喜歡打麻雀和賭馬仔。
子明哥一生愛賭,最喜歡打麻雀和賭馬仔。

余子明哥人生最大的兩場賭博,第一是聽阿媽話娶咗個好老婆,將家頭細務打理得井井有條,完全不用他操心,第二是當年賣了太古城,全家移民去加拿大,現在三個仔女學有所成;很多人誤會子明哥的太太是馮素波,他說﹕「當年我結婚派帖,朋友包括記者打電話來罵我,說我結婚連老婆的名字也印錯,明明是『馮素波』卻印了『馮素雲』,其實大家誤會是理所當然,我和波姐一齊在夜總會登台,大家都住香港,晚上收工去尖沙咀坐駁艇過海,馮素波著住高踭鞋,我是男人要有風度幫她挽化妝箱,去到尖沙咀見到她老公再轉手,當時她丈夫是玩音樂的幕後人,大家只認我不認他,自然以為我們是一對。」

他首次組班去印尼登台,波姐自己出機票錢帶阿妹同行幫手,「波姐話妹妹識玩古箏,可以負責一個表演項目,怎知在機場見到才知麻煩,裝古箏個箱大到好似『棺材仔』,最慘每次上台要花好多時間校音,台下觀眾等得無所謂,我覺得不好意思,叫波姐安排個妹唱歌,馮素雲以為我欺負她,見到面不瞅不睬,登完台老闆給了豐厚的獎金,我照樣計一份給她,她才知道我不是衰人。」

子明可有兩個囝囝一個囡囡,可愛的外孫女是他和太太的心肝寶貝。
子明可有兩個囝囝一個囡囡,可愛的外孫女是他和太太的心肝寶貝。

馮素雲回到想買份禮物感謝他的照顧,剛好子明哥為媽媽擺壽酒,「擺酒那天,馮素雲送了一盒人參做禮物,阿媽一見到她好歡喜,她說這個女孩有教養懂禮貌,樣靚又有福相,娶做老婆肯定是賢內助,之後由朝講到晚,日日叫我娶她回家,一個月後我們就結婚了。」婚後馮素雲果然如余老太所講,持家有道,還為余家開枝散葉;○七年因身體不適,抽血化驗才發現膽固醇嚴重超標,心臟有三條血管栓塞,幸好及時做通波仔手術,並安裝了支架,之後決心戒煙戒酒做個健康人。

子明哥從小愛唱歌,十七歲長輩介紹他去報館做校對,幾年後因姊夫林友培任總編輯的《南華晚報》創立,他轉職到報館做港聞記者,遇到一宗巴士撞死小童的新聞,由於家屬是潮州人,負責採訪的記者不諳潮語無從入手,「我是潮州人識講潮州話,當時自動請纓上陣,不單採訪到家屬,還取得受害者照片,那時候做訪問有照片就多五元人工,編輯覺得我醒目,開始重用。」

子明哥奉母之命娶得賢妻,現在生活無憂安享晚年。
子明哥奉母之命娶得賢妻,現在生活無憂安享晚年。

六十年代,星島晚報每年舉行「全港業餘歌唱比賽」,凡參加者都有兩張門票,子明哥為了聽免費歌,六六年報名參加,竟然入了決賽,六七年再接再厲獲季軍,為改進歌藝,拜韋秀嫻老師學唱歌,六八年再參賽,一舉奪冠,贏得一塊小金牌、一張泰國機票及一紙百代唱片公司的合約。

當時收了金牌去泰國旅行,回到香港繼續做記者,唱片合約因為無人跟進,不了了之,「九月參加比賽,十一月北角有間夜總會叫「銷金窩」,編輯叫我去採訪寫段宣傳稿,當晚邊聽徐小鳳唱歌邊吃飯,有個行家問為什麼不請男歌手?那個年代香港男歌手只唱英文歌,一係請台灣人來唱國語歌,老闆說香港沒有男歌星唱流行曲,行家指着我說,有個冠軍歌王在座,大家起哄叫我上台唱一首。」唱完個個拍手叫好,飯局中途經理悄悄約他第二天飲咖啡,原來老闆看中的他的歌喉,開出一個月一千二百元的厚酬,邀他在「銷金窩」與徐小鳳駐唱,當時他做兩份報紙的人工只是四百五十元,義無反顧由記者轉做歌手。

子明哥從「銷金窩」開始演藝之路,唱遍各大小夜總會,隨着行業式微,又到東南亞各地走埠登台,七六年周梁淑怡找他在《歡樂今宵》演出,正式加入無綫成為合約演員,他與夏雨的《大眼雞與單吊西》,為不少電視觀眾留下難忘回憶,後期參與戲劇演出,八十年代至今拍了近二百套電視劇。

鄭秀文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2/p200218b003-e1582796706927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