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祝文君專訪】難忘與亞視主持格劍 祝文君做師奶做到悶

本地
2019.09.26
8144
撰文:冼麗宜攝影:伍敏慧
b190910b119
祝文君經常行山兼順道做一些拉筋運動,以保持身體的柔軟度,更輕而易舉就做到一字馬。

由八月十六日開始,祝文君已正式改用一個新的藝名「王晴」,一個被大家叫了差不多三十年的名字,相信很多朋友及觀眾都很難一下子改口,要一段長時間才能適應,所以祝文君也不介意暫時仍用舊名來稱呼她。

whatsapp-image-2019-09-24-at-15-34-55
參加TVB訓練班,祝文君笑言當年曾想過行打女路線。

祝文君從小就是無綫的粉絲,最愛看《歡樂今宵》及港姐決賽的大型歌舞,那時已經好想一齊參與,不過中學畢業後,她沒有跑去做藝人,而是入了銀行工作,後來有一次參加《歡樂今宵》舉辦的《周璇名曲大賽》,成功打入最後五強。「當時因為蕭笙叔拍了一部由陳松伶及黎明做主角的《天涯歌女》,所以就辦了這個比賽配合宣傳,因為我媽媽是周璇的歌迷,對她的歌也有一定認識,所以報名參加,初賽唱《天涯歌女》,決賽唱《四季歌》,雖然最後得不到名次,但有了經驗及到過電視台見識後,對演藝工作很有興趣,之後知道無綫辦訓練班,就決定投考。」

%e5%9f%8e%e5%b8%82%e8%bf%bd%e6%93%8a
很多觀眾都是透過《城市追擊》而認識祝文君。

結果祝文君一考便考入,入訓練班讀了三個月理論課程後,就是三個月的實習期,「劇組可以在實習期時任用我們,因為非常抵用,所以每套劇都會找我們做,試過日接夜,夜接日,要帶睡袋在公司找地方睡,最記得有一次拍完通宵,準備收工,有個PA走過來請我幫忙,說有個臨時演員突然甩底,叫我頂替她的角色,我本來想推辭,但他跟我說很簡單,只是睡在病牀上扮病人呻吟,於是就應承,但到拍攝時才知道,原來扮呻吟一點都不容易,我整晚沒有睡,已經不夠精神,但導演不停叫我給點力和氣,我不停的呻吟,差不多叫到想暈及虛脫,拍完後我完全是睡在牀上不能動,後來有一個同事很好人,他有學氣功,幫我運氣後叫我休息一下才回家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19-09-24-at-15-36-30
芳芳姐是文君的頭號偶像,當文君知道要訪問她已十分開心,想不到做完訪問後,芳芳姐突然問文君可否「錫」她一啖,她這樣一問,更令文君無比興奮,之後當然是馬上行動。

祝文君笑說當年對演戲很有熱誠,加上年輕捱得,所以雖然辛苦,但還是覺得很開心。畢業後不久,就有監製找祝文君去casting,第一個面試的節目是《香港早晨》,報道交通消息,之後主持《K-100通訊站》、《娛樂新聞眼》及《城市追擊》。雖然那時失去不少拍劇機會,不過做主持也有開心之處,「特別是做現場,刺激感好大,最記得做《城市追擊》時,除了讀準備好的稿,因為每日都有突發新聞,在鏡頭後我們更要讀那些即時寫好的旁白,令我覺得好緊張刺激,很多的執生技巧,也是當時學回來。另外採訪祥哥時是最難忘,當年經常要在他家樓下等候,加上要同亞視的《今日睇真D》打仗,大家會鬥爭遞咪,好似格劍一樣,又會經常追訪同一單料,令我好有同行如敵國的感覺,不過現在回想就覺得很好笑,有時見回當時對台的主持,都沒有尷尬,大家都明白是為了工作,而且也算是一段美好的回憶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19-09-24-at-15-35-20-1
肥姐經常和他們飯聚,令祝文君感覺《歡樂今宵》實在是一個開心大家庭。

《城市追擊》結束後,祝文君曾離開無綫,去了加拿大一段日子坐移民監,回來後被安排做六合彩主持,其後《歡樂今宵》重開,祝文君有幸成為當中一員,之後亦慢慢開始拍劇,雖然到現在演過不下過百套劇集,但祝文君說到目前為止,仍沒有滿意角色。

%e7%89%b9%e6%8a%80%e4%ba%ba
在《特技人》中飾演一個貪錢的母親,經常安排女兒出席富商飯局。

「有時為角色設定要怎樣,想得很完美,但當埋位時,只得六、七成是本身設計,可能是自己比較渣,還未掌握到。」她所做的角色,大都是師奶居多,祝文君也直言做到有點悶,「每次出去都有街坊跟我說,為什麼總是做這些角色?真人比上鏡年輕很多,我都會跟他們說沒辦法,公司派下來,我都想試其他角色,令人深刻印象,但要遇到一個啱的角色,除了監製搵之外,更要天時地利人和,際遇和運氣都好重要,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。反而讀訓練班時就有幻想過,那時我都好活躍,上功夫班表現OK,上堂時舞刀弄劍都不錯,有想過出來做打女,但可惜無人找我。」

黃秋生 許志安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9/b190910b164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