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黃梓瑋專訪】羅浩楷撮合姻緣 黃梓瑋被星探發掘入影圈

本地
2019.08.02
10940
撰文:溫敏芝攝影:鍾漢平
喜歡演戲的黃梓瑋,希望接拍一些有挑戰的角色。
喜歡演戲的黃梓瑋,希望接拍一些有挑戰的角色。

「一想起師奶、村民、辦公室職員,就會說黃梓瑋啦!」入行近三十年的黃梓瑋(Jenny)哈哈笑道。小時候的黃梓瑋,從未想過踏進娛樂圈;父母叫她畢業後,最好是向文職方面發展,所以畢業那年暑假,她在叔叔公司當接待員,又試過做會計,發覺這行業太悶了,她喜歡走來走去,四處見識,於是自己創業開設時裝店,「那時真的不好彩,撞正八九民運經濟差,開業一年左右,有一日聽到收音機說商台招募員工,心裏就很想去試試,當時我是申請做廣告部,怎知有一日致電叫我返工,我二話不說答應,是我第一次踏進娛樂演藝的圈子。」

商台是她踏進演藝圈的第一步,當年每天上班也很開心。
商台是她踏進演藝圈的第一步,當年每天上班也很開心。

九○年加入商台,做了三年半,梓瑋每天上班都很開心,更試過在街頭被星探發掘去拍戲,「那時很流行星探,有一日在街上,突然有位特約公司的人找我拍戲,我都有存疑,因為叫我上訓練班,還在想是否遇上騙案?不過那時年輕和貪玩,什麼都敢試。」訓練班後,果然真的獲派工作,第一部電影是成龍的《城市獵人》,發覺原來好好玩。後來飛圖唱片盛行,在朋友介紹下,毅然離開商台,轉往飛圖任職宣傳部,甚至做宣傳和拍戲兩邊兼顧,「很多時我都會做幾份工,始終拍戲工作量不穩定,都要有份正職作為經濟支柱,我都要吃飯。」

基法小學是她的母校,不過校舍已擴建,跟以前有點不同。
基法小學是她的母校,不過校舍已擴建,跟以前有點不同。

九三年踏進影圈後,梓瑋拍最多是周星馳電影,如《破壞王》、《審死官》等,她說跟星爺合作很愉快,還有電影《鐵雞鬥蜈蚣》和《黃飛鴻對黃飛鴻》,參演過不少大片。後來有朋友介紹她到電視台試試,就以特約演員身份在亞視、港台電視部、有線等拍劇,直至九六年才跟無綫簽約,因為曝光率較高。

年輕時的黃梓瑋,面貌娟好。
年輕時的黃梓瑋,面貌娟好。

甫進無綫,由路人甲做起,梓瑋絕不介意,「我覺得一個演員,演任何角色都不是問題,演員就是要演繹不同角色,其實我現在都做緊,但我無所謂,好似一想起師奶、村民或者辦公室職員角色,監製就會說黃梓瑋啦!好像已經被定型,走不掉。」在無綫二十三年,當然有她喜歡的角色,在《妙手仁心》飾演的急症室護士,就獲益良多,「那時在大埔那打素醫院拍攝,困了二十多日,接觸到真正護士和醫生,學習到每件用具、術語和醫療手勢,拍得好開心。」

電影《白髮魔女傳》當年大收,她飾演其中一派的武林弟子。
電影《白髮魔女傳》當年大收,她飾演其中一派的武林弟子。

不過,四年前身體突然出現毛病,由於受荷爾蒙影響,突然暴肥三十磅,一五年拍的劇集《公公出宮》是肥到最高峰,「可能年紀大,開始機器壞,那時公司都跟我說這麼肥,要想辦法減一減;我很多謝韓馬利,叫我跟她跳舞做運動,Lily姐(廖麗麗)又介紹我去看中醫針灸,在耳仔針灸了一個月,竟然很快回復之前磅數,身邊朋友都嘖嘖稱奇。」

梓瑋拍劇集《公公出宮》時,肥到最高峯,原來是身體出現毛病。
梓瑋拍劇集《公公出宮》時,肥到最高峯,原來是身體出現毛病。

黃梓瑋○○年結婚,因老公是圈外人,結婚時相當低調,連公司都不知道,「我覺得這是私隱,不想太多人知道,我又不是公眾人物,無謂太高調。」她認識老公,要多謝有份撮合的羅浩楷,「原來老公未識我前,已在電影留意到我,那時他跟楷哥學唱歌,便問他是否認識這個女仔,剛巧楷哥跟我拍攝《娛樂插班生》,在一次BBQ聚會,介紹了我們認識;之後老公叫楷哥介紹他到無綫做特約,在無綫見多了才印象深刻。後來楷哥問我有否興趣學唱歌,說贊助我,我是學完後才知道,贊助費是老公付錢的。」

梓瑋的老公是圈外人,二人育有兩個兒子。
梓瑋的老公是圈外人,二人育有兩個兒子。

二人拍拖兩年結婚,婚後育有兩個兒子,現時已十多歲,她喜歡演戲程度,是臨盆在即也繼續開工,「陀第一胎時,我拍《同撈同煲》是拍到臨生前一個多星期,拍到盡。不過懷第二胎時,因為要湊大仔,拍到懷孕六個月太辛苦要休息。」喜歡四處跑的她,自問沒有耐性,不會做全職媽媽。人生裏,她沒想過幹一番大事,最緊要是開心,挑戰新角色,「都想演一下精神分裂或者大律師這類專業角色。」

正在懷孕的她與馬國明拍劇集《同撈同煲》,開工到分娩前一星期。
正在懷孕的她與馬國明拍劇集《同撈同煲》,開工到分娩前一星期。
許志安 惠英紅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8/a190704a084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