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鄧梓峰精簡到題 唔拍古裝有苦衷 做主持得黃霑啟發│老友記

本地
2022.11.04
撰文:冼麗宜攝影:鍾漢平

whatsapp-image-2022-11-03-at-2-29-20-pm-4

62歲的鄧梓峰去年已經拿了無綫30年的長期服務金牌,他笑言也想不到自己可以做那麼久,在大學讀會計的他,畢業後理所當然從事會計工作,但後來發現沉悶的工作不適合自己,毅然投身演藝界,他說當年父母也不是十分贊成。「他們聽到都有點懷疑,怕我只是一時興起想做,後來有認真問過我,我說我真的想,希望生活可以有所改變,讀書時我讀商科會計,沒有走這個方向,他們覺得有點可惜,但對我來說,讀任何科目,都是訓練一個人如何融入群體生活和練習思考的能力,我覺得讀完大學不一定要做回自己所讀的學科,現在我也是用這個理念去教我的子女。」不過想入娛樂圈,不是說想做就可以,其中一個最快的方法是有熟人引薦,正好鄧梓峰身邊有這樣的一個熟人,為他穿針引線。「哥哥小宇跟劉天蘭很熟,八七年劉天蘭剛好開了一間經理人公司,我簽了給她,之後她介紹我給當時的商業一台台長葉潔馨認識,面試後就加入電台。」

當年葉潔馨想改革商台一台,變得更年輕化,於是組成了「咪前七先鋒」,成員除了有鄧梓峰外,更有黃子華、歐陽德勛、林祖輝等。「我沒有受過任何DJ訓練,開始時讓我做一個名叫《空中報攤》的節目,逢星期一至五早上六點,我記得頭幾個月聽回自己的節目,感覺很驚,第一好像未瞓醒,第二不懂得用聲綫,很平淡去做一個早晨節目,出來效果很不理想,但他們當這個節目是我的訓練,所以勉強接受,而我就這樣慢慢在職場上邊做邊學。」後來劉天蘭去了亞視工作,她就提議鄧梓峰不如入電視嘗試下,結果去了亞視又是做早晨節目,「做早晨節目好玩在涉獵層面很闊,會訪問政治人物,會訪問興趣收藏者,可以增長自己的知識,另外雖然寫稿有準備資料,但有時要臨時發揮追問嘉賓,問一些稿上沒有寫的,都是一種挑戰,加上直播,讓我在主持上打了很好的根基。」

mpw1486_a026_000
讀會計出身的鄧梓峰本應做文職工作,但他發現辨公室生活並不適合自己,之後在哥哥的介紹下轉行。

之後亞視想調鄧梓峰去拍劇,於是他選擇離開兼找人介紹加入TVB。「簽約時已經說明想要在主持方向發展,當時亦算是很好的時機,鍾保羅離開,他們很需要一些新人,我同期有潘宗明、陳啟泰、李有毅、楊瑞麟,但後來他們集中在自己的正職上,只餘下我、潘宗明和陳啟泰,之後陳啟泰想專注在劇集上,真正想在主持發展只有我和阿潘兩個,所以我們都主持過幾多節目。」《香港早晨》是鄧梓峰在TVB第一個主持的節目,之後很快還加入了《歡樂今宵》,翌年更做台慶主持,機會確實比亞視來得更快更多,更開心是可以跟不同前輩學習偷師。「當中陳欣健和霑叔令我得到不少啟發,Philip做了好幾年港姐,我每次都有追看,他可以做到莊諧並重,有一份幽默感,他在台上會講笑、會玩,但玩之餘你會覺得他對參選的佳麗有一份尊重,還有他可以講到不同的語言,又可以唱歌玩band,我覺得幾全面,所以我也學他唱歌玩band,學多幾種不同的語言,說不定有一場show可以用得着,這樣很有滿足感。霑叔一向很注重一件事,他說如果可以用十個字講到的,就不要用十五、六個字去形容,令我知道在舞台上精簡到題就夠,不要拖。」

mpw1563_a134_002
在TVB經常跟汪阿姐和肥姐合作做主持,鄧梓峰直言在她們身上也學得不少,例如阿姐的前瞻性和肥姐做事的認真。

在TVB主持節目之餘,鄧梓峰亦吸引不少劇集監製留意,經常找他拍劇。「最記得92年拍鄧特希監製的《壹號皇庭》,角色造型有趣,劇中我有個太太,陳秀雯做我的情人,又是另一個很開心的合作,陳秀雯是我讀中學看《浮生六劫》時,很有印象的演員,那時晚晚都追,想不到竟然有機會跟她演對手戲,其中有一場戲,我瞓身演出,扮被車撞,我瞓在車頭蓋上,司機一煞掣我就整個人飛落地下,拍攝前,龍虎武師有教我怎樣跌比較好,拍完後,鄧特希跟我說,難得我自己肯親身上陣,一定要將這場戲剪在片頭,當時我覺得自己身手OK,有信心不需要替身,就自己做,希望出來效果好些,但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,我以為這樣做,大家都會讚我,很記得我在拍完這場戲後,我就去做一個現場直播,我跟節目監製說起剛剛拍了一個危險動作,還親自上陣,我以為他會讚我叻仔,怎知他責罵我,他說如果我受傷,這個現場節目怎樣辦?我想了一下,其實有道理,只不過那時年輕不會想那麼多。」

a040603a098tvb%e5%a4%a9%e6%b6%af%e4%bf%a0%e9%86%ab%e8%82%af%e9%9b%85%e5%a4%96%e6%99%af
當年到非洲拍攝《天涯俠醫》,是鄧梓峰最難忘的一個出埠工作。

擁有小型飛機駕駛執照的他,更不時在有駕駛飛機的劇情中,提供協助。「很慶幸有幾套劇都可以去海外拍攝,其中一套《天涯俠醫》,去到非洲肯雅取景,第一次去非洲國家,做一些類似無國界醫生的劇情,在非洲要拍很多空中望向地下的鏡頭,因為我要跟直升機師溝通怎樣拍?於是我也要坐在機上,不停在非洲的大草原上空盤旋,拍攝地上的吉普車,影梁詠琪的飛機在旁邊飛過,很多很特別的鏡頭,都有份參與,另外《衝上雲霄》第一、二輯,我都給了很多關於小型飛機方面的劇情、知識給編劇,又會上另一架飛機,跟攝影師和機師夾怎樣影另外的飛機,特別是那些飛機做花式飛行,都幾高難度,要很多方面配合,我做這些是義務性質,沒有收錢,都是自己充實自己,所以很樂意幫手。」

1235
《龍咁威》的鄧sir對鄧梓峰的影響很大,他最開心是到現在很多人仍記得戲中對白,不時在網中跟他交流。

不過說到拍戲以來最喜歡的角色,卻跟電視無關,鄧梓峰說最愛就是電影《龍咁威》中的鄧SIR。「記得當時谷德昭叫我做這個角色,我說笑戲,我未試過,不知可不可以?他說可以,叫我做自己,就像平時的演繹,那我就照平時一樣,好似很易做,原來出來很好笑,最難的是,《龍咁威》已經是○三年的電影,但好多年後,仍然有不同年代的朋友仔睇,睇完之後甚至還記得對白,劇情,到今時今日仍然有很多人提起,在社交媒體用了我那時的萬能Key,跟我交流,很多人都記得這個角色,我自己都覺得很難忘,其實拍完之後自己也有懷疑,究竟好不好笑?會不會令到谷德昭很失望?沒想到會有這樣大的迴響,亦都由那時開始,我有巴斯光年的外號。」

25wm02c_crop
鄧梓峰因樣貌跟「巴斯光年」相似,有「巴斯光年」外號。

鄧梓峰拍了超過五十部劇集和電影,但當中只有一部是古裝劇,原來背後是有原因的。「如果是時裝,我拍完一個場口同PA說一聲,夾好時間,我可以出外做其他工作,之後再回來拍其他場口,但古裝不可以,黐上鬚戴了假髮,拍完一場不能馬上除下來,我不能出去工作,時間上用上很多倍,還有造型上的問題,特別是清裝,要剃光頭,試過有一次監製問我,黐頭套只剃一部份,我覺得出來的樣子跟奇怪,他叫我戴帽,但我覺得行不通,很影響我做司儀的工作,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很少拍古裝,唯一就是家燕姐那一套賀年笑戲《倩女喜相逢》。」

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