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老友記】由舞蹈員跳進影圈 何華超難忘張國榮鼓勵

亞洲
2 天前
294
撰文:溫敏芝攝影:洪志富

whatsapp-image-2022-06-23-at-2-16-00-pm-8何華超(Tony)加入無綫舞蹈藝員訓練班時,只有十七歲,當年他只是陪朋友面試,怎知朋友考不成,反而自己被招攬。

做舞蹈員的十多年,他很享受每次演出,當年的娛樂圈比較興旺,做一首歌的宣傳,要跳數十次,同時間有十首宣傳歌要跳舞,郭富城有三首,其他歌手又有,連睡覺也沒時間,「我在無綫只有兩、三年,之後在外做freelance,做很多演唱會和跟歌星走埠跳舞。」當年合作的歌手有羅文、張國榮、梅艷芳、譚詠麟及徐小鳳,後期有「四大天王」,「Aaron本身是舞蹈員出身,本身已熟落,最記得他第一個演唱會,全班舞蹈員跟他一起排舞,排得很開心,見證着一個dancer舉行個人演唱會。」

華超曾為樂壇天后梅艷芳演唱會伴舞
華超曾為樂壇天后梅艷芳演唱會伴舞

一班年輕人走埠演出的日子,是人生一大樂事,「好開心,笑料又有,鬼故又有,最開心是音樂劇《雪狼湖》走埠,我們和張學友在新加坡演出最後一場後,在酒店的天台泳池邊吃飯,大家喝了些酒,玩得很興奮,之後就有很多人被掟落泳池,最慘是有個和音買了一套幾千元的新衫,被我們掟落水後,嬲了一段時間。」

羅文教曉他上到台就要做到最靚
羅文教曉他上到台就要做到最靚
+2

 

他接觸過很多前輩,羅文教曉他,上到台就要做到最靚,做到最好給大家看,這樣才是舞台上一個表演者,所以他做到最妖,最認真的舞台效果。張國榮(哥哥)唱《Monica》開始走紅時,大家已一起跳舞,到他退出,再舉行復出演唱會,華超都有份參與,其後華超轉投影圈在派對上碰上哥哥,哥哥也會說:「Tony,你過來!歡迎你加入我們行業(影圈)。」他欣賞哥哥這些舉動,因為他不需要這樣做,但感覺很親切。至於梅姐就不用多說,是俠女,總之你有事就會幫手。

他第一部電影,是陳果執導的《去年煙花特別多》。
他第一部電影,是陳果執導的《去年煙花特別多》。

陳華超的舞蹈員生涯過得很開心,直至九七年他接拍第一部,由陳果執導的電影《去年煙花特別多》後,廿多年的演員生涯拍了逾百部電影,「其實我沒想過做演員,期間我有諗過做歌手,還參加新秀歌唱比賽,做演員是因為陳果看見音樂劇《雪狼湖》場刊,覺得這個鬍鬚仔不錯,剪了一個陸軍裝髮型,便叫我嘗試拍戲。」

拍第一部戲,感覺很陌生,每天開工也被罵,因為不懂望鏡頭和遷就燈光,不知什麼是演戲,「他們常常說,你在電視台這麼久,不懂演戲嗎?」其實他只是伴舞,只需要記熟舞步,燈光只會照射住歌手。雖然每天被罵,但那段日子獲益良多,「有三年時間,我又拍戲又跳舞,想起自己年紀不小,對跳舞是有興趣,但往後的路怎行呢?不如專心做演員。我很幸運,做了演員後,又可以為電影的跳舞場面排舞。」

何華超在電影《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》飾演寧王,有不少大膽場面。
何華超在電影《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》飾演寧王,有不少大膽場面。
+8

 

華超演過不少反派,如《雛妓》中,飾演蔡卓妍的禽獸繼父,亦演過幾部三級片如《肉蒲團之極落寶鑑》、兩部進軍日本市場的《禁室培慾》,還有兩集《鴨王》,他坦言接拍第一套日本三級片《禁室培慾》時,考慮會較多,始終剛入行不久,但公司說這部戲是日本海外市場,值得一試,於是他回家跟太太商量,她覺得OK便接拍了。最後《禁室培慾》在日本很成功,至今仍是最賣座的一輯,「初初拍親熱戲都幾尷尬,現場百多人望住,反而日本女演員很專業,欣賞她們的專業。」

他表示起初對選擇劇本也有疑惑,「有些前輩會跟我說不要經常接拍這類角色(反派),但有時並非我想接,我冇錢嘛!所以要開工。不過之後又有前輩說,你怕什麼?角色在市場接納到就可以,所以後來只要我有檔期,奸又好,忠又好,不會選擇任何角色,給自己挑戰。」

最近在電影《被消失的凶案》中,飾演無惡不作及有性障礙的人,是很難演繹的角色,其中有場戲講述林雪帶同手下來追數,怎知混亂間他被誤傷兩條肋骨,「當時很痛,我頂硬上拍到最後一個鏡頭,攝影師說我化了妝也臉青口唇白,入院檢查後,才發現兩條肋骨裂了,休息了個多月,劇組武師亦給我紅外線機,對骨的癒合有幫助。」

曾與多位前輩演員合作,劉松仁教曉他一件事,是傳承,「那時我和他、謝君豪兩個好戲之人拍劇,我仍是新人,當然在他們身上取經,拍完劇集後,我多謝松哥,這段時間教曉我許多,他跟我說『華超,很簡單咋,如果我劉松仁跟你拍場戲,場戲不好看,並非你華超演得差,是我劉松仁帶不到你,所以這些叫傳承,我們的要求是希望畫面出來,以及這場戲好看,並非我劉松仁好看。』松哥這番話很犀利,我覺得這種是大器,他很願意教導新人,我都要效法他。」

拍《被消失的凶案》,誤傷了兩條肋骨。
拍《被消失的凶案》,誤傷了兩條肋骨。

 

○五年電影《神話》是他受傷最嚴重一次,最終沒有參演,皆因在蘭州未夠一星期就墮馬受傷,要專機送返港醫治,在港休息了九個月,「那次意外是人為,當日早上成龍大哥提議不如練馬,大家一齊出發,一開始騎馬上山很開心,怎知落山時,隻馬發了癲,我被馬匹拋落地,何解呢?後來聽馬伕說,這隻馬很肚餓,而且性格有少少癲癲哋,你明知隻馬有事仍然讓演員去騎?你應該找一些較溫純的馬,我們並非專業騎馬演員,所以這件事算半人為,馬伕立即被解僱了。」

華超墮馬傷及腰部,最好笑是當時他在車廂內等候送院,剛巧盧惠光走過來問候他,華超還跟光哥說:「幾好呀!劇組都很快手,找到個水袋給我墊住條腰,光哥問我什麼水袋?說沒有呀!原來是我條腰的瘀血,我條腰腫脹到好像林雪個肚腩。回到酒店,我仍然跟王合喜、譚耀文說沒事,還一起去吃飯,怎知這邊廂點完菜,喝了一啖飲料,突然跟合喜說我暈喇!之後暈倒了,在醫院昏迷了四日不省人事。當時的經理人告訴我,這四天連醫院最高級的院長,清潔嬸嬸也來探過我,但也不知我發生什麼事?」

甦醒後,他立即返港就醫,醫生說他情況相當危險,現在能行得走得,算是大難不死,「停工休養期間,我拿着兩枝拐仗,行去門口,可能也要半小時,半吋半吋才行得到。我每日睇醫生,被人五花大綁,綁住我的手腳,趴在按摩牀,在我背脊拔罐將瘀血吸出來,起初三個月都是這樣,很痛很辛苦,回想起都怕怕。」

他在自家農場的產物,會送給親友品嘗。
他在自家農場的產物,會送給親友品嘗。

在影圈二十五年,每年至少參演幾部電影,眼見很多前輩演到八、九十歲,他希望自己可以做到,「我份人無乜計劃,順其自然,沒要求就沒有失望。其實生活都算穩定,只是這兩年疫情無法,我唯有努力種菜。」

他笑言種菜是「俾老婆搵笨」,他們在大埔有個農莊,起初太太叫他「執頭執尾」,最後產生了興趣,「以前我岳父種桃花,我們就用少少地方種菜,諗住玩吓,怎知種了十多年,收成通常是送給親友。」耕種有很多學問,他仍在學習當中,這是拍戲以外的樂趣,十分滿足。

 

whatsapp-image-2022-06-23-at-2-16-00-pm-2

Wanna One 朴寶劍 木村光希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