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陳浩德專訪1】band友轉唱《分飛燕》 留長髮夠gimmick

本地
2022.06.21
2.1k
撰文:王志強攝影:鍾漢平

00cc

久等了,李龍基、葉振棠、陳浩德的《三生有幸經典演唱會》因社會事件和疫情一再改期,本來一九年舉行,延期三年,終於鐵定七月中在伊館開唱,三年不是短日子,陳浩德的女兒快將在加拿大結婚,幾年前她仍是留學生,有意隨父親入行,在陳浩德入行四十五周年的演唱會唱過歌,一眨眼,明年就是陳浩德入行五十年了。

時光倒流半世紀,陳浩德年輕時由大埔林村到市區做錄音室助理,業餘夾band,一九七三年推出第一張唱片,是《悲秋風》、《分飛燕》等經典廣東歌的原唱者,之後在餐廳酒廊駐唱,又曾轉行到上海做成衣生意,近年因無綫帶起舊歌潮流,重出江湖登台,做回歌手。

陳浩德以前性格不覊,二十歲就做老竇,與當時的女友誕下長子,沒有結婚,之後再與前妻誕下女兒,幸得現任太太替他照顧子女,現在他孫仔孫女十多歲了,女兒亦將成家立室。「今年九月六十九歲生日,師父叫我要擺幾圍。」一向不喜歡繁文縟節的陳浩德亦會從俗,經歷過疫情,珍惜再聚。

大埔林村新界仔

陳浩德身形高瘦,腰板挺直,看來不像六十九歲,全因他喜歡打高爾夫球,他的太太也是廿多年前打波時認識的。大埔有高爾夫練習場,疫情期間他一星期去打幾次,做gym或與太太在林村河邊緩步跑,勤做運動。

陳浩德是林村原居民,童年時爬山、游水、釣魚、捉蟹,自小已好動。父親很疼他,他愛上音樂,想學打鼓,父親每個星期由大埔送他到九龍亞皆老街琴行上課。

後來他和朋友夾band,主要唱英文歌,當時流行開party,童軍總會、警察會堂每逢假期舉行party,他和朋友現場彈band。

六八年,他加入麗風唱片公司做錄音室練習生,負責插線等工作,唱片監製KK Wong黃啟光跟他感情不錯,讓他的樂隊在錄音室練歌和嘗試錄歌。

「麗風的歌手全部唱國語歌,鄧麗君、劉鳳屏、台灣的尤雅、青山等,有一首我很喜歡,叫做《我沒有騙你》,有一晚我們樂隊試唱錄了。」

留長頭髮唱粵語時代曲

不久之後,KK轉到EMI百代唱片公司,有一日他打電話給陳浩德,說EMI要發掘新人,叫陳浩德和樂隊去試音錄國語歌。「姚莉姐姐做監製,她嫌我的國語太重廣東人口音,KK想解決方法,當時麗莎的廣東歌《相思淚》大行其道,不如將國語歌填成廣東歌,找來寫粵曲的蘇翁填詞,鄭少秋有一首國語歌《秋風吹謝了春紅》,蘇翁填成廣東歌《悲秋風》,錄完一上《歡樂今宵》,唱片賣得,就是因為《悲秋風》,那時我是長頭髮的,很少唱粵語時代曲的歌星留長頭髮,可能食到gimmick。」

七三年,陳浩德在EMI推出首張唱片,賣出一萬五千張,是當時的金唱片。

「百代有另一位紅歌星甄秀儀姐姐,唱國語歌的,是有名的『水長流歌后』,秀儀姐說:『德仔的廣東歌賣得,我又要錄廣東歌。』她找蘇翁寫新歌,請黎小田寫譜,其中一首歌的key略高,有兩句太高唱不好,KK叫我唱兩句,那首就是《分飛燕》,原本我只唱『匆匆怎訴情無限』一句,秀儀姐建議變成合唱歌,結果這首《分飛燕》紅了五十年。」

廣東歌由七十年代開始興起,最初是由粵曲蛻變出來,後來逐漸和國語歌、英文歌平起平坐,陳浩德參與其中。

(點擊以下圖片放大)

三生在葉振棠家中錄歌

陳浩德、李龍基、葉振棠各有不同廣東歌代表作,他們一八年舉行第一次《三生有幸經典演唱會》,三人結成好友,加上都住新界,陳浩德住大埔林村,葉振棠住元朗八鄉,李龍基住元朗新田,間中相約吃飯。

「我們唱歌有分位置,我的聲調屬中音,李龍基低沉,葉振棠有假音,合唱可以分三part唱。」

主辦單位見他們友誼可貴,打算每年舉行一次《三生有幸》,一九年已訂了場地,但遇上社會事件,二○年又遇上疫情,延期至二一年又再延期,終於今年七月十五至十七日假灣仔伊館舉行。

難得捱過困境,他們三人錄了主題曲《三生有幸一起創》,原曲是葉振棠《戲劇人生》,歌詞由鄭國江徒弟童心填寫,三人在葉振棠家中錄音室灌錄。

「今次選歌,揀了一些祝大家身體健康、開開心心的歌,我們會唱《風雨同路》,記念大家一起捱過疫情。」陳浩德獨唱部分,當然會唱首本名曲《悲秋風》、《分飛燕》,兩首歌原來都有近五十年歷史。

00ee

聲夢傳奇 陳卓賢 MIRROR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