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張建聲專訪2】掛住舊女友Kelly 自責不懂平衡愛情事業

本地
2022.06.07
1k
撰文:王志強攝影:鍾漢平

00gg

張建聲在網劇《反黑》演的蠱惑仔「招積」,是另一個被讚賞的演出。「和宋本中導演研究怎樣有突破,我要求拿《蝙蝠俠—黑夜之神》裏的小丑做參考,原本只得幾組戲,編劇寫得豐富了很多,原本一個小混混慢慢變成怪物,我感恩,這個角色太好發揮,開拍前試造型,我用雙氧水將頭髮漂到褪色變金,連眉毛也漂白,有一日開會,陳小春、陳國坤都在,我一推門入去,見到他們的反應是:『你咩料呀?』就個反應就對了。」

到了正式拍攝,三十集長劇,拍攝為時半年。「我要逼癲自己,一日之內早上拍癲戲、中午小癲、晚上拍哭戲,情緒波動很大。在角色裏面八個月,期間不斷補色漂頭,最後角色成魔食人,對一個入行七年的演員來說是複雜的。」

他以前不明白為何荷李活或韓國演員為何有情緒病,甚至有精神問題,演過《反黑》的「招積」後,他才明白演員奉獻了情緒和心智,會形成永久性傷害。「我才明白影星,尤其好戲那班,為什麼收那個價錢,真的物有所值。」

肥了的「刀疤」

張建聲做演員快將踏入十一年,《逃獄兄弟》一至三集是他第一次拍三部曲系列。「原本我不是演『刀疤』這個角色,是演獄警,監製問我想不想再演反派,見對手很好,有譚耀文、張繼聰、栢天男,而且是我以前喜歡看的美劇《逃》(Prison Break)那類型,最大反派都照演,立刻和導演談,『刀疤』是向《逃》裏面的T-Bag致敬,小動作令人很煩,角色背景也有設計。《逃獄兄弟2》變了肥的『刀疤』,因我拍完另一部電影《大俠Action!》,增至二百二十磅,趕不及減肥,於是劇本寫他判了去獄中廚房。錯有錯着,我頗喜歡肥了『刀疤』,在《逃獄兄弟3》,他和譚耀文演的『滾筒哥』做了兄弟,由第一集殺人入獄的終身囚犯,第二集變圓變可愛,第三集變回普通人,有朋友,旦哥鄭丹瑞跟我說,每部戲都有條命,角色也是,演員會將角色注入生命。」

(點擊以下圖片放大)

錯過了上一位女友

他這幾年自覺成熟了,兼任監製,令身邊朋友有工開,自己也開心。三十九歲未婚、single and available的他說,他以前不止是情場浪子,「簡直是情場筷子,一見就夾。」

現在他想安定下來,就難找女友。「當人想找一個適合自己的對象,就會觀察得深,觀察得愈深,就不會那麼容易開始。『這個幾好喎,但如果幻想跟她生活,應該維持不長,算吧。』久而久而不會像以前那樣easy come easy go,三十九歲事業仍在衝,不想太多了,把口雖然時常問:『邊度有女?』認真說想找個伴,但又想專注事業第一。我以前錯過了一次,不知怎樣在愛情和事業找到平衡,我以前太側於事業,在外地拍完戲,回到香港,都沒有時間給女朋友,每一晚出去應酬,要拍下一部戲,有些師兄說這樣不行,身邊那個沒有安全感,她都不知在家中等你什麼,這是我的檢討位,如果我早點學懂這些,兩個人可以繼續走下去。」

他現在只有繼續寄情工作,預告他主演及擔任監製之一兼半個執行導演的電影《大俠Action!》將參加烏甸尼、紐約、日本等五、六個海外影展。

給K小姐

張建聲所說的錯過了的女友,就是幾年前分手的Kelly陳嘉莉?他苦笑點頭,兩人連朋友也沒有做回。「唔好搞人啦,見人開心就OK囉,除非收到風,有機會先再諗。」

張建聲曾和陳嘉莉在電影《作家的謊言:筆忠誘罪》和《一級指控》中合作,曾經數次離合,很明顯他現在仍在掛念對方。

最後問他,他假如有機會約一個人聊天,他會約誰,他說:「之前的女朋友,希望談五分鐘,有些說話未跟她說過。」

場地:One Step Studio(觀塘)

00cc

 

姜濤 陳卓賢 MIRROR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