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老友記】炮轟華星 歌星夢碎 海俊傑:長大了發覺是自己問題

本地
2022.06.03
1k
撰文:Kelly Check攝影:洪志富

e27a03ca-0686-4632-a00c-978271109e97

海俊傑近年重返無綫拍劇,去年已有五套參演的劇集播出,包括《星空下的仁醫》及《十月初五的月光》等,年輕一代的觀眾可能忘了海俊傑曾經是新秀歌唱大賽冠軍,第一部劇《總有出頭天》就當上男主角,可惜後來跟古天樂炮轟華星,最後不獲續約,歌星夢碎,他近廿年登台走遍大江南北,人亦成熟不少。
他表示得獎後覺得一切來得太容易,有輕飄飄的感覺,因為不聽話,出了一張唱片後,就再沒出過唱片,慢慢其他新人湧入,下一屆的陳奕迅及楊千嬅也出道了,當其時對公司失望,不過長大才知道問題不在別人身上,是在自己身上。

海俊傑的曾祖父是英國人,他有八分之一的英國血統,祖父曾經是上海百樂門歌手,其弟海俊文曾參加《超級巨星Ⅰ》,陳慧珊是其表姊,「爸爸有十二兄弟姊妹,我也有四兄弟姊妹,算是大家族,我在樂富屋邨長大,經常在獅子山腳玩耍;曾祖父是居於上海的英國人,我的姓氏Harrison,是以上海話譯音『海』作為姓氏,爺爺在上海時期,其中一份工作是在百樂門唱歌,唱《Rose Rose I Love You》之類的英文歌,我小時候經常聽爺爺及爸爸唱歌,整個家族的人也喜歡唱歌,所以我從小已聽英文歌,七十年代就開始聽粵語歌,許冠傑、羅文及陳百強等,我太太的婆婆也曾在百樂門唱歌,推斷跟我爺爺差不多年紀,我經常笑說阿爺可能追過她的婆婆。」

海俊傑參加新秀歌唱大賽前,已有十多次參加歌唱比賽經驗,「大約十二、三歲就去牛扒屋參加歌唱比賽,當時多數唱譚詠麟的歌曲,我記得三歲去婆婆屋企戙起張尼龍牀,中間的支架就當咪架,我就衝過去唱歌,大個回想為何會想像到是一個咪?大概就是三歲定八十。移民去波士頓後,參加卡拉OK比賽得第三名,後來每星期開車來回波士頓及紐約兩地參賽,我在紐約唱優客李林的《認錯》,第一次得到冠軍,獎品是來回香港機票一張,我就回來香港玩,還參加了新秀歌唱大賽,其實我參加過這麼多次比賽,不是想攞經驗,每次都是想攞冠軍,當然都試過唱兩句被人叮走,心想你為何不聽下去?不知是不是內定?贏新秀冠軍是天時、地利加人和,有一個環節是唱巫啟賢的《心酸的情歌》升key,是這個環節造就了我展示自己的長處,以前在美國唱雷射碟,經常玩升key,久而久之練到高音,出台前綵排聽到有環節是升key,我已經好開心,是上天有點幫忙。」
贏了冠軍,自然是備受無綫及華星力捧,不過出了一張個人大碟就不獲續約,海俊傑承認自己年少輕狂,「當時在華星錄歌,是有史以來最快的一個,得到冠軍後簽約,第二天就錄歌,第一首歌是《永遠的偶像》,當日郭富城就在隔籬錄《鐵幕誘惑》,他也有恭喜我,第四天就派歌上電台,第一個月出雜錦碟,第二個月出個人大碟,個人輕飄飄的,也不知發生什麼事,出了一張唱片後,就再沒出過唱片,因為不聽話,覺得一切來得太容易,顧着去玩,又不勤力,其他新人就湧入,下一屆的Eason(陳奕迅)及楊千嬅也出來了,當其時的感覺是對公司失望,再長大才知道問題不在別人身上,是在自己身上,應該要乖一點,我的問題是貪玩,不聽公司話,又沒有返公司跟人溝通,晚上就去蒲,公司的人見你也不積極,就做其他歌手,之後沒有再出唱片,間中也有跟人合唱歌曲,電視劇主題曲及插曲都有唱,與此同時就在TVB拍劇。第一套劇就拍小青姐的《總有出頭天》,跟古巨基一起當主角,又是因為不聽話,就愈做愈低,反派都做,一出道世界太多人圍着你轉,以為自己是super star,就囂張了,不懂珍惜。」
當時他跟古天樂都是華星歌手,二人在活動公開不滿公司,翌日報紙標題是「古天樂海俊傑炮轟華星」,海俊傑最終被華星投閒置散至約滿,「我想也是導火線,既然你也轟公司,就再見了,我還記得當日是在尖東某酒店的大型活動,有訪問他(古天樂),之後就訪問我,大家都同公司,新聞就放在一起,轟完大家都沒有再出唱片,轟他不死,就轟死了我。」
海俊傑的影視作品也不少,其中無綫劇集《刑事偵輯檔案Ⅲ》做陶大宇的弟弟張日飛,《功夫足球》飾演球員及在《孤男寡女》飾演鄭秀文前男友,這些角色尤其令國內觀眾印象深刻,廿年來登台走遍大江南北,「全國四圍去唱歌,除了這兩年疫情之外,唱足廿多年,也有拍電影、網大及網劇。我在北京住了八年,坐飛機多過坐車,一星期坐五天飛機,收入可以的,不愁吃,就經常去旅行,登台密度高,是賺快錢,不過國內很大,很少重複唱同一個場,多數是唱酒吧,商演也有,酒吧也遇過有人搞事,試過跟一個女藝人出場唱歌,有人飛骰仔,飛中她的頭,我就拖她入後台,說不唱了,直至保安平定,再出去唱,打架就常見,口就繼續唱,眼就要留意,會不會飛椅上台,如果大亂就走,錢就未試過收不到,通常不是合作開的,未飛已經收一半訂金,唱之前再收另一半。」

海俊傑早前也有出新歌,他未來最大的心願是舉行個唱,「其實我的影視作品一定比音樂作品多,我仍有心願要開演唱會,不論大小也好,希望留下一個美夢,即使小型也要做一次,其他藝人不是唱歌出身都開到,我是唱歌出身的,加上近期公司也不斷替我出新歌,我唱歌不是為攞獎及上什麼榜,這些都不重要,最重要是現在的年輕人,見到我拍電視或電影,有些人不知道我是唱歌,我想告訴大家,我仍在唱,如能繼續唱都必須唱下去,除非我啞了。」


海俊傑入行前曾參加嘉禾旗下泛亞只舉辦了一屆演技工作室,跟導師黃秋生及羅冠蘭學戲,令他打下基礎,「我們的課程是一年,跟演藝的課程一樣,只是將四年的課程濃縮成一年,秋生及羅冠蘭所教的都很實際,教你現場演技、對白、排戲。我曾經簽了亞視兩年,跟Deanie 姐(葉德嫻)拍《義無反顧》,她說我的角色太平淡,純粹是一個衰人,不如想一想跟監製及編劇商量我的結尾,既然也強姦了人,為何不轉化成最後愛上女方?終於編劇用了條橋,讓我改邪歸正,有起承轉合才好看。 Deanie姐是第一個啟發了我,要說出自己所想的,跟她合作有很大得益,學到很多,第一場戲跟她在尖沙咀某日本餐廳拍,我在劇中是一幢大廈的業主,爸爸曾江叔就叫我游說Deanie姐搬走,劇情講述Deanie姐不為錢,為了一份情懷,死也不肯搬,整場戲第一句對白本身是她說的,她竟然不說,但又action了,怎麼辦?想了想,不如我先說,我說『乜姨,先吃點東西。』她就『好的,其實你今天找我來,最主要有什麼目的想講』我就跟原先對白一路去,整場拍落去,原來是很舒服的,跟這些厲害演員做戲,感覺完全不像做戲,就好像跟她聊天,很多人也說,跟發哥做戲就是這樣,一入了戲,就好像已見不到攝影機,就是很集中,之後有好幾場戲跟她做對手戲,無論要流淚或笑,她都帶着你走,遇到一個好對手是好好玩,好舒服。」

陳卓賢 MIRROR 星級企業大獎2020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