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林漪娸專訪】插讀藝訓班一日便停學 林漪娸邊學邊做

本地
2022.01.28
2k
撰文:冼麗宜攝影:洪志富
whatsapp-image-2022-01-21-at-14-06-54
林漪娸已六十一歲,但保養得宜,問她有什麼心得,她說:「當然要去美容院,這是事實,還有就是心境要開心,經常笑,別人看你起碼也會舒服。」

六十一歲的林漪娸被稱為「處境劇女王」,由《真情》、《皆大歡喜》、《愛‧回家》到現在的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都見到她的身影,她笑言因為本身性格開朗,所以做的角色都以開心為主,不過早前播畢的《異搜店》,她呈現了一個以前未做過的媽媽,苦情戲較多,對她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,亦是近年最喜歡的角色。林漪娸出身小康之家,十四歲被家人安排到英國留學,結果表姊一個電話,卻改變了她的人生。「當時已去了英國七、八年,有日跟表姊通電話,她叫我回來選港姐,說很好玩,又有學習機會,那時剛好讀完一個商科課程,就趁學期休息時間回來嘗試一下。父母也不反對,他們覺得人要見識多點,學習多點,而且他們知我的性格,很多人怕入娛樂圈會學壞,他們知道我有分寸,而且我十四歲已經過了英國,如果要變壞,一早已經壞了,所以大家都有一個信任。」


於是林漪娸就回來參加八○年港姐,當年她也是熱門之一,雖然最後只得第四名,但無綫一樣找她簽約。「之後公司叫我入訓練班,但我返了一日,覺得不是很好玩,就沒有再上,因為當時訓練班正在上堂,本身的同學已經很熟,我一個人插班,完全不知他們在學什麼?所以沒有再上堂,我知訓練班是好的,可以給你一些基本知識,但始終練習是最重要。」雖然沒有再上訓練班,但林漪娸感恩公司也給她很多練習機會,還安排她拍第一部劇集《衝擊》,跟任達華做拍檔。「當時還不知道什麼叫專業?只知道收通告,可以返工很開心,之後就讀好劇本,讀好對白,拍攝的時候,因為有做功課,講對白當然沒有問題,但始終是新人,少不免會NG,演技當然沒有很好,但很多前輩很錫我們,以前的前輩,很願意教後輩,因為我們那個年代的後輩,比較聽話,他們教我們會覺得很開心,亦很尊重,覺得有嘢放入袋。好似在劇中我跟任達華做兩夫婦,有很多對手戲,他會跟我說很多,有時我不懂得做反應,他會在桌下踢一踢我,提醒我望他,琴姐那些又會跟你分享,很多前輩都很願意教我,因為那個年代,就算沒有讀訓練班,也有不少機會讓你演出,可以從中一邊做,一邊學。」

林漪娸說以前的前輩很明白新人做得不好是正常,因為沒有經驗,「當然如果不做功課,遲到,又不知自己在做什麼?就應該被他們罵,不過這幾樣我都沒有發生過,戲不好,前輩會教,現在都是,剛剛進來不懂是正常,我們會耐心提點,不同是現在的年輕人有時做得不好,是連他們都不知道,可能是我們的教育和家庭背景不同,例如見到前輩,我們會好自然的會跟他們說早安和打招呼,但現在的年輕人不同,就好像拍,《愛‧回家》做我女兒的蔣家旻,大家回來化妝,她不會跟你打招呼,在化妝間各自化妝,到入廠時又沒有異樣,會繼續叫你漪娸姐的跟你談天,試了幾次,我就問她為什麼早上看見人不打招呼,她說我沒有和你打招呼嗎?我說沒有,你不知道嗎?她說不知道,告訴了她之後,她現在每次也會跟人打招呼,如果我們不明白,就會覺得他們沒禮貌,但在他們的角度是不知道需要做這些事,可能這就是代溝吧!但我覺得好的事情就應該保留,也因為這件事,令我知道很多年輕人都是不知,而不是不想做。」

除了拍劇外,初入行的林漪娸更被無綫安排主持《K-100》及《香港早晨》節目。「兩個節目都很喜歡,方式很不同,《香港早晨》凌晨三點多就要起牀,四點到五點左右要對稿,之後化妝,六點on air,九點拍攝完畢,之後我們一班主持就會去吃早餐,別人睡醒,我們就差不多收工,那段時間不敢去夜街,加上那時我住大埔,比較遠,交通費時,做這個節目開心的地方,是大家到現在還是很好的朋友,好像余文詩、吳夏萍等,雖然不是經常見,但每次見面感覺都很親切,什麼也可以說,沒有芥蒂,《K-100》也是,雖然做的時間不是很長,但跟當時的拍檔廖安麗到現在也是很好的朋友。」林漪娸還記得那時因為廖安麗調了去做《EYT》,因此也跟一些《EYT》的藝員如賈思樂等人都變得熟落。「當時大家還是二十出頭,他們會相約來我家捉迷藏和麻鷹捉雞仔,當然還會聊天,誰人結婚先?三十歲會怎樣?拍拖又怎樣?其中有個問題是我們哪一個不適合做娛樂圈?結果個個都選我,第一因為我不喜歡應酬,同熟朋友沒問題,但如果太大班人,而那些人我又不熟悉,我就不會去,還有我很懶,很少接受訪問,只喜歡拍劇,我也知道這樣做是不應該的。」

ªLºö¶²(ªL—˲N) §E¤å¸Ö mpn
在《香港早晨》中跟余文詩合作而成好友

八四年,因為家人要移民加拿大,林漪娸離開了無綫,不過因為不適應,最後決定一個人回來。「當時《香港早晨》的工作人員知道我回來,幫我和公司講,之後就再入無綫,期間又過了馬來西亞發展一段很短時間,之後就再回來就一直留到現在,差不多三十年,其實我覺得無綫也是很有感情的機構,很多藝員都是由無綫出身,所以我覺得就算離開了,也不應該說公司的不是,因為公司在某方面也很支持藝員的。」回想自己的演戲生涯,林漪娸說辛苦一定有,但做演員是一份很奇怪的工作,幾辛苦都好,但都會非常享受那個過程,這就是做演員的樂趣。「我最記得那時拍《開心華之里》,說我大肚,劇情講我坐在一個盆上,漂流出海,拍攝當日差不多是香港那年最凍的一天,好似只得九度,為了那場戲,自己也一早準備喝薑茶,服裝姐姐也很好,幫我在衣服上貼滿膠紙,盡量令身體不用那麼濕,工作人員見我一上來,就馬上給毛巾,辛苦得來看到那份關懷和愛,這些經歷很難忘,回想也不會覺得很慘,只會覺得那是一個過程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2-01-28-at-14-42-16
《異搜店》中做何廣沛的媽媽,林漪娸說這是她近年最愛的角色,特別其中一場落藥給兒子,她說看劇本已經流淚,就知道自己很投入角色,這樣也會自然發揮得好。

這三十年,林漪娸拍過的劇集數量不是太多,大約有四、五十套左右,原因是她參與了不少處境劇如《真情》、《皆大歡喜》、《愛‧回家》等,基本上一套就起碼拍超過半年。「很喜歡第一輯的《愛‧回家》,因為訊息很好,很有愛,很多人看完都覺得要對父母好,我很喜歡一些劇是有意義,有訊息,我覺得做娛樂圈除了娛樂大眾,也有一點責任推廣一些好的訊息給大家。處境劇通常半小時,以開心高興為主,戲演得比較自然,大家開心講對白,感覺似一家人就可以,不會有很多戲給你演,正劇就不同,有很多不同角色給你,有時需要做得細緻一點,好像最近播完的《異搜店》,自己就很喜歡,因為有很多感情戲,特別是尾段,讓人看到另一個林漪娸,因為很多人之前看我,都以為我是傻傻更更,開開心心的,但這套劇有深入的感情,有很多淚水,淚水之中又有溫馨。」

%e6%9e%97%e6%bc%aa%e5%a8%b8%e8%a8%98%e4%bd%8f%e5%aa%bd%e5%aa%bd%e7%9a%84%e5%9b%91%e5%92%90%ef%bc%8c%e7%84%a1%e8%ab%96%e5%a4%ab%e5%a6%bb%e5%a6%82%e4%bd%95%e6%9c%89%e8%b7%9d%e9%9b%a2%e5%8f%8a%e6%8b%97
林漪娸跟丈夫因為性格問題,曾經出現分歧,不過她一直記住媽媽的教誨,無論夫妻如何有距離及拗撬,離婚兩個字不能隨便說出口。

林漪娸跟丈夫結婚多年,二人的職業跟性格都是南轅北轍,「丈夫認識我時已經是藝人,他以前是警務人員,警務人員跟藝人很大分別,藝人十句有九句都是廢話,還有我們做事很靈活,要變就變,但他做警務人員,講一句,下面的就要辦事,不可以說錯話,所以和他傾偈,感覺有點像落口供,開始是有點不習慣,字眼要很清晰,不可以亂說,還有決定了的事情就要照辦,不能轉來轉去,例如問我今晚吃什麼?答了他吃日本菜,但如果轉頭又說想吃泰國,他就會問為什麼要轉來轉去?已經決定了就不要轉,我就會跟他說,做我們這行,經常都會轉。」林漪娸直認二人剛相處時需要時間磨合,不過只要感受到對方是真心疼自己的,很多事情都不重要。「還有我們的結婚理論很相似,大家都不是對方的附屬品,會尊重所喜愛的,會給大家很大的空間,結婚不一定要兩個人扣在一起,只要做得開心,就會讓他做,所以婚後他一直都讓我繼續當演員這工作。」

陳卓賢 姜濤 聲夢傳奇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