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周國賢專訪】疫情學懂什麼是無常 周國賢藉音樂尋回自己

本地
2022.01.14
221
撰文:Kelly Check
周國賢現場獻唱三首歌,大家都聽得如癡如醉。
周國賢現場獻唱三首歌,大家都聽得如癡如醉。

疫情持續多時,周國賢表示這兩年亦整頓了自己的人生,他接受《明周》音樂節目《傾樂先發覺》訪問,大談他對音樂及電影的看法,更在節目中分享他的新歌《身後身》,歌曲描寫愛是可超越時空,橫渡塵世,是超脫的力量,要捍衛靈魂內還剩餘那份真。


周國賢在一九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成功以大熱姿態,首奪「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男歌手」,惟他本人身處外地,且商台因社會問題而取消該年頒獎禮,因而他無法現身領獎;他去年以電影《一秒拳王》中周天仁一角得到「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最佳男主角」,不過因為疫情,大會只在網上公布結果,被問到無法親身領取這兩個重要獎項,可會感到有點遺憾?「如果返回十多年前,我覺得是遺憾的,有一個實體獎在大家面前講感受,好像比較圓滿,但入行多年也明白人生有高有低,我現在專注的不是實體獎項,而是過程中自己有沒有享受過,拍電影也好,做音樂也好,到底自己喜不喜歡?又可否帶到正能量予人?這是我最想做到的事,電影和音樂我都喜歡,我甚至想重拾畫畫,現在心態是透過電影及音樂去尋回自己,疫情亦學懂什麼是無常,這個世界什麼也會變,從小到大以為不會變的,無論是人和事都會變。」

周國賢在《一秒拳王》的肌肉照一出,已經引起很大迴響,他表示自己屬於瘦底,如今肌肉已消失得無影無蹤,「○五年首次拍電影《半醉人間》,有幸參與這套電影,自己的電影運未到,但就得到非常好的經驗,我拍《一秒拳王》有前輩叫我要拋開面具,不要做周國賢,不過肉體改造上會比較累,結果由零開始跟導演恆仔一起訓練,訓練時間長達九個月,第一堂已經要當自己是職業般來打,打拳擊靶打三分鐘,打五個回合已經滴到一地汗,是很辛苦,我可能比較難胖,他們想我增磅,我突然每一餐迫自己吃很多東西,食量比原來多三、四倍,也有少少辛苦,開始見到自己胖,有點開心,不過增磅去到某階段就停滯不前,最初他們什麼都讓我吃,後來就要控制只吃高蛋白質,也是一門學問,每天都要很小心吃東西,現在身型已打回原形。」
周國賢覺得音樂是很神奇的東西,他多年來不停創作了很多歌曲,藉音樂音來陪伴自己,「音樂可以滿足自己,亦可引起人的共鳴,這份工作幾好,我沒正式在學院學過音樂,以前在新西蘭讀書跟一個高兩、三年級的猶太籍師兄學結他,他很喜歡Jimi Hendrix,我當時十四歲,就柴娃娃一班人每星期去上一堂,大約五紐元一堂,我小時候已很喜歡Beyond,跟弟弟拿個球拍扮彈結他,去到新西蘭機緣巧合認識高佬(黃曉暉)及Joey(貝祖貽)就組Band,但沒有想過入行,入行後曾有兩年去爸爸的海味店幫手,首年就學習分辨不同的海味,半年後就入寫字樓學計數,見到也頭痛,一放工就很開心去夾Band,不是很想做歌手,但就很想寫歌,可能是以歌曲來陪伴自己。」


周國賢在節目中獻唱了三首歌,包括《不敵》、《Children Song》及《身後身》,他的新歌《身後身》是描寫愛可以超越時空,「歌曲是梁柏堅填詞,他有說意念是取自電影《一代宗師》,他現在已結婚,我不知他填詞時是不是計劃要下一代?同一時間他亦想起爸爸,他的概念是我們照顧下一代同時,上一代又在照顧我們,第一個人背後的是誰?背後可能沒有任何身影的,我們來是自己一個,走是自己一個,要照顧的可能就是自己,但他在加入了電影元素,例如在書房內的多維空間,那隻錶在震動,其實這條路是自己行,但第二個維度是有某某在照顧我們,那個維度其實也是自己來的,我去年在泰國,除了《塵世美》是小克填詞,同一時間就給了梁柏堅《身後身》這首歌,應該是同步地有這兩首歌。」
周國賢找來相識多年的音樂人Barry Tam(譚逸洋)玩Live,二人表現得默契十足,Barry是歌曲《身後身》的編曲及監製,他坦言最初有擔心對方未必接受這種風格,「有一次食飯打邊爐,他問可不可以幫他編監一首歌,沒多久他就發了demo給我,我開始思考,起初覺得首歌很有一貫他的風格,以前經常跟他一起做騷,也很熟悉他的風格,一路覺得他很有自己的聲音,但我又想既然他找我,可能是想試不同的方向,把心一橫就抺走他所有的印象,第一稿給他也有點擔心,他不知會不會覺得太偏離,我也打定底,跟他說不喜歡也沒關係,我可以再搞過,你聽聽是不是想要的方向,他很快就覆我ok,我就朝這個方向去做。」

姜濤 MIRROR 陳卓賢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