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羅浩銘專訪】怕太舒適變得依賴 羅浩銘離巢外闖  

本地
2022.01.08
2.2k
撰文:王崇頴攝影:鍾漢平
羅浩銘在無綫默默耕耘十年,之前更獲頒長期服務獎,可惜去意已決。
羅浩銘在無綫默默耕耘十年,之前更獲頒長期服務獎,可惜去意已決。

羅浩銘在一一年參加無綫電視節目《功夫新星》出道,轉眼間入行十年,更獲無綫頒發十年長期服務獎,原來這是他最後一次為東華表演及做動作設計,皆因他已決定離巢外闖,他表示離巢主要希望離開Comfort Zone,將自己盡量放大去接受不同的挑戰,「十年了!每年都很清晰在無綫的日子,今年算是一個轉捩點,因多了外面的工作,影響我對將來的想法,覺得如果一直太安逸,每年依然有監製找我開劇,轉眼又會過了十年,大膽講句,我續約與否?對我外出的工作完全沒有抵觸,其實我照樣可以接,因為無綫一直給予我很大的自由度,但正正是太舒適,永遠都像已有兩手準備,一定會有後備俾我去選擇,假若出面沒有工作就可以回去無綫,我不想這樣下去,我要迫自己積極爭取,因為留在舒適區已經太耐,變得依賴,現在不走,將來就沒有能力再走,最重要是我沒有家庭的經濟壓力,可以大膽放手去試。」

自細已喜歡武術,連續三年獲得加拿大省級跆拳道金牌,更一度有機會加入國家隊。
自細已喜歡武術,連續三年獲得加拿大省級跆拳道金牌,更一度有機會加入國家隊。

他表示無綫曾加薪挽留,但他去意已決,「總之我跟無綫沒有有什麼交惡及討厭,很和平地結束,完全無欺壓我,當初跟公司提出離開,出外搏一搏,公司都有挽留,叫我考慮下,始終工作上無抵觸,而且人工都有加幅,但我真的下定決心,你愈挽留我,令我更感到舒適,怕太安逸會變成飯來張口,因為無綫每個月基本開兩至三套劇,一定用很多演員,一定有工開。」

+1

他在劇集中有做武指及動作演員,但他最想演技有進步,「開始想演技上有突破,過去十幾年大家會因為武術而找我,令人覺得羅浩銘就是打,很多人不會找我拍恐怖片,因為一見到我就已經不覺得驚嚇,我在鏡頭前的模樣,令整件事變成不恐怖,我不想繼續這樣下去,我有太多制肘,我很想嘗試演爸爸或另類的角色,像今年初我在電影《假冒女團》飾演比較女性化的反派,造型上有新嘗試,畫下眼線及化妝;另一套電影《願望扭蛋機》更沒有動作場面,全以文戲為主,這是我一直很享受及嚮往的,希望未來有更多的導演會給我不同的嘗試。」演慣武生,演文戲固然有難度,需要慢慢磨練,「因太少機會演文戲,覺得自己給對手的反應不足夠,記得拍攝《願望扭蛋機》時,跟余安安及凌文龍合作,但我的力量真的不足夠,畫面不夠效果,導演唯有不斷轉方法幫助我,才慢慢達到要求;拍戲其實跟打沙包很似,如果你永遠在拳館打沙包,不會知道自己有沒有進步,所以你一定要出外比賽,演戲一樣,無論你點練,上幾多演藝課,但你不落場去演,很難進步。」他說做娛樂圈需要堅持,無得強求,要講機遇,回顧十年,他說真的學到很多。

今年他除了在不少電影中擔任動作指導,更有機會首次為無綫劇集《凶宅清潔師》設計武指,「我好多謝C君,當時我正拍攝《把關者們》,他問我為何不自己做武術指導?我話其實很想,但需要有人俾機會我去試,隔幾日洪永城就打電話俾我,表示將會開劇,找我當演員外,還問可否擔任武指設計,我當然答好,連酬勞都無問,之後跟他們開會,我已經有很多想法,多年來一直有很多構思想做,這個機會雖然來得突然,但我真的等了很久。」今次他最滿足是想了很多奇怪的方法去捉鬼,像洪永城的角色是打柔道,他就把柔道加入捉鬼的動作,「打柔道撻落地上的一刻,五臟六腑會震得很傷,我就諗如果人被鬼上身,再用柔道將鬼撻出來。不過期間亦遇到不少問題,縱使諗得很豐富,但資源上未必配合得到,所以要在最少資源下,做到想做的動作,其中一個大挑戰,是在水中吊威也,要諗如何安全地令演員做得到,同時又不會令他遇溺,因為演員需要在水中浮浮沉沉,又要在水中被拖行,原本想安全一點,靠近岸邊讓演員可以企得到的位置拍,但又不像被水鬼拉扯的感覺,要腳碰不到地才夠恐怖,所以自己跟威也師父開了很多次會議,自己亦親身嘗試了很多次,才放膽叫演員做,算是今次最大的難處。」

場地提供:Party Baby

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MIRROR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