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江美儀專訪】九十年代廣告界紅模特兒 江美儀初拍劇被鄭則仕責備

本地
2022.01.04
4.4k
撰文:Kelly Check攝影:鍾漢平
江美儀一六年與吳君祥離婚,她表示宗教幫了她很多,明白很多問題都沒有答案。
江美儀一六年與吳君祥離婚,她表示宗教幫了她很多,明白很多問題都沒有答案。

江美儀是九十年代炙手可熱的廣告模特兒,跟周潤發拍過洗頭水廣告,又曾擔任劉德華及黎明的MV女主角,之後轉戰電視台拍劇,由亞視拍到無綫,由被人粗口問候,一路不斷努力,終於成為無綫最佳女配角,拍劇近半世紀,她表示感激前輩劉松仁教導及提點,將她做演員的層次提升了,她事業上的瓶頸位也在無形中過度。


江美儀來自小康之家,父母在銀行工作,家有一妹,「大專未畢業就出來工作,算是半工半讀,日間在一間運動品牌公司的亞太區總部做Receptionist,晚上去讀書,後來升了做秘書,老闆是外籍人,經常不在香港,很自由的,當時廿多歲,人工已有萬多元,有一天幫老闆外出買三文治,遇到自稱是星探的人,讚我頭髮漂亮,叫我拍洗頭水廣告,當時很多人扮星探騙財的,我心想你騙不了我,我很醒目的,對方又問我拿電話號碼,我就隨意給了朋友的電話,後來朋友說經常有人找我試鏡,持續了半年在找我,我想想會不會是真的?加上歐遊回來又花了很多錢,也想賺點外快,第一個廣告帶同媽媽一起去試鏡,就是拍衞生巾廣告,之後就開始有很多廣告找我,發現世上有份工作做兩、三天,就賺到我平日做廿五天才賺到的錢,就跟爸爸說要轉行,其實他真的很縱容我,我很快就辭去原來的工作,開始了我的模特兒生涯。」

95b9d833-77c0-4472-9602-befcd78c786a
江美儀是九十年代炙手可熱的廣告模特兒,與周汶錡、歐陽妙芝及楊錚成為廣告界四大女主角,她曾跟周潤發合作拍洗頭水廣告,亦是天王劉德華及黎明的MV女主角,「入行時正值國內廣告業開放,很多廣告都是由香港團隊拍攝,再拿回國內播,我們那一代的廣告模特兒,同時食到香港及國內兩條水,當時很多廣告都是周汶錡、歐陽妙芝、楊錚及我其中一人被選中的,幾個女孩經常在試鏡時碰面,他們三人比較高,可以做runway的模特兒,我身形不夠高,就主力做talent,當時拍了很多洗髮水及護膚品廣告,跟發哥拍的洗髮水廣告,是我模特兒生涯最後一個廣告,又拍了三個MV,分別是兩次拍劉德華及一次拍黎明,當時很幸運,夥拍的都是天王級,也賺到錢,而且是按時薪計,最少計四小時,愈拍得久就愈開心。」

mpw1467_a066-067_003

九七年,江美儀舅父申請了其父母及妹妹移民去美國,由於她當時已超過廿一歲,不能隨家人移民,最後一個人移民加拿大,「我做秘書也夠分數移民,申請了三個月便成功移民加拿大,我就住在叔叔家裏,但又找不到工作,後來收到亞洲電視的來電,說看了我的衞生巾廣告,想找我拍劇,我就說做女主角就回來,做茄喱啡就不回來了,純粹是講笑,對方竟然說是找我當女主角,我完全沒有拍劇經驗,不過心想在加拿大也沒工作,倒不如回去拍個劇,大不了就飛回加拿大,一玩就玩到現在,一直留在香港,結果我沒有入籍加拿大, 亞視首套劇集《肥貓正傳》,當然被人罵到飛起,覺得跟以往的工作有很大反差,是天堂跟地獄,以前拍廣告,工作人員都把我捧成公主或女王,入到亞視拍劇,老竇、老母、祖宗及性器官出齊,台前幕後個個人都對我有意見,又唔識遷就打燈,遮晒對手光,又不懂就機位,Kent哥(鄭則仕)要求又高,有場戲跟他拍,他要跌倒,他又胖,跌幾次真的很辛苦,我又不醒目,不懂得就位,就被罵,覺得很羞家,我自己一個坐在車上,就好像靜思己過般,我很想哭,但還有下一場戲,我心想這次是他最後一次罵我,我以後也不會再被這個死肥佬罵,自己醒目點,望清楚別人怎做,不明白就問,後來Kent就對我好好,他見到我真是很認真去學,當時有廿多點收視,以亞視來講已要燒炮仗,在亞視十年,最懷念亞視的人情味。」

screenshot-2022-01-04-at-2-56-16-am
亞視向來予人感覺是二奶台,江美儀坦言當時很羨慕在無綫拍劇的藝員,「覺得他們出來就很華麗,很有星味,我們出去不會有人前呼後擁,走在街上途人也是估估吓『這條茂李好像是亞視的』,離開亞視之後完全零工作,開始懷疑人生,是不是我不適合這一行?是不是這一行已不需要我?過了不久梁思浩找我做《瘋騷快活人》主持,一星期只做一天,因緣際會君如就介紹我入無綫,在無綫的劇集話題性比較高,第一套劇讓人知道我過了無綫,是拍《女人最痛》,跟米雪、張可頤及滕麗名合作,我演一個壞人,又化到個妝很靚,角色很突出,大家就留意到我去了無綫,之後就是《名媛望族》黑絲情挑劉松仁、衝上雲霄的Head 姐及《殺手》的鳳姐,我很幸運在無綫遇到很多話題性的角色。」

70441976_2546895892044907_8431673576947449856_n
拍了多年,不少資深演員都會遇上瓶頸位,江美儀感恩遇上前輩劉松仁,令她重新學習做一個好演員,「我覺得自己瓶頸位過度得很好,因為遇到我的伯樂松哥(劉松仁),跟他拍《潛行狙擊》首次合作,當時我返了國內拍《九江十二坊》,他就打電話給我談下一套的劇本,我說仍在拍另一套劇,他說『你趕不及的,要做功課了。』很認真的,叫我回酒店便開始做功課,我很記得跟他拍《潛行狙擊》,我是演一個已坐牢廿年的黑社會大家姐,他叫我寫這廿年做過什麼?為何我們會認識?為何我會坐牢?坐牢時想什麼?我的情緒是怎樣?我也很錯愕,對手會有這些要求,不過做完便明白了,他問我假如在街上再遇見這個男人,是他連累我坐牢的,我會有什麼反應?我說哭吧,他回答我『還哭?哭了廿年還不夠?』我突然叮一聲,是的,已坐廿年牢,是不是憤怒較多,後來我們拍《名媛望族》就不只做功課,還要寫劇本,有一場戲我跟他分手,他叫我寫劇本出來,問我認為角色應該說什麼?再跟導演夾,我的看法再加上劇本,這場戲我覺得很好看,他就是這樣提升我做演員的標準,他教我無論對手是誰,都要用盡所有方法要對方配合,否則就是各演各的,不會有火花,他將我做演員的層次提升了,我的瓶頸在無形中就度過了。」

p121021a117
不少亞視藝員過檔無綫,最初都予人擺脫不了那股亞視味,江美儀幾經努力,終在一三年憑《衝上雲霄2》勇奪萬千星輝頒獎典禮的女配角,「當然開心,不過早於拍《名媛望族》那一年,我也以為自己會得獎,我覺得自己演三太太演得不錯,又有很多人留意,不過當然拿獎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,到《衝上雲霄》的Head姐這個角色比較易入屋,一個很有智慧的女人,拿獎後我也不敢驕傲,有個粉絲將我在劇中四十集的演出,剪成一小時,我就拿給松哥看,麻煩他點評我到底做成怎樣?他說我有什麼做得不好?那裏不夠?我被他再點醒,我很幸運身邊有這些前輩指點,他為什麼要花一小時去看我的演出?他不是很得閒,但他真的幫我看,而且告知我那一段關係可以做好一點,以及忽略了什麼?我人生暫時未有最喜愛的演出,最喜愛的應該是下一套,永遠看自己演出也有瑕疵,不過最深印象是《殺手》,江美儀去做一樓一,還要跟恩客有如此好關係,後來我要去訪談性工作者,訪問中才了解原來真的會這樣,所以劇中有很多劇情也是真人真事,因為自己有去做資料搜集,所以感覺較強烈。」

江美儀在一六年與吳君祥離婚,回復單身的她積極樂觀生活,近年愛上跑步的她,在疫情下依然報名參加不同的線上半馬馬拉松,年屆五十依然狀態大勇,「感情狀況單身,有就有,沒有也沒所謂,這幾年也享受單身,享受那份無拘無束,不用跟人交代,想去那裏就那裏,需不需要愛情?人就愛情當然好,不過好就開心,不好就是煩惱,近幾年才發現以前不夠愛自己,不夠善待自己,所以現在很享受生活,去跑步、行山及滑雪,去學自己有興趣的東西,又四圍去享受美食,盡量享受每分每秒,加上疫情,真的不知道自己何時死,如果明天死去,我會後悔嗎?不想自己遺憾,所以每天也要開心,當然宗教又幫了我很多,人生一定有些問題是沒答案的,自己張單自己埋,前世因今世果,講完了,我仍然相信愛情,每天都在等待,我現在追求的不是轟轟烈烈,要一個伴可以陪我聊天,大家志趣相投,有相同價值觀,可以溝通到就足夠,以前希望結婚及生兒育女,現在希望拍拖的模式,大家不要同居,各有各住,有自己空間,間中去對方家住沒問題,但不要一起住。」

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