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松明專訪】最難讀懂女人心 松明拒絕協助公安局破案

本地
2021.12.18
7.6k
撰文:Kelly Check攝影:洪志富
松明覺得通過身體語言,可以讀到別人的心,成功率約七成。
松明覺得通過身體語言,可以讀到別人的心,成功率約七成。

無綫節目《讀心專家》請來有「亞洲讀心第一人」的著名心理術師松明擔任主持,示範讀心、植心、淘心及控心等心理術,松明在日本出道,一三年在當地拍攝《心靈駭客》,五度控制日本著名導演北野武大腦而聲名鵲起,再返回國內登上央視節目《挑戰不可能》,他坦言自己並非有特異功能,讀心亦非百分百成功,國內公安局曾邀請他去協助破案,他亦斷然拒絕,皆因覺得責任重大,隨時影響嫌疑人往後人生,他還是最享受以讀心術娛樂大眾,不過他認為最難讀懂是女人的心。

現年四十一歲的松明,原名叫姜松明,出生於武漢,廿三歲時到日本留學,於日本大學藝術部修讀表演專業,他表示當初要進入日本藝能界並非一帆風順,「我當時在表參道開了一間酒吧,機緣巧合認識了一位帶我進日本演藝圈的製作人,那段時間因為演出,腿部又受了傷,就在養傷這一年去讀心理學,他帶我去日本各大電視台參加表演,讓製作人挑選我的節目,其實過程並不順利,最初也沒有人知什麼是讀心術?我們也是第一次將心理學做成表演放入節目,其實觀眾也不知是什麼節目,只是覺得很神奇,最初也是用一些比較簡單的方式,以科學加心理學的方式,呈現一些大家認為的超能力,當然我沒有任何特異功能及超能力,慢慢從一分鐘的表演開始,讓大眾了解讀心術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1-12-14-at-10-07-17-am-2
一三年松明獲日本電視台邀請拍攝特輯《心靈駭客》,他在節目中五次操控名導北野武的大腦,他拿出四種顏色的鈕扣讓北野武抽出三顆,再分別放在衫袋及褲袋,松明完全猜中北野武沒抽出綠色鈕,又猜中另外三顆鈕扣的位置,自始令他聲名大噪,「有一次北野武邀請我去他的節目,他的節目在每周一黃金時段播出,是做了幾十年的長壽節目,我錄影完跟經理人說這位先生長得很像北野武,其實我不知道北野武在日本有兩個身份,北野武是他拍電影才用的名字,他所屬的諧星組合叫Two Beat,一般節目他是用Beat Takeshi,但我不知道,我以為是模彷騷,我還在節目叫他拿這個,拿那個,說他的演技差,後來才知道他是北野武,之後一年內,他邀請了我五次上節目,日本的觀眾開始認識我,各大電視台找我演出,問我想表演什麼?」松明覺得北野武是充滿童真的人,基本上很易控制,因為他願意相信你,參與你的表演,他從中也感覺到快樂。

松明之後由日本紅到國內,登上央視的《挑戰不可能》,與被封為華人神探的李昌鈺對決,「對手是神探李昌鈺,現場有一千枝汽車鎖匙,要我猜他換了那一把鎖匙,跟他挑戰後,公安部也轉發了我的視頻,有很多人想來學習微表情,公安局也找我協助破案,但我沒有答應,因為不是百分百猜中的,總有機率是猜錯的,如果對方沒認真聽我說,總有不穩定性存在,節目中猜錯,大家就笑一笑,但去協助破案,我所給的意見,每個參考可能都會影響到嫌疑人往後的人生,我覺得這個責任太重大,既然我是去娛樂人,就做好娛樂就夠。」

松明能操流利普通話及日語,今次來港主持《讀心專家》只有七天時間練習廣東話,「要用廣東話做節目,的確是要認真考慮,去每一個地方,說這個地方的語言,是對觀眾的尊重,我第一次說廣東話,對我來說是很難,以前去日本,語言也花了很長時間,讀心術語言是很重要,每一句說話,每一個音調都很重要,我盡可能盡最大努力說廣東話,畢竟時間太短,希望大家多包涵,我在酒店花了七天時間去練習,一邊寫劇本,一邊跟工作人員溝通,就聽他們說廣東話,但有很多東西是事前無法準備的,遊戲節目很多即場反應,沒有台詞可以寫,是即興的表演,我覺得要學好人家的語言,必先要學別人的文化,我很喜歡香港,從小就聽張學友及劉德華的歌,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發音,但沒試過完整說廣東話。」
節目其中一集邀請陳展鵬與單文柔擔任嘉賓,松明向觀眾展示「超市心理術」,對二人三度作出「控心」及「植心」秘技,結果陳展鵬夫婦三次表現都盡在松明掌控之中,觀眾都嘖嘖稱奇,不過亦有人質疑是藝人配合做假,「外界說我們造假是不太現實,想想我早期在日本上節目,他們會用所有藝人幫我做假嗎?TVB也沒必要找來一班藝人去配合我,我一直都相信身體語言,希望他們感到幸福感,很多之後都會發短訊給我,說學到很多,讀懂別人的心不是與生俱來的,是要通過練習,我覺得最難讀懂就是女人的心。」

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姜濤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