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小梅艷芳專訪】小梅艷芳陳禛憑一個優點獲選 陳國邦羅敏莊講女兒天分

本地
2021.12.10
48.8k
撰文:嘉栢攝影:鍾漢平
13
陳禛樣子標緻、身材高佻,散發着濃濃的少女味道。

陳國邦羅敏莊Mimi)的女兒陳禛Jan)自小能歌善舞,面對鏡頭從不怯場,四年前參演電影《梅艷芳》扮演梅姐童年,該片最近上映勾起不少情懷,本地票房超過五千萬,內地票房逾億;陳禛可愛單純的性格,在戲中與扮演姊姊梅愛芳的童星,在夜總會登台唱歌,演繹出舞台大將的雛形,令觀眾十分動容。

 

轉眼間,現實中的陳禛已經九歲,就讀國際學校的她很有主見,天生曲髮的她將頭髮留長,散發着少女的氣質,性格依舊討人喜愛,雖然不肯在鏡頭前唱歌,但非常樂意表演體操,對於四年前拍戲的記憶已經很模糊,提到她在電影中戴上假髮扮梅姐,「我覺得wow!之前我喜歡的,但現在不想,五歲時很喜歡,(媽媽問:你記不記得跟導演說什麼?)Can I keep it?」Mimi說:「做完之後帶了假髮返屋企,之後她問我Christmas party可否戴個假髮返去?我告訴她戴上會很熱的,(陳禛問:我有沒有戴?)我不讓你戴。」陳禛說:「我沒有想過整直頭髮,因為我有試過將頭髮拉下來,並不好看,(Mimi問她:我整直了頭髮,我不好看嗎?)因為你是短髮,我不想剪短,覺得現在ok。」

33
陳禛遺傳了父母優良基因,自小能歌擅舞。

陳禛未拍這部片之前,知不知道梅姐是誰?Mimi問她:「記不記得我告訴你,梅艷芳是什麼人?」陳禛即說是媽媽的偶像,Mimi繼續說:「我給她看梅姐的片段,介紹她認識,給她聽梅姐的歌,(陳禛說梅姐唱歌很勁),套戲已拍了三至四年,當日上去造型,要拍一些跟梅姐童年一模一樣的甫士相,出來的效果其實不似,因為梅姐對眼很大,她對眼很細,導演說沒所謂,(陳禛瞪着眼睛對媽媽說:你看見這對眼嗎?)只想要一些造型相。」

8
陳禛跟王丹妮和導演梁樂民合照

問陳禛拍戲好玩嗎?「好玩,因為可以做戲,我扮瞓覺時其實好眼瞓,almost瞓着覺。」Mimi說:「有一場戲是講她幫家姊蓋被扮睡覺的,那天我有工作,去不到現場,收到爸爸傳來的短片,我跟陳禛說,你睡得很似,真的識做戲,她說不是,我真的很眼瞓,真的睡着了,我問她為何睡了也識得起身幫家姊蓋被子?她說:『我聽到有人叫我陳禛,我醒一醒,要蓋被了,於是我就做。』」Mimi覺得她很聽話,教了她就會做,服從性很強。

1
第一次戴上假髮,陳禛覺得非常神奇。

陳禛還記得去了泰國拍戲,又跟戲中的姊姊切月餅當birthday cake,Mimi說:「我們去了清邁,當時不是假期是要上學的,我們要請假三日,她不記得了,(你有沒有告訴老師?)只是拍了一個晚上,這部戲是很認真的,那場戲是講梅姐在泰國看到小朋友登台唱歌,想起從前自己唱歌,就是這個鏡頭請了這位小演員過去,當然也請了父母一起去。切月餅那段戲是試鏡時要做的戲分,那時候她年紀很小,給她劇本要講幾句對白,我就在家慢慢教她,其實她不太清楚拍戲是什麼一回事,但她說想試吓玩吓,我就和她在家對戲,去到同戲中的家姊一齊試,好幸運她們兩個都被選中了。」

7
陳禛在泰國認識了當地的小演員,性格隨和的她,很快跟人攬頭攬頸。

陳禛覺得做戲難不難?「我覺得拍戲都會難,拍戲嘛!最難是要投入角色,講對白是ok,但要記很多就很難,背了就ok。我沒有看這部戲,我都不知點解,我想在家睡覺。」問她知不知道很多觀眾覺得她做得很好,很喜歡她,陳禛說:「有,我的體操老師,有天放學回家,有個auntie也說我做戲好好,(媽媽問她有沒有覺得奇怪,你都沒做戲,只是在睡覺?)我不覺得奇怪,(你覺得自己做得好好?)對呀!這是真的。」問陳禛還想再拍戲嗎?「可能,可以的,我想做笑片,我在學校寫了一本書叫《Wet Socks》,我是很自豪的,是喜劇,我喜歡搞笑。」

10
陳禛喜歡跟戲中的姊姊一起工作,但現實中不想有任何兄弟姊妹。

爸爸陳國邦也未看《梅艷芳》,只有Mimi看過,「我覺得導演真的很有心機,將每一個好好的鏡頭串連在一起,小朋友做得很普通,但導演拿捏得很好。」阿邦說:「如果從拍攝的角度來看要讚一讚,我們那麼多年來都跟不少小演員合作過,導演給她指引情境和情緒,雖然是小演員,但都要想像,想像不存在的事物和人,鏡頭是不存在,她接收這方面的訊息再演繹出來是不錯的。我沒教她做戲,我在場時,導演告訴她要求或情境,她未必會明,我們就會幫手,我們理解導演的能力一定較強,我們又有表演經驗,這個又是我們的女兒,用她明白的語言跟她講,她就會再快點知道是什麼事。」

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MIRROR
人氣 TRENDING
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