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封面故事】感染罕見惡菌 住院三個月動兩次微創手術 阿嗲暴瘦30磅甩頭髮

本地
2021.11.19
6.6k
撰文:徐雲

阿嗲梅雪詩很長時間沒有露面,近日高太王玉琼為美術指導奚仲文慶祝生日,阿嗲與陳寶珠等好友齊齊共聚,照片中的阿嗲明顯瘦了一圈,而且面色不太好,令人擔心她的健康狀況,阿嗲坦言之前大病一場,左膝感染了罕見惡菌,先後多次出入醫院,至今每個月仍要到醫院抽血覆診,持續觀察體內炎症情況。

高太邀請阿嗲和寶珠出席奚仲文生日派對
高太邀請阿嗲和寶珠出席奚仲文生日派對

screenshot-2021-11-19-at-12-09-06-am

阿嗲透露早年練功時,左膝曾經受傷,當時年紀小不懂保養護理,近年舊患經常發作,有時在台上演下跪戲,起身時左膝因疼痛,往往要旁人借位攙扶,所以她不時做針灸和物理治療,希望減輕膝蓋痛楚情況;去年九月左右,左膝開始紅腫,連步行也成問題,醫生檢查後指發炎和水腫,需要入院進行手術,手術後情況不單沒有減輕,反而腫得更厲害,由於情況嚴重,家庭醫生轉介骨科專科醫生為她進一步醫治。

醫生檢查後,指她的膝蓋紅腫是細菌感染,阿嗲說:「因為感染情況嚴重,一開始已經要住院,可是連醫生也不知道是什麼細菌?反覆抽血種菌和檢測,嚴重時吃不了任何食物,一吃就又嘔又痾,身邊隨時要放一個膠袋,因為不知道何時突然作嘔,有時看到電視上的食物也會嘔,醫生指是藥物反應,一下子就瘦了三十多磅,以前拚命想減肥,現在突然瘦了,看着自己不斷瘦下去,真的很難過,最辛苦是不知道會持續多長時間。」


當時骨科醫生、細菌專家和家庭醫生,努力為她尋找各種可能,經過連串檢查和檢測,花了不少時間,才找到感染她膝蓋的細菌,阿嗲說:「醫生說是一種很罕見的細菌,平時不可能在膝蓋出現,醫生們都很奇怪,詳細了解我的日常生活,想知道如何被感染?最終還是沒有結論,我自己也不明白,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?」曾經有朋友提醒她,會不會是針灸或物理治療時被感染,阿嗲認為既然醫生也沒有結論,自己也不想深究,因為知道也沒有用,只會令自己更難受,她笑言是自己運氣不好,感染這種罕見細菌,多一番普通人難以經歷的事,或者會令自己更堅強。

事過境遷,阿嗲現在說來談笑自如,但過程中卻令她飽受病痛折磨,去年十一月開始,她的左膝已動了一次手術,在醫院留醫三個月期間又動了兩次,雖然是微創手術,她說已令自己元氣大傷;回想去年這個時候,每天在病房呆等,由於膝蓋紅腫難行,醫生為她準備了輪椅、支架、助行器等,希望減輕她步行時的痛楚,但她一次也沒有用, 情願忍痛一步一步慢慢走,她說:「情況最壞時,有想過以後再也走不了,我怕剩下的日子要坐輪椅,所以趁還能走就走,哪怕只是走一步也好,或許其他人不明白,覺得我很傻,明明有輪椅、有支架,卻堅持不用,可是當你知道,以後可能沒有機會走的話,你會很珍惜仍然可以走的日子。」


要繼續走下去,成為阿嗲的堅持,在病房苦等的日子,其他患者都會躺在牀上,阿嗲卻不願躺下來,每天定時定候起牀梳洗,早午晚三餐以外的時間,努力做物理治療,真的走不動就坐在椅上,她說:「我不想躺在牀上,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個可憐的病人,我想過如果以後不能演戲怎麼辦?每次想到這裏,就告訴自己,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,從小到大都喜歡演戲,戲行這條路雖然走得艱辛,可是卻令我的人生不斷有目標和希望,我實在太喜歡演戲,如果因為膝蓋問題,以後不能再上舞台的話,我會很不甘心,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捱下去,希望有機會再站上舞台。」

每天醫生來看視,談談病情說些鼓勵的話,每次看到她坐着不願躺下,醫生也擔心怕她太悶,特地買了一套四本,與戲曲有關的書,希望熱愛演戲的阿嗲,可以透過戲劇書解悶,阿嗲說:「我是一個很乖的病人,甚至沒有問醫生,什麼時候有結果?什麼時候可以出院?一句也沒有問,因為醫生也不知道答案,他們一直在為我努力,有答案肯定會第一時間告訴我,所以我不想再為他們添麻煩。」

後來終於找到感染她的細菌,醫生開始對症下藥,進行一連串治療,服用抗生素令她苦不堪言,一向貪靚的阿嗲,平時最注重儀容外表,可是藥物副作用,卻令她的皮膚變暗黑,之後頭髮開始脫落,看着地上的落髮,阿嗲難過到哭了,甚至不敢照鏡,她說:「我後來想通了,這種情況下哭也沒有用,想再上舞台的話,必須經過這一關,醫好才能上台,好不容易找到醫治方法,如果患了不治之症,想醫也醫不了,相比之下我有藥可醫,已經非常幸運。」


在醫院住了三個月,農曆年三十那天,醫生不忍她孤伶伶一個人,呆坐在病房過年,檢視她的病情稍為穩定,終於批準她出院,不過每天仍然要回醫院,繼續接受相關療程,阿嗲歡天喜地換上新衣,在醫院門外的新年對聯前,請朋友為她拍照留念;「那段時間疫情嚴重,大家出入醫院都戴着口罩,我瘦了很多,整個人落晒形,起初還要人扶着出入,幸好戴上口罩和太陽眼鏡,所以根本沒有人認得出,當時的情況太差,我不敢見人更不想讓人知道。」

前輩尤聲普五月去世,阿嗲曾帶病參加喪禮,瞻仰遺容時哭得非常傷心,普哥離世成為她此生最傷痛的遺憾,阿嗲說:「普哥的生日近年尾,每年我都會請他和太太吃飯慶祝,我因為身體問題,很久沒有和普哥聯絡,在醫院期間,普哥打電話給我,聽到他的聲音已經想哭,當時一個人在醫院,又不知道感染了什麼細菌?普哥是我的好拍檔,多年來不論台上台下,都對我非常照顧,他在我心目中更像一個爸爸,當時很想說我病了,所以沒有和他聯絡,可是這樣一說,他會很擔心,何況當時還不知道是什麼病?再說多兩句我已經開始掉眼淚,我知道他掛念我,他可能奇怪我的冷淡,可是那種情況下,實在有口難言,本來想病好再慢慢解釋,結果連最後一面也見不到,每次想起都很難過。」

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陳卓賢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