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鄧佩儀專訪】為十個月無劇拍大平反 鄧佩儀遇渣男上了人生一課

本地
2021.11.13
1.7k
撰文:王崇頴攝影:洪志富
鄧佩儀表示半年前已向公司請假回加拿大,故連監製邀開新劇都無機會接拍。
鄧佩儀表示半年前已向公司請假回加拿大,故連監製邀開新劇都無機會接拍。

一四年,鄧佩儀(Gloria)首次演出劇集《點金勝手》,於劇中飾演黃宗澤的妹妹「卓至然」,演技劣評如潮,經過幾年磨練,Gloria去年於劇集《鐵探》、《金宵大廈》及《降魔的2.0》表現慢慢獲觀眾讚賞,原本有機會上位,但有傳她拍攝首度做女一的劇集《換命真相》太過堅持己見,不太接納導演及資深演員的意見,被封為「性格花旦」,令她機會盡失,更說她心灰返回加拿大,「因為加拿大有私事要處理,而且又想見家人,所以在半年前已向公司申請放假一段時間,原本劇集《換》的監製黃偉聲都有搵我開新劇,但因為放假,最終都推了,完全不是報道所講無得再拍劇,所以我看完這些負面報道後,沒有太大的感受,因為習慣了,很多新聞都是為了劇集宣傳,或者有娛樂性才講,我很開心自己有一個話題去被人報道,現在有幾版紙的新聞,又有人會去看,都很開心,當為劇集宣傳囉。」

她說當日知道監製黃偉聲安排自己演女一,開心得馬上向家人報喜,「記得當時一出監製房門口,已開心到馬上傳信息給父母,之後收到劇本,開始做功課時,看到角色的對白,真的很感動,想起以前每次收到劇本,只有一句對白,甚至乎一句都無,只有括號叫自己臨場發揮,現在看到可以有那麼多的對白,有種很奇妙的感覺,真的有一滴眼淚滴了出來,不是激動的喊,只是一直以來的夢想,終於做到了。」為了演活角色,她有勤做功課,「拍的時候真的沒有壓力,當時剛好拍完《陀槍師姐2021》,自己又看了一些關於律師的劇集,參考一下演女律師的舉止、談吐及行路時等動作,根本沒有太多時間去給自己壓力,只可以盡量去投入角色,我設計了一把聲線,盡量壓低,令講說話比較慢,但與譚俊彥拍拖的戲分就會用本身的聲線,因為我相信無論幾事業型的女性,拍拖的時候都會變得好少女,盡量讓自己演得一點不同。」

入行八年,她亦開始長大,自言要面對現實,「十九歲時很想追夢,你會覺得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,但當你去到廿五、六歲時就會發覺要面對現實,不像童話故事,你想做就可以做到,甚至努力就可以,就算你覺得演得出色又如何?因這一行很靠運氣,比你出色的人更多,所以我走到中段,會覺得無可能實現女一夢想,只要仍可保持現狀,做到自己喜歡的事,已經很開心,正當我接受這個狀態時,突然話我知可以做到女一,簡直奇蹟一樣,所以當我拍完這套劇之後,都在社交平台寫了一篇千字文,去記錄這種難以形容的感覺。」她表示未知會否再有演女一的機會,「很多人都問我想唔想攞獎?但比起攞獎,我更想可以再有一次演女一的機會,當然女二、三或四的角色,我都很想有,總之只要有得發揮,可以演戲已經是很感恩的事情,我不會太奢望再做女一,但如果可以的話,是一個貪心的願望。」

入行以來零緋聞,她笑言只怪自己不夠紅,「廿五歲之前無緋聞,因為我唔紅,無新聞價值,無論我跟任何朋友出街,從來無避忌,就算到人多的地方,中環或銅鑼灣,連隔籬枱都認得我,但真係無人偷影過,所以廿五歲前,我覺得因為我唔夠紅,即使有相片都未必會寫。廿五歲後,令我質疑是否我人生太悶,為何沒有人偷影?可能我無車牌,很難被跟蹤,可能出席活動很多人比我紅,所以會揀別人。」
愛情路上曾遇過渣男,令她看清男人,「之前遇過渣男,他做了一些不好的行為,但我很感恩曾經擁有這段感情,拍拖兩年學習很多,令我現在看人會比較叻;廿歲的時候對愛情很有憧憬,面對男人的古惑程度未必掌握得到,但當你慢慢成熟,遇上不同人,教曉你不同的課程,所以現在有機會再認識男性,我會完全掌握得到,他是否渣男?甚至玩家,因為相處下會有很多的線索,所以上一段感情,對我是很好的課程。」她說分手需要長時間療傷,學做灑脫人,「我發覺自己比較難去復元,需要很長時間,可能半年至一年去療傷,但因為我很感性,每段關係都令我有所得着,對演戲會有幫助,會有層次感。」

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姜濤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