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余曉彤專訪】大火燒毀潛水學校喊足三日 余曉彤斥七位數買船改商業模式

本地
2021.11.05
370
撰文:Kelly Check攝影:鍾漢平
余曉彤覺得生命中即使遇上低潮,也不讓自己沉溺於慘痛當中,反而是拿出勇氣向前行。
余曉彤覺得生命中即使遇上低潮,也不讓自己沉溺於慘痛當中,反而是拿出勇氣向前行。

早前考獲船牌的余曉彤獲香港開電視邀請拍攝節目《碧波遊浪記》,開着自己投資近七位數字的二手船挑戰海上自駕遊,本身熱愛運動的她,三年跟前夫一起前開設潛水學校圓夢,然而學校遭一場大火燒毀,致過百萬的潛水裝備化為灰燼,她為此哭了三天,加上受離婚的打擊,她坦言經歷過低谷,要站起來重新出發,將遊艇化身潛水學校,繼續前行。


余曉彤予人的印象是G-1格鬥女神、完成55公里環島跑的跑山好手,也是一名潛水教練,對於主持《碧波遊浪記》,她認為是緣份,「玩潛水運動十六年,當了教練,也開了潛水學校,五年前想考駕駛船的牌,足足考了五年,考了十多次才考到,我本身對機械完全不認識,考試分兩部分,有船主、船例、看燈號及航道,這部分很快便合格;另一部分是大偈,要懂得引擎,吸壓爆排,引擎如何運作,裏面每個飛輪軸等,考了很多次都不合格,考船牌其實不用實戰,只要筆試合格,就可獲得執照至六十五歲;考完想買船,適逢節目組找我,拍攝兩個女人開船海上自駕遊,所有時間都很吻合,拍這個節目是我首次揸船,因為節目組要求拍攝我首次揸船的反應,過程嚇壞大家,我自己也沒想過原來要控制整架船是很不容易,揸船除了技術,還牽涉很多大自然因素,要懂得看風浪,潮漲潮退,每一個天氣變化都會受影響。」


余曉彤一九年與前夫、前甲一籃球員劉健明在赤柱開潛水學校,可惜好景不常,二人同年離婚,之後學校又被大火燒毀,「今次買了一艘二手船,以近七位數字購入,之前在赤柱開了一間潛水學校,開了兩年幾,投資過百萬,上年九月因為天災導致大火,多年來的心血化為灰燼,所有潛水裝備都沒有了,我在家哭了三天,不單為了物質及金錢的損失,因為一路建立的感情失去了;經歷失落,我覺得要振作,要繼續向前,亦因為這件事才買船,才拍到這個節目,人生就是這般有趣,這間潛水店都是我跟前夫有關的,可能命運也安排要我重生,一刀切斷,我這兩年經歷很多,包括離婚,不過現在大家的關係反而變朋友,大家都放過對方,要繼續向前行,我們跟女兒說父母仍然愛她,跟前夫的關係是一種合作,女兒跟我,不過爸爸經常探望她及每天都有電話聯絡,六歲的女兒已經接受這種關係。」


余曉彤十七歲與前夫相戀,拍拖八年結婚,婚後六年離婚,她覺得生活總要過,亦要好好好工作及照顧女兒,「我不會刻意想自己是單親媽媽,反而覺得是一種新的生活模式,是我自己選擇的,當我決定了,是一個全新的生活模式及態度,要想怎樣走下去了,而不是停留在想自己有多慘!我反而開心了,與其困在以前的不開心,倒不如讓自己走出來,做自己喜歡的事,我們由拍拖至結婚十多年,中間發生太多事,當初結婚一定不會想離婚,最初都接受不了,掙扎了一年,覺得要move on,有勇氣踏出這一步是好事,初期有不習慣,分開了雙方關係好轉,大家反而會分享女兒的日常事,女兒反而更開心。」
失去潛水學校,余曉彤索性改變商業模式,將學校搬上船,再開展事業,「我反而覺要一架船仲重要,可以去不同水域,將學校的概念搬了上船,我們會去水底撿垃圾,去不同的沙灘清潔,搞很多活動,有時會帶小朋友去生態遊,做自己喜歡做的事,由一開始潛水,去過世界各地潛水,近幾年搞學校才在香港潛水,潛了幾年,發覺海洋環境愈來愈差,就想想自己有什麼可以做?很想回饋海洋,如果我沒有潛水,人生一定少了很多樂趣,它給了我很多美好回憶,現在海洋生態壞到你沒辦法不動手去執垃圾,我開始組織義工團隊去一起做這件事,倪晨曦前陣子也有幫忙,有一個平台讓大家接觸海洋是很重要,是我自己的夢想。」

陳卓賢 MIRROR 星級企業大獎2020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