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陳蕾專訪】陳蕾織冷衫衝破樽頸位 演唱會主題「沙門」有乜意思?

本地
2021.10.15
435
撰文:劉家倫攝影:鍾漢平
去年在樂壇頒獎禮得到好成績,是陳蕾給自己和家人的一個交代。
去年在樂壇頒獎禮得到好成績,是陳蕾給自己和家人的一個交代。

隻身從廣州來港打拚,陳蕾的音樂夢並不是一帆風順;不經不覺十三年,今年終於奪得叱咜樂壇女歌手銀獎,給自己和家人一個交代。陳蕾十八歲從廣州來到香港參加首屆《亞洲星光大道》比賽,綽號「豹哥」的她,取得第四名,簽約亞洲電視,想當歌手,卻做了娛記主持,跟夢想愈走愈遠,五年後決定不再續約;其後轉戰《中國好聲音》,一五年獲日本經理人公司Amuse Music垂青,簽約成為福山雅治師妹,以為終於有機會?卻被打造成日系文青少女,她鼓起勇氣解約;直至加入華納唱片,陳蕾終於找到自己的方向。

陳蕾的音樂夢並不是一帆風順,不經不覺十三年,今年終於奪得叱咜樂壇女歌手銀獎。
陳蕾的音樂夢並不是一帆風順,不經不覺十三年,今年終於奪得叱咜樂壇女歌手銀獎。

陳蕾說:「重聽那時候的歌,會發現我有妥協,但連自己也不知自己是誰?若要靠這成功模式,不可能每天戴假面具吧?」本月底原本三場的演唱會,再加開一場,是她入行之來場數最多的一次,「我跟公司講,如果要加第四場要俾時間我諗諗,因為聲音上是有擔憂,事緣是一月二日發現自己的聲帶出了問題,不知道是否一月一日在頒獎禮太興奮?過了幾天仍然聲沙,去到一月中要錄Demo錄不到,再休息幾天,拿起結他竟然唱不到歌,好擔心,知道要去睇醫生,停晒所有唱歌的工作,發現聲帶生繭,開始食藥,公司盡量安排少唱歌的工作,但因為我好鍾意說話,其實說話才最易聲沙,幸好去到三月慢慢康復。」

+5

今次演唱會主題是「沙門」,是一個佛學名詞,意思是指無論什麼宗教、有沒有出家都好,只要在修行中的人都稱為「沙門」,「這個詞概括了我以往的歌曲,特別多年來處事和心態上的成長,自己都稱得上為『沙門』,不斷在人生路上修行,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懂得和生活融為一體的人,這個騷延了一年時間舉行,原定二○二○年開,未開始傾rundown疫情已經開始爆發,大概知道開不成,但我相信一切的事是最好的安排。」陳蕾的歌曲很多關於旅遊,冇得飛?怎樣找靈感?「去年的確遇上樽頸位,但創作總會遇到,反而是好事,因為會追求和不甘於現狀,想變更好才會迷失,樽頸位是學新嘢的時候,疫情困在屋企,有一段時間唔知可以做什麼?又坐不定,之後試吓織冷衫、打機,反而在這些生活上又找到創作靈感,《屈機》就是這樣寫出來,什麼都記錄下,疫情重新開啟了自己的感觀。」

陳蕾很久沒有回廣州探望家人,現在只能靠視像跟家人見面。
陳蕾很久沒有回廣州探望家人,現在只能靠視像跟家人見面。

今年得到女歌手銀獎,陳蕾直言有壓力,「如果什麼都沒有,觀眾可能戥你不值,得到了就要表現得更好。」陳蕾分享父親傳給她的一段錄音,父親正在酒店用餐時聽到女兒的歌,父親說:「聽到你首歌《娛樂人生》,整間酒店都聽到,不過好多朋友喺度,所以我冇出聲,費事人哋以為我懶巴閉。」陳蕾表示聽到父親的錄音就想家了,她說:「父親很可愛,我知道他驕傲的,但他是一個很低調的人,由小到大都這樣教我做人,我會把這些小故事寫在歌曲中,《當我迷失時聽著的歌》是關於爸爸,這首歌最初錄Demo的歌名就是叫《爸爸歌》,這首歌是因為爸爸曾說過一句話『如若迷失請謹記回家』,給了我很大的力量。」雖然家人很想來港支持女兒的演唱會,但陳蕾表示安全最緊要,「太多隔離,不想增加風險。」

髮型:Franco Chung @Leonardo 3 Hair Corner
化妝:Angel Mok
服裝:American Eagle

陳卓賢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