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老友記2】羅家英叩門邀合作組班  汪明荃開出唯一的條件

本地
2021.09.18
25.2k
撰文:徐雲攝影:洪志富

羅家英出身戲劇世家,父親羅家權師承上海京劇名淨劉奎官,有「生紂王」之稱,四伯父羅家樹是「打鑼王」,為朱次伯、千里駒、白駒榮、薛覺先等大老倌掌板,堂兄羅家寶以「蝦腔」聞名;他在一九四九年隨父親移居香港,兒時爸爸經常到外地走埠,大概四、五歲的時候,有一天收到爸爸遠方的來信,叫他開始跟十二叔羅家會練基本功,「小時候我很乖、很聽話,大人叫做什麼就做什麼,爸爸很喜歡家人做戲行,可能他看到我相片,知道我長大了就叫我跟十二叔練功,每天六點起牀在天台練功,練完再去上學,談不上興趣只覺得辛苦,但父母命不敢違,一一照做。」

羅家英四歲開始, 每天上課前先到天台練功。
羅家英四歲開始, 每天上課前先到天台練功。

小學二年級開始,假期他開始在台上做兵,雖然生得又矮又瘦,不過行行企企也沒有問題,每次演出都有兩元,收入全部上繳父母,印象最深刻是不用出台,坐在虎度門看戲很開心,小學階段家裏環境不好,搬了幾次家,轉了幾間學校,留了幾次班,十多歲才讀完小學,升上「大同中學」讀了半年,已經受不了要退學,爸爸聽到他不想讀書只有高興,可以專心在戲行發展,父親一直希望羅氏戲劇世家得以延續;「爸爸雖然很有實力,可是他不太懂教戲,上一代伶人紅褲仔出身,靠自己從旁觀察領悟,悟性高又有天分就會成名,我不是太聰明,爸爸教完我其實不明白,做不到他的要求,往往令他很生氣,打罵是常事,人愈多愈打得愈厲害,認為知道羞耻才會改進。」

打打罵罵還是沒有進步,結果一九六五年送他去廣州,希望在廣東省粵劇學校任教的四哥羅家樹,可以幫他教好個仔,「那年我十七歲,伯父有一套完整和有系統的教學方法,在他指導下我茅塞頓開,之前不明白的地方,全部清清楚楚突然開竅,後來因為要換成人身份證才回香港。」伯父短短三個月的教導,令他終身受用,技藝大進下開始做文武生,父親做丑生,兩父子組檔在香港、澳門、東南亞一帶走埠登台。

羅家英九歲時已經懂得擺出威武功架
羅家英九歲時已經懂得擺出威武功架
羅家英兒時與母親的珍貴合照
羅家英兒時與母親的珍貴合照

期間還有一段小插曲,一九六六年從廣州回到香港,當時電影開始盛行,很多粵劇老倌拍電影,他在爸爸指示下,投考邵氏公司南國實驗劇團,成為第五期訓練班學員,他說:「面試那天,其中一個考官呂國銓是北派師傅,知道我是粵劇出身,叫我耍一套大架,我做完就被取錄了。」大架是粵劇獨有的身段表演程式,家英哥一出手,呂師傅已經知道他有沒有料,不過訓練班除了動作課程,還有唱歌、跳舞、演技、化妝等,家英哥笑說:「我的成績不太好,唯獨上呂國銓老師的堂,他教的動作功夫一學就會,完成一年課程,畢業後並沒有被選中入電影界。」家英哥有違父親意願,沒有入電影界拍戲,回歸戲行繼續做粵劇,與他同期的鄭少秋、馬海倫、井莉、潘迎紫、于洋、秦萍等,都入了娛樂圈發展。

家英哥的演藝歷程,還有一位必不可少的重要人物,就是伴他從舞台走進家庭的汪明荃,八十年代中期,家英哥與合作多年的李寶瑩拆夥,當時苦於找不到新拍檔,偶然看報紙娛樂版,汪明荃說有興趣再演粵劇,他靈機一觸決定主動「叩門」,希望和阿姐組班演出,「透過朋友認識的太太團相約,我們約好見面時間,那天是一九八七年十月一號,阿姐參加完國慶酒會,初次見面好架勢,幸好大家都有興趣組班,她開出的唯一的條件,是我要用一年時間教做大戲,這個條件合情合理,所以我答應她的要」

+5

家英哥以為汪明荃有舞蹈根基,適合演身段秀美、性格温婉的花旦小姐戲,但阿姐卻偏愛英氣迫人的穆桂英,羅家英以半個師父的身份,執手相教半途出家的阿姐,經過一年的學習和排練,「福陞粵劇團」開鑼演出大受歡迎,阿姐吸納了很多非粵劇戲迷入場,這對性格南轅北轍的舞台拍檔,「無論順境或逆境、健康或疾病、快樂或憂愁……」兩人一直相伴,攜手共度三十多年。
家英哥說:「多年來,如果要分手的話,我們有很多機會分手,情侶或夫妻吵架是很普通的事,我們吵過很多次,但無論吵得多厲害,從來沒有提『分手』兩個字,所以我經常和年輕人說,吵架歸吵架,不要一吵就說分手,所謂分手只是想刺對方一刀,讓對方痛苦,但這一刀刺下去,痛的未必是對方,可能你會覺得更痛,所以不要隨便說分手。」

兩人性格完全不同,一快一慢、一冷一熱,單是生活上的相處,已經可以製造很多矛盾,他笑着說:「我和阿姐說,大家都幾十歲啦!你有一個山頭,我也有一個山頭,可能你的山頭比我高,但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習慣,我不會要你改變自己遷就我,所以你也不要想改變我,大家各自在自己的山頭,才能和平共處相安無事。」

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姜濤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