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老友記】大佬倌入電影圈兩度受屈辱 羅家英:我諗過想劈炮

本地
2021.09.18
7.4k
撰文:徐雲攝影:洪志富

「我在電影圈只是一個過客,紅不紅?演出多不多?我並不在意,因為我的根在粵劇,當我在媽媽肚裏面,粵劇已經融入我的血脈,所以粵劇是我的根源,舞台才是我的領地。」羅家英四十九歲那年,從粵劇舞台走向大銀幕,創造了不少膾炙人口的角色,但他卻視自己為過客,不在意也不會太努力,電影圈對他來說最大的收穫是賺到錢,令他現在能夠安享晚年。

d3183f74-7e9f-491d-9c2d-e5d35c1d10b5
一九九三年,成龍的電影《重案組》,取材自華懋集團創辦人王德輝被綁架一案,飾演戲中富商王一飛的,正是大家熟悉的粵劇老倌羅家英,導演黃志強的選角被視為一絕,家英哥從面形輪廓到半禿髮型,完全是王德輝翻版,這部電影開展了家英哥的演藝之路,在電影圈順風順水兼財源廣進,外人看似一帆風順的金光大道,但家英哥卻經歷了幾乎跨不過的第一道難關;當時黃志強導演找他拍《重案組》,家英哥說:「我答應演出後,工作人員打電話叫我試鏡,當時真的很不高興,覺得屈辱和不忿,去試鏡途中很掙扎,幾次想拒拍調轉頭回家,導演既然認為我適合,為什麼還要試鏡?是懷疑我的能力?是看不起我?還是擔心我的演技?心裏很不舒服,但已經答應只好勉為其難走一趟。」

+3


深深不忿的家英哥,見到導演後才發現搞錯了,原來導演只是想和他見面傾偈,工作人員一時口誤,見面變了「試鏡」,一場誤會幾乎將家英哥打沉,《重案組》上映後非常成功,家英哥片約一個接一個,享受演出樂趣的他,卻在意想不到的時刻,經歷了從影以來的第二道難關;陳可辛導演的《金枝玉葉》,找家英哥客串一日戲,他一看演員有張國榮、劉嘉玲、袁詠儀、曾志偉,雖然只是客串但也很吸引,「那天十點去到現場,沒有人招呼我,一個人在現場戇居居,幸好袁詠儀來到,我們之前合作《姊妹情深》,她一看到我就叫家英哥,叫人斟茶倒水招呼我,如果不是她關照,我連一口水也飲不到,工作人員拿戲服給我,說下午三點才拍我的戲,當時心想,明知三點拍,卻一早叫我來呆等。」

家英哥穿上戲服非常難堪,感受到深深的屈辱,「我在戲裏演曾志偉的同性戀伴侶,一件白色背心,再加一條短褲,重要部位還黐了一塊樹葉,當時很生氣,是激憤,自己竟然淪落到這個地步,已經拍了幾部電影,觀眾也開始受落,現在竟然要我賣肉,坐在一角思前想後,心裏非常難過,不想自己淪落到這種地步,感覺很難堪、很委屈,只想脫掉戲服一走了之,但我這樣一走,戲行叫『劈炮』,臨時臨急去哪裏找人頂替?在戲行是大忌,我又做不出,當時那種痛苦的心情,真的畢生難忘。」最後還是拍了,現在回看,當時戲中家英哥的角色,只是幾句對白的客串,但對他而言卻是痛苦煎熬後的結果,相信導演也萬萬想不到,這個角色,對思想傳統,舉止莊重的粵劇老倌來說,是一個極難的關口。

+5

難關過後,家英哥漸漸明白,粵劇台上他是文武生,但電影世界作為演員,可以是任何角色,嘻笑怒罵、醜陋肉酸也只是角色,演得好觀眾受落,就是有演技的證明,之後周星馳的喜劇中,豁出去的家英哥令人耳目一新;《女人四十》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及台灣金馬獎,都得到最佳男配角獎,成功的票房是觀眾的認可,獎項更是行內人對他的肯定。

家英哥拍電影,偶然一個眼神,或者一句對白,隱隱有大戲的影子,周星馳的《國產凌凌漆》、《西遊記》系列,更令他成為有獨創風格的演員,到底是導演要求?還是他刻意創造呢?家英哥說:「導演沒有教我演戲,拍《女人四十》時,許鞍華導演一開始已經說『我不會演戲,也不會教你演戲,你看了劇本想怎樣演都可以!』拍周星馳的戲也一樣,他是一個很聰明的人,從來不用我們照他的方法演,反而鼓勵演員用自己的方式演戲。」他以《國產凌凌漆》為例,家英哥拎着鹹水草綁住的菜出場,一句「力拔山兮氣蓋世」,周星馳就配合他來一句「時不離兮騅不逝」,這是《垓下歌》的詩句,也是傳統戲劇《霸王別姬》唱詞。

鳴謝:漫活堂Slowlife

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MIRROR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