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楊偉倫專訪】劇帝與朱凌凌兄弟臭味相投 楊偉倫跳進影視圈充滿刺激

本地
2021.09.11
477
撰文:嘉栢攝影:洪志富
1
阿卵小時候被指似廖偉雄,中學時期他喜歡扮乜太。

楊偉倫(阿卵)在演藝讀書時認識了朱凌凌的成員白只朱栢康朱栢謙陳文進,他們最初只是想搞個一次性的音樂會,後來覺得好玩,於是繼續搞下去,○五年朱凌凌正式出道進軍樂壇,很多人覺得他們是今日ERROR的先驅,「朱凌凌行得太前衞,有很多現在做創作的人告訴我們,原來他們十年前看過我們拍的YouTube片,也有人跟我們說,現在很多YouTuber在做我們以前做的事情,其實當時我們拍這些片純粹覺得好玩,就好像毒卵,是因為他們成日笑我喜歡打機和食撈麵,過着很毒的生活,純粹拿出來說笑拍片來玩。朱凌凌每次開騷都很難忘,好像要拿自己的命來玩,記得搞《搏到單車變摩托》演唱會,開波影海報就要在草林全祼,全部露股,又多蚊,那個草林不是想像中與世隔絕,山坡行落兩步就是馬路了,影的時候有推垃圾車的婆婆經過,我們即刻躲起來,當時做的事情都幾瘋狂。」

阿卵覺得跟朱凌凌的兄弟情是很難得,長時間都是肝膽相照。「我們都是臭味相投,給人感覺是很喜歡玩,很不認真和玩世不恭,但其實每一個人個底蘊都是很執着和有要求,正因為我們都是這樣,所以很容易扣在一起,很容易明白大家,這是很有趣的地方,真是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。」阿卵指朱凌凌的成員是互相欣賞到很盲目的程度,「白只的心態是很值得學習,他從不覺得自己叻,很多人都已經覺他好叻,但他還是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,他是個被肯定的演員,但每次拍一部新戲,他仍然會覺得未做到自己的要求,他亦會在遇到的前輩身上,發現對方已去到某個位置但仍然很努力,他會很仰望他們,覺得他們好勁,他成日提我們,未夠要再做好一點,要再去得盡一點,他的心態是很值得學習,其實我們朱凌凌之間有一種互相盲目的欣賞,是真心覺得對方好勁,我的兄弟是世界級,大家從不會比較,我們反而互相學習,大家都會這樣。」

i_640x427_074171642
阿卵於一五年已是劇帝,憑舞台劇《過戶陰陽眼》獲得第二十四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(喜∕鬧劇)。
whatsapp-image-2021-09-08-at-13-36-12-3
阿卵簽了經理人後,影視工作愈來愈多。

阿卵於一五年已是劇帝,憑舞台劇《過戶陰陽眼》獲得第二十四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(喜∕鬧劇),在第七屆香港小劇場獎憑《平坦路上看不見日出》的演出奪優秀男演員,演技備受肯定。「《過戶陰陽眼》的劇本我是很喜歡,角色是坐輪椅因中風致半身不遂的人,死剩把口,成日串人,但我演的時候感覺到很自由,好似有種隨口說,很快進入狀態的感覺,我覺得很好玩。早前拍了一部電影《正義迴廊》,未知作品出來怎樣?但過程非常享受,因為拍電影對我來說仍是很新,充滿刺激的事情,我在製作團隊裏可以有傾有講,可睇play back,可以一齊研究部戲點做,覺得好正。事業上我沒有不甘心,當然每做完一部戲你總會覺得有做得更好的地方,不會完全滿意,攞獎有人肯定了就足夠,我是幸運,父母一直給予我很大自由度,我能夠在沒有任何壓力下去做想做的事情;因朱凌凌認識我是幸運,有認受性有工作,比別人工作機會多,我沒什麼要怨,一直都知道自己比很多人好彩。」

+12

Makeup : Henry Tse@BigCstyling

MIRROR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9/2-20210908054042-150x150.jpeg?v=16310796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