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翁靜晶專訪】何東家訓勤儉禮義 暫居廣州打理家族生意 翁靜晶賣手袋助學童

本地
2021.09.07
6.7k
撰文:Kelly Check
翁靜晶前年與何猷彪結婚,她表示二人價值觀接近,對物質零追求。
翁靜晶前年與何猷彪結婚,她表示二人價值觀接近,對物質零追求。

翁靜晶前年與何東爵士曾孫何猷彪(Sean)結婚,正式成為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何東家族媳婦,當大家都以為她已經是不愁穿吃的豪門貴婦,她早前卻在社交網站上載三個Birkin及兩個Kelly Bag的Hermès手袋,希望售賣這批袋換得二百萬捐何東文化發展基金,資助貧困學童學習相關的項目,她表示要照顧這批手袋,對她來說是負擔,希望這些沒意義的東西,帶來有意義的結果。


翁靜晶與何猷彪前年舉行婚禮,二人的婚戒是由老爺何鴻章生前訂製,特意留給兩人結婚所用,事實上翁靜晶嫁入何東家,一直得到老爺的祝福,翁靜晶承認這段姻緣亦是由老爺牽紅線,「何東家訓是勤儉禮義,是他四個兒子的名字,長子何世勤幾歲大已過身,何世儉是何猶彪的祖父,是何東可以養大的第一個兒子,第三就是何世禮將軍,何世義就即是何佐芝,四樣美德之中,勤是行頭,如果不勤力已經不合格,儉是要節儉,我老爺看中我,就是因為覺得我是一個非常勤儉的人;根據老爺所講,他爸爸在大屋的桌下有一大卷線,那卷線是從何而來?每次有人用剩線頭線尾,他就會駁在一起捲起來,絕不浪費,久而久之就愈來愈大卷;何東夫人張蓮覺亦是持家有道,因為家中人多,上上下下幾十口,為了牛奶耗用量大,她拖了一頭牛回家,自家製造牛奶;小孩落山上學不是坐汽車的,是坐騾仔的。要做到克己,但對別人則大方,我向來也是這樣,他們覺得我的慳家法也是吸引,還有混血的原因,他們的第一段婚姻要跟歐亞裔人結婚,即是父母一方是中國人,一方不是中國人,以前可以娶妾侍,妾侍就沒有此限,要振興頭家,自己過到合理生活,還要幫到其他人。」
何東是香港開埠第一個首富,作為名門望族的後人自然亦衣食無憂,翁靜晶覺得安逸令人腐敗,要多做慈善工作,才可尋回動力,「通常一代一代下去,錢愈來愈多,人們不禁會問自己『我為何要這麼辛苦工作及賺錢?』我的錢可能花十世也花不完,沒有動力去工作,所以見到很多人慢慢會偏離,有些人靠家族信託基金,基本上不用做,每個月有錢分,他們先祖會一早做定基金給每個子女,所以有些人說要等分遺產,其實不用等,在生前已有基金設立好,基金已可運作生生世世代代,還有很多禮物在生前送給你,會買一間大屋,會為你創造一門事業,當你還年紀小,已經有很穩固的基礎,已經有很多錢留給你;一個年輕人,有人已為你設立一切,已沒有動力再去工作,你不想再讀書,也不想工作,怎樣才可以再有動力?要有一個慈善的心,會知道所做的一切不是為個人享樂,我就奉行魯迅所講,安逸會令人腐敗,太安逸只是自己過得好,不會再想其他,如果要支持一個人過豪華生活絕對夠,但人生是否就如此?我們的目標不在自己,是要幫很多人,所以要很勤力,對我來說,我永遠是貧窮及不足,原因不是我一個人享樂,而是幫其他人,何東家族給了我這些資源,就用來幫人及將精神延續。」
翁靜晶九六年重返校園,於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修讀法律學士課程,○六年獲得北京中國政治大學法學博士資格,她在婚後一直運用自己的專業資歷去協助丈夫打理家族生意,「其實我是要工作的,Sean公司的大中華總部由香港搬了去廣州,我要返工的,非中華的公司總部就在日內瓦,疫情關係也不想飛來飛去,就固定在一個地方,大部分時間在廣州,當然沒有限我一定要朝九晚五上班,但我要負責法律部門的工作,例如租約、物業買賣等,主要業務是收租,但也牽涉很多事情,每個租客及每份租約,包括壞了一個燈膽也要去跟,如果整天坐着不工作,哪個就不是我!」
翁靜晶上月集資六百多萬,將抗疫物資送到尼泊爾加德滿都,近日又再在社交平台上載五個Hermès手袋,希望籌得二百萬捐何東文化發展基金,不少網民大讚她有俠女精神,「我知道有位何東學校的校長自掏腰包買了張書枱給窮苦學生,原因是這些開支學校是不能報銷的,若果學生需要其他東西呢?例如輔助的書本或者是一個較特別的電腦軟件,就沒法出數,雖然校長有心,但也不可以不斷去自掏腰包,所以我才成立了何東文化發展基金,基金可以支持一些學校出不了數,例如何東的車隊,提供小一學生免費校車,之後就沒有免費,我們想吸納北區小數族裔學生,但要他們支付二年班之後的車費,對基層家庭是有困難,要幫人就幫到底,很怕幫完他一年,之後就沒有下文,難道要他們走路上學?賣手袋是其次,想帶出一個價值的訊息,不需要追求這些東西,真正需要的是內心的快樂,老實講幾百萬我也可以拿出來,但有個正面訊息在內,這些身外物並不重要,這些袋我不用,打理它們也是壓力,原本沒意義的東西,變成有意義的結果,也是一件美事。」


翁靜晶表示手袋都是丈夫及老爺所贈,其夫亦同意她將手袋出售,「我的手袋不是買的,總共有五個,都是禮物來的,亦有是老爺送的,我們家認識首飾商Butani,他曾說最怕送首飾給何猷彪老婆,什麼首飾送過來也是不見天日,沒有一件肯戴,想做點宣傳我也不戴,他跟我老公說,不要再買給我,是浪費的;我將來會怎處理這些首飾?如果很特別的就送去博物館,如果普通一點的,也用這個方法賣掉,再捐錢出來,我不需要這些東西,我老公比我更克己,他只有兩雙鞋,他的鞋不穿到破爛,怎也不肯買新,可以行到一半路,鞋破了,才去買一雙新的,他對物質零追求,他生日我買隻手錶給他,他覺得我很浪費,他爸爸留給他的,他也不戴,我們有種感覺,如果父母留下來的東西遺失了或損壞,是很對不起父母,所以盡量不戴父母留下的東西,責任大壓力也大,所以我送隻手錶給他,叫他不需要對我負責,遺失了就算,即使遇到賊人打劫,也不用糾纏,但他也覺得沒必要。」

聲夢傳奇 MIRROR 姜濤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9/photo-2021-07-12-23-01-50-20210902090836-150x150.jpg?v=16305737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