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Joe Junior專訪】英文歌王拍劇逾百套 Joe Junior75歲仍有夢想

本地
2021.09.03
875
撰文:Kelly Check攝影:伍敏慧
 Joe Junior幾年前曾入院做俗稱通波仔的手術,康復後令他更注重健康。
Joe Junior幾年前曾入院做俗稱通波仔的手術,康復後令他更注重健康。

Joe Junior在近日熱播的劇集《智能愛人》中,飾演背後操控智能人的美國華僑富豪Robert,並在深夜重播的《先生貴姓》飾演貝莎黛總裁,對羅嘉良飾演的Diana情有獨鍾;事實上他在無綫拍了百多套劇集,經常穿梭於三線劇之中。
現年七十五歲的他,幾年前曾入院做俗稱通波仔的手術,手術後一度喪失活動能力,康復後令他更加珍惜健康。被封為英文歌王的Joe Junior,將在十月及十一月開個唱,他希望可以一直唱下去。


Joe Junior是中葡混血兒,父母喜歡開派對,令他從小已愛上歐西流行曲,「我未見過祖父及外公,他們都是葡國人,打仗時父母認識,去了澳門,祖母是客家人,外婆是東莞人;我很愛唱歌,愛到發燒,喜歡聽流行曲,大約七、八歲聽了《Only you》、《Smoke get in your eyes》及《Walk around the clock》,覺得很有趣,爸爸、媽媽及阿姨喜歡開派對,又聽Patti Page,覺得很好聽,到了十三歲聽到《Diana》,我跟媽媽說將來要學Paul Anka出黑膠碟,要學他做歌星,媽咪說做什麼也好,不過要讀好書,可惜始終我讀書也不行,但我唱歌不用看歌詞,全部可以記入腦。」


Joe Junior自言讀書成績很差,卻非常享受參加學校的課外活動,對足球及音樂尤其有興趣,「小時候讀聖約瑟,頑皮、貪玩、跟同學爭波子打架,成績又不好,留過一次班也不行,才轉去新法書院,學校課外活動可揀做童軍、器械體操、詩歌班及足球,我最初揀踢足球,拍住張子慧及他哥哥張子岱(香港足球壇名宿)踢波,他後來當了職業球員,由於學校只可揀一種課外活動,我就放棄了足球,去詩歌班,真的學到很多,班中有女高音、女低音及男高音、男低音,老師是上海人,很認真教,看到你不用丹田唱,就一拳打過來,我學到怎運用丹田;無論哪一位老師教你,其實也要功多藝熟,要練習才行,我也是不停練,才可以到今天在樂壇五十四年。又因為認識陳家蓀(已故資深導演),我們就組成獵人樂隊,他父親跟利家很熟,很早已認識利孝和夫人,我後來加入無綫都沒人知我認識他,陳家蓀又很喜歡彈奏奇里夫李察和影子樂隊,Paul Anka及奇里夫李察都是我偶像,我們去那些老闆在淺水灣的家唱歌,就是這樣玩出來。」

Top Notes時代五人組合,Joe Junior(中)是男主音,前面兩位Samson姊妹花也有份唱。
Top Notes時代五人組合,Joe Junior(中)是男主音,前面兩位Samson姊妹花也有份唱。

Joe Junior與鄧光榮是新法書院同學,二人年輕時都擁有英俊外表,是校內的鋒頭躉,「我還攬住個書包時,鄧光榮已經很有名,他當時已經是學生王子,我們本來同級,後來我留班,他就比我高一年級,他以前的女朋友我也認識,鄧光榮曾經有間卡拉OK,曾關照我在那裏唱歌,我當時在某一間卡拉OK唱,由於轉了老闆,他們叫我唱到下個月便不用唱,即是被人炒魷魚,最後一晚唱完,捧着一堆歌書離開,就見到高大威猛的鄧光榮,他問我在這裏唱歌嗎?我說已唱了六、七個月,不過換人沒得再唱,他說不要緊,去他那邊唱,就像有上天安排一樣,他對我非常好,叫我不要稱呼他鄧先生,叫他Alan;後來有晚美國打來的電話,說父親快不行了,鄧光榮還買機票給我回美國見父親,昏迷中的父親好像知道我回去,忽然醒來,最終活多一年半才離開人世。」

%e7%9f%b3%e5%a0%85%e6%8c%81%e5%88%80%e6%81%90%e5%9a%87joe-junior%e8%8b%a5%e4%b8%8d%e8%84%ab%e8%a4%b2%e4%be%bf%e6%9c%83%e5%89%83%e5%85%89%e4%bb%96%e7%9a%84%e9%a0%ad%e9%ab%ae%ef%bc%8c%e5%a6%82%e4%bb%8aj
被封為英文歌王的Joe Junior唱而優則演,七六年已接拍其第一套電影《半斤八両》,之後轉戰拍劇,作品超過一百套,「拍《半斤八両》,我忘了是許冠英還是許冠傑打電話給我,個角色是演被人劏死牛的,給人除掉所有衣服,我當時又頭髮長長,之後他們再給我機會演《摩登保鑣》,故事講我跟Uncle Ray用冰子彈射馬,之後降落傘發生意外,是搞笑的,其實香港人需要多些搞笑的電影。」

至於為何入了電視台做藝員?原來也因為唱歌而起,「有次無綫找我去深灣遊艇會唱歌,之後跟高層打招呼,就開始了拍劇,我除了唱歌,很喜歡看電影,尤其是喜歡鬼鬼怪怪及謀殺的戲及喜劇等,看多了就學別人的演技,要演戲好不單止要記好對白就行,要講得自然,感情、眼神及面部表情要自然,我就不斷學,我演很多神父角色,又演過太監,別人的公公、爺爺及爸爸,連乞丐也做過,其實我什麼角色也想試,自己回家研究,不懂就問人,我最記得第一次入無綫拍劇,連鏡頭在哪裏也不知?歐陽震華教我:『阿Joe鏡頭在哪邊,你坐側少少,就見到你又見到他。』聽完別人講,又學到了。古裝戲就困難少少,尤其是一些成語及文言文,幸好有太太幫手解釋給我聽,我經常說,別人看一次,我就看十次,別人看十次,我便看三十次,自然也入到腦。」

20150825 µLŽ¨¤½¥¬¤W©P¦¬µø¦¨ÁZ¡A¡m4­Ó¤p¥Í¥h®È¦æ¡n³Ì«Â¤ô¡A¤W©P¥­§¡¦¬µø24ÂI¡]Æ[²³¤H¼Æ¬ù155¸U¡^¡A¤ñ¹ï¤W¬P´Á¦P®É¬qªº¹CÀ¸¸`¥Ø¡m¶W±j¿ï¾Ü1¤ÀÄÁ¡n¤É4ÂI¡A³Ì°ª¹F26ÂI¡]Æ[²³¤H¼Æ¬ù168¸U¡^¡C ¡m4­Ó¤p¥Í¥h®È¦æ¡n§l¤Þ155¸UÆ[²³¦¬¬Ý¡A¦¨ÁZ²z·Q¡C

Joe Junior由《三個小生》拍至《四個小生》,雖然幾位小生全部古稀之年,不過走在一起依然像小孩般天真活潑,「最初是三個小生,修哥(胡楓)就最大,四哥(謝賢)也比我大十年,我份人不怕尷尬,喜歡幫人,又喜歡唱歌,經常也忘了自己幾多歲?大頭蝦又貪玩,我們三個小生去旅行真的很開心,我都會多看顧修哥,四哥就很瀟灑,不用人看顧,我就費事他請我吃老味,佢有請我食老味,不過是他口頭禪,很搞笑的,四哥私下有請我及太太食飯,他們雖然年紀比我大,一樣天真活潑,最近修哥演唱會,我及曾江做嘉賓,四哥貴人事忙沒出席,我在後面忽然聽到『超記老味!』真是嚇一跳,以為是四哥,原來是梁家輝扮他,真的扮得很似呀!很開心很好玩,近日四哥生日,我們四個小生又聚頭,很開心的。」已經七十五歲的Joe Junior自言還有夢想,他在十月及十一月將會舉行演唱會,他希望可以一直唱下去。


Joe Junior與太太Susanna結婚多年,即使膝下猶虛,但二人以愛維繫,一直恩愛如昔,「結婚三十六年,認識七年才結婚,不經不覺已經四十三年,我很喜歡小朋友,她曾經小產,我就跟她說太危險了,不要小孩了,她有我疼惜,當我是她BB就行了!她現在真的當我BB,我現在像BB沒有頭髮,像個老BB;她小產的時候,我正在工作,一知道就馬上放下工作,很擔心她健康,兩公婆沒有小孩又怎樣?一樣開心,我就鍚到她燶,老婆是自己揀的,沒所謂的。」

20sn03e_crop
一七年,Joe Junior因心臟不適入院,並進行了俗稱通波仔的手術,他表示當時一度失去活動能力,令人既擔心又害怕,「我現在常勸戒人要休息,我是疲勞過度入院,有件事是自己抵死,又不願睡覺,很喜歡看舊電影,《碧血長天》、《六壯士》、《奔虛 》及《獨行俠》及占士邦等,工作忙就看電影放鬆,愈看就愈入神,睡兩小時就去拍攝,就爆煲了!影響了呼吸,入到醫院也非常害怕,我以為是要bye bye,我太太很膽小,真把她嚇壞,我住了七星期醫院,別人可能一、兩天就可通波仔,我住院四星期才可以做手術,因為藥物有影響,影響到腦部有血塊,我看着自己的腳說:『快點郁返呀!』我知道自己不能活動,在醫院每天都哭,哭完沒事,有人來探我又哭起來,哭了十多天,我不想躺在牀上,我要起來坐輪椅,硬要坐起來,硬要站起來,醫生及護士看不到,我就扶着窗邊站起來,醫生都覺得我意志力很強,慢慢我發現腳趾公有反應,一步一步行,去做物理治療,現在跑步也沒問題,這次是很大教訓。」Joe Junior住院期間被不少觀眾認出,對於大家的慰問,他亦感到十分暖心,「我在醫院可以走路,走去廁所途中,見到其他病人,個個都問我為什麼進來?什麼事?我笑言是來拍《妙手仁心》,有些人還唱歌給我聽,搞到醫院好熱鬧,醫生、護士又對我好,病人又問我幾時出院?我感到香港人很有愛心。」

MIRROR 姜濤 陳卓賢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9/61553038-e3ab-484d-879b-f7539792efcc-20210902085650-150x150.jpg?v=16305730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