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專訪】沙利文老牛聲靠錄音機改善 Rumbu錄歌錄到沮喪 師父趙增熹:唔技驚四座點吸引觀眾

本地
2021.08.21
2.9k
撰文:嘉栢攝影:洪志富
whatsapp-image-2021-08-19-at-16-11-53-1
趙增熹希望透過不同渠道讓徒弟Rumbu和沙利文多點曝光,令更多人認識他們的音樂。

資深音樂製作人趙增熹夥傳承愛樂,於九月十三日假大會堂音樂廳舉行《光影回憶:電影中的美麗與哀愁》音樂會,除了邀請了聲夢學員炎明熹、林君蓮及林智樂擔任表演嘉賓之外,還安排兩位徒弟沙利文和Rumbu演出,「今年六月舉辦單位傳承愛樂負責人Kenny告訴我九月有個檔期,叫我計劃一下有什麼可以做,當時我們仍忙於音樂劇《路比和嫲嫲的鐵路5號》,如果不是自己儲了一些貨,無可能做得成,以電影為主題的音樂會是我一直想做,因為我做過很多電影配樂和歌曲,再加上自己喜歡的電影音樂蒐集而成,想跟大家分享。今次我揀選的歌都是自己喜歡的,每一隻歌都有各自的難度,沒有為徒弟度身,反而是迫他們唱從未唱過的歌。」

Rumbu說:「我要唱兩首廣東話歌,這是我平時最不熟識的,需要調整如何表達。」沙利文說:「煮到來就要食,很多時唱歌㨂key是希望最出到自己某部分,所以煮到來就要食是一個挑戰,無得避但ok,經過練習都食到。」趙增熹說:「綵排還未開始,但她很乖,已錄了一些清唱給我聽,我也會安排星夢學員上來錄音室練歌,然後再跟管弦樂團一同綵排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1-08-19-at-16-11-52-3
Rumbu仍是學生,他有古典聲槳的底子,聲音獨特,跟周深的背景和先天條件都很相似,沙利文除了教唱歌外還是一位情緒療癒師。

趙增熹是《星夢傳奇》的導師,今次撮合炎明熹、林君蓮及林智樂跟兩位徒弟沙利文和Rumbu合作「沙利文和Runbu都是通過不同的渠道聽過我的講座,主題是流行音樂製作的變化,Rumbu是我第一間去演講的中學學生,他中四就來參加我的program,來面試時已有自己寫歌,聲音很特別,但完全不識製作,他是從零開始學。」師父叫徒弟講第一個作品花了多少時間,Rumbu說:「第一首歌從寫好到發布差不多兩年,兩年時間裏不斷改善編曲,在演唱方面練習,發掘自己聲音,用一個更加好的聲線去演繹,當時每日放學背着個又大又重的書包去錄音室,錄了很多次,每次離開除了書包外,好像沒有東西可以帶走,有一段長時間是很沮喪,不知道怎樣可以令自己進步?每次經歷這些時刻都會咬緊牙關,因為這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繼續尋找其他的方法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1-08-19-at-16-11-52
傳承愛樂主辦的《光影回憶:電影中的美麗與憂愁》,由趙增熹擔任指揮,除了沙利文、Rumbu外,還有炎明熹、林智樂、林君蓮演出。

趙增熹說:「既然有時間做好件事就盡力做好,我們已經沒有錢去做宣傳,不是技驚四座式的表演還可以用什麼去吸引觀眾?要做得比人更好是我的理論;我覺得作為老師的責任要make sure他們製作出來的水平,不是要和本地製作相比,而是跟全世界睇齊的水平。」沙利文是近期加入徒弟行列,她在網絡上已具有名氣,她說:「小時候我是極度老牛聲,跟唱歌完全沾不上邊,有次唱卡拉ok,我聽到姨媽在背後問媽媽,是不是我喉嚨做過手術?所以把聲像男人般沙啞,我聽到時很傷心,決心將來一定要唱歌好聽,湊巧去到小學三年級,老師提議媽媽買一部錄音機給我方便自己默書,我就用了部錄音機錄自己唱歌,生平第一次聽都覺得好難聽,於是不斷自我練習調整,玩了幾年,在一次音樂考試被老師讚唱歌好聽,後來又得到同學認同,中學畢業參加了大型歌唱比賽,第一次感受沉醉在舞台表演,大學時期開始唱多點歌,後來亦參加過《中國好聲音》,有不同的演出經驗,今次有機會夾管弦樂團,我覺得這個經歷比任何名利更重要。」Rumbu說:「很難得可跟管弦樂團合作表演,有壓力,是一個好的推動力,我覺得自己上到台會將這感覺變成興奮發放給台下觀眾。」

 

場地:Nina Hotel Causeway Bay

 

MIRROR 姜濤 陳卓賢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8/whatsapp-image-2021-08-19-at-16.11.52-1-20210819081601-150x150.jpeg?v=162936096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