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羅頌華專訪】接《大叔的愛》考慮一個月 羅頌華由亞視小生變特約

本地
2021.08.07
2.6k
撰文:冼麗宜攝影:伍敏慧
戴上眼鏡蓄了鬍子的羅頌華,跟以前的樣子確實有很大分別,難怪以前客串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,也沒有人把他認出來。
戴上眼鏡蓄了鬍子的羅頌華,跟以前的樣子確實有很大分別,難怪以前客串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,也沒有人把他認出來。

大叔的愛》爆紅,連帶劇中的配角也受到不少人關注,當中飾演阿牧父親的羅頌華,他曾經是亞視力捧小生,做過主持,今年已經五十三歲,幾年前開始做特約演員,在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中也不時看到他的身影。

不少人對羅頌華的認識都是來自亞視,但嚴格來說,他是無綫出身,因為參加八七年舉辦的《超級新星競選》而入行。「其實都幾老土,有同學看到電視廣告就報名參加,然後叫我一齊報,結果他不成功,我卻入圍,記得當時有成七千多人報名的。」

.Edan亦有份跟羅頌華一齊拍沖涼戲,羅頌華笑言拍之前也跟他齊齊做掌上壓,希望拍出來不致太肉酸。
.Edan亦有份跟羅頌華一齊拍沖涼戲,羅頌華笑言拍之前也跟他齊齊做掌上壓,希望拍出來不致太肉酸。

羅頌華由細到大都很喜歡畫畫,又愛看漫畫書,他之前的目標其實是想做漫畫家,「其他科目的成績不是很好,只有畫畫比較好,於是走去學畫畫,學素描、水彩,如果我不是做了演員,應該會去出版社做主筆助理,自己是鋪排這條路來行,只是後來入了行,就沒有繼續這個理想。」
當年《超級新星競選》分兩輪比賽,在男女組各在十二人中淘汰六個進入決賽。「我是第一輪比賽就被淘汰,之後就入了訓練班,同班同學有林文龍、邵仲衡和麥長青,那時期還有健美小姐梅小惠。訓練班三個月又會再淘汰一次,foul了三個人出來,我是其中一個,有人說不如過亞視,於是我就跟着一起過。」

《中華英雄》出演華劍雄,與何家勁有不少對手戲,當年可以做這個角色惹來不少亞視中人羨慕。
《中華英雄》出演華劍雄,與何家勁有不少對手戲,當年可以做這個角色惹來不少亞視中人羨慕。

點擊睇照片

+5

入亞視當然不是馬上做主角,羅頌華開始也是做一些跑龍套的角色,之後又去了做兒童節目《飛虎隊》。「那段時間是一個很好的訓練,不論是面對鏡頭或是演戲都是,做了《飛虎隊》幾年,公司說要開一套青春劇,找了我和容錦昌,另外還有那一屆的亞姐萬綺雯和袁潔儀一齊casting,後來他們覺得這四個演員都適合,於是就找了我們拍了一套《藍月亮》。」

《藍月亮》是羅頌華第一套擔正的劇集,但他笑言當時根本完全不知自己在做什麼?「雖然有劇本,但跟在綜合組做《飛虎隊》完全不同,很辛苦,因為趕着播出街,連睡覺都沒有時間,所以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有對白就說,但拍出來剪出來效果又不錯,好像MV般。我還記得拍攝時曾發生了一個小意外,試過一次不小心撞到一個泵,摸一摸後頸位置,濕濕的,原來正在流血,工作人員都很緊張,當時我們在廣播道,於是馬上送我去浸會醫院,縫了七針,之後公司給我回家休息一晚,第二日才開工,當時因為拍攝日趕夜趕,已經很眼瞓,那次意外令我難得有機會回家好好睡一覺。」

跟尹天照合作演出《天蠶變之再與天比高》,二人在劇中本是好兄弟,後來羅頌華演的角色因報仇致練功入魔,變成反派。
跟尹天照合作演出《天蠶變之再與天比高》,二人在劇中本是好兄弟,後來羅頌華演的角色因報仇致練功入魔,變成反派。

+3

之後羅頌華拍《劍神》,他說每拍一套劇就正如上一個課堂一樣,「因為每次都會學到一個技巧,拍《藍月亮》時連機位也不懂,學識了這個之後,之後拍古裝,要打,又上了另外一堂,學動作場面。」
其後羅頌華接到另一個重要角色,就是在《中華英雄》飾演華劍雄。「我相信當時很多小朋友和大人都有看這本漫畫,我看這個故事時,已在想如果將來有機會做,一定很開心,所以那時我有跟公司說,想做其中一個角色,他們看過我的照片,覺得也可以,於是讓我飾演華劍雄,記得當時拍造型照時,也覺得自己很神似。」
當年亞視更重金邀請何家勁回來做主角華英雄,面對有分量的前輩,羅頌華大讚他人很Nice,不會罵人,做得不好也會循循善誘的告訴他怎做才好。「還有尹天照,他演司徒莫問,劇中我跟他的對手戲比較多,他知道我資歷新,他會給很多動力和壓力我,例如提點我一定要準時,不可以遲到,又告訴我可以怎樣做。」

用周星馳方法演繹角色

 羅頌華喜歡演藝工作,不論是台前或是幕後;雖然太太有提議他找一份正職,但他知道做正職就不可以拍戲,也沒有時間照顧兒子,所以寧願像現在的不穩定。
羅頌華喜歡演藝工作,不論是台前或是幕後;雖然太太有提議他找一份正職,但他知道做正職就不可以拍戲,也沒有時間照顧兒子,所以寧願像現在的不穩定。

另一套在亞視難忘的劇集,就是在《天蠶變之再與天比高》飾演陸丹,第一次轉型做奸角。「當時簫笙叔剛入亞視,他說要開拍這套劇,我有看徐少強舊的那一套,我的角色以前是羅樂林做,那個年代沒有互聯網,不容易去看舊片,現在回看,其實兩個角色是不同的,當年羅樂林做得很好,所以我做的時候都有一些壓力,拍攝時,因為很流行周星馳,於是就用了一些他的方法去演繹這個角色。」
九十年代中期,亞視自製劇集減産,反而綜合組的節目多了,他們需要更多藝人,結果羅頌華就由主力拍劇,轉去做當時亞視的王牌節目《今日睇真D》。「在《睇真D》做了四、五年,我是主力去內地和亞洲地區,例如新疆、西藏、四川等,一去隨時去廿多天,讓我有機會看到很多不同的事,很多都是第一次見,所以都很難忘,記得有一次去新疆一個地方,要搭一日多的火車,我在窗口往外看,可以足足七小時都只看到那一連串樹飛過,可想而知那地方有多大!」
○二年羅頌華約滿亞視,正式離開,「最後拍的節目是《開發大西南》,去了內地一個月,回來後跟公司合約完結,當時心情沒有特別失落,覺得也是時候離開,嘗試其他工作,之後去了理工大學報讀了一個一年的課程,學3D動畫,讀完之後有朋友找我做一些幕後的工作,幫他拍片。」

羅頌華婚後育有一子,現在已十歲,他說兒子不似他愛畫畫,反而夢想是做發明家。
羅頌華婚後育有一子,現在已十歲,他說兒子不似他愛畫畫,反而夢想是做發明家。

看到別人拍攝,羅頌華腦中不時有很多想法,後來更嘗試拿着攝影機,自己去拍旅遊節目,「回想其實當時很粗糙,好像YouTuber一樣,開了部機在鏡頭面前講,講完再回家剪接,之後不停修改,後來甚至膽粗粗,去了新西蘭,拍了一個旅遊節目,回來後找電視台的監製,問他可不可以播出?他看過也覺得可以嘗試一下,之後我再繼續拍了十三集,總共拍了三輯,只是沒想過原來要用很長時間,因為得一、兩個人做,差不多用了一年時間,覺得太費時,於是又去做回其他幕後工作。」
近幾年因為社會運動和疫情的關係,幕後工作減少,有朋友就提議他不如到電視台做特約演員。「開始時是有少少包袱,去到電視台有很多人都認識,不論幕前或幕後,但當你想通了,就沒有什麼特別,他們需要人,覺得適合才找我,我又OK就去,拍完了就離開,所以也沒有什麼尷尬,拍得比較多的就是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,做過很多角色,但都不是連戲,例如試過做呃劉丹的騙子和公司老闆等,現在就算今日只是拍我的背影,我也覺得沒問題,背影也可以發揮,不一定要有很多對白。」
至於為何突然會由無綫去了ViuTV拍《大叔的愛》?他笑言一切也是機緣巧合,「有個在無綫做的PA去了ViuTV,有日他打電話來問我,有個角色做不做?我當然是應承,之後他拿劇本給我看,我看到其中一幕要沖涼,我考慮了一個月,究竟做不做?心裏有點害怕,要出浴即是要除衫,當時心想會不會有衣服遮下?或是會看不清楚?後來把心一橫豁出去做,因為角色有戲,而且是主角的父親,去到現場,還以為會有浴屏遮着,原來是坐在浴缸中,不過去到這個時候,也沒有理會太多,只想認認真真做好,劇集出街時,兒子的同學都說幾好笑,原來觀眾看到是開心的,我也高興,總好過不知道我在做什麼?」
面對兩位在演戲上算是新人的Anson Lo和Edan,羅頌華大讚他們比自己做新人時聰明得多,天分也比他好,「最記得跟他們對戲時,突然在我面前錫了一啖,我呆了一呆,問他們做什麼?他們說要在拍之前練一練,我問他們會有這些場口嗎?他們說有,而且不只一場,之後問他們會不會尷尬?他們說不會,因為已經日日在練習,他們也問我,如果我是父親,會不會接受兒子這樣做?我說開始時會猶豫,但慢慢應該會接受,正如劇集角色一樣。」
羅頌華算晚婚,現在有一個十歲的兒子。「在亞視時工作太多,沒有機會想兒女私情,直至離開亞視後,就會想是不是生小朋友和結婚比較好?我認識太太很久,難得她不嫌棄我,跟兒子關係也不錯,因為我工作量不是太多,比較有時間照顧他。」

聲夢傳奇 姜濤 陳卓賢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8/whatsapp-image-2021-08-05-at-2.45.36-pm-20210805065746-150x150.jpeg?v=16281466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