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名人專訪】邀請張達明女兒畫插圖 羅乃萱何念慈低谷重逢變知己

本地
2021.07.21
184
撰文:溫敏芝攝影:洪志富
羅乃萱邀請了張達明與何念慈的女兒子蕎替其新書繪畫插圖,與子蕎母女一起接受訪問。
羅乃萱邀請了張達明與何念慈的女兒子蕎替其新書繪畫插圖,與子蕎母女一起接受訪問。

羅乃萱(師母)今年推出了四本書籍,第一本是《阿媽這杯茶》,「第一個BB出世,我很滿意這本書,今次是心靈分享。」

她邀請了臨牀心理學家何念慈(Annie)的女兒張子蕎負責插畫部分,子蕎的爸爸是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張達明,十六歲的張子蕎亭亭玉立,長得清麗脫俗,是擁有「仙氣」的星二代。何念慈與師母在人生低谷時,再次邂逅,從此成為好友。師母最欣賞這位家長,給予女兒信任和探索機會,她讓子蕎停學一年,遠赴德國文化交流,擴闊了眼界和視野﹗

《阿媽這杯茶》是師母羅乃萱的「大女兒」,今年她推出四本書,其餘三本包括跟老公何志滌牧師談及靈修、關於小數族裔,以及一套遊戲卡,這些都是新嘗試,「四子女」各有千秋。子蕎年紀輕輕甚有繪畫天分,首次跟她合作,師母大讚「捨不得」的插圖,畫得出神髓,這是子蕎替她畫的第一幅畫,內容談及她與父母朋友的重聚,那種震撼及懷念,子蕎畫了這幅畫表達,實在太喜歡,書名都因為這幅畫而命名。

師母很欣賞這對母女,何念慈會讓女兒停學一年,到德國文化交流。
師母很欣賞這對母女,何念慈會讓女兒停學一年,到德國文化交流。

相識相知是一種緣份,有段時間Annie陷入人生低俗,有人介紹她認識了師母,領略人生感悟,但其實兩人多年前已結識,師母說:「我在母校教寫作,子蕎是我的師妹,參過我的寫作班,記得有次是自由題,子蕎問我是否什麼都可以寫?我說是,那次她寫得不錯,是幻想故事。」子蕎稱那時是小學四、五年級,師母的課堂好玩又創新,給予小朋友很多刺激感。

迷茫時相遇傾心吐意

促成師母與子蕎首次的合作,是一次她跟Annie的相遇,師母說:「我們第二次邂逅很特別的,人生都有高低潮,那時經歷人生一個低谷,我在街頭走過,母校就在對面,我望到一個熟悉身影迎面而來,她又是人生的低谷。我們喝了一杯咖啡,突然間好像倒水般,傾心吐意,大家有很好的分享,之後再熟絡了,不時相約見面,就像拍電影一樣,迷茫時候的相遇。」

人生有很多經歷,今年師母獲獎的書作《知己莫若我》,是她人生一些難以渡過經歷,將感受寫出來,「我試過屋企有水災、火災,又試過大病,進出醫院很多次,還有學習人際關係。我記得當日我們一邊喝咖啡,也忘記了有否流眼淚?總之解通了。如果跟我投緣的人,會在我的電話簿出現,可以約吃飯,Annie就是逢叫必到。」

+1

Annie覺得師母沒有低谷,是因為她不會在低谷裏停留,她可以路路暢通,是因為拒絕停留。那次接觸後,二人見面多了,師母也會關心子蕎近況,知道她的興趣轉投畫畫和創意藝術,於是邀請她負責書中的插畫。子蕎的爸爸是張達明,擅長編劇創作,師母問子蕎是否遺傳爸爸藝術天分?她笑說:「我不知道,應該都是的,寫故事比較好玩,議論文和說明文太沉悶了。」小六後,她開始上堂學畫畫,曾奪得過羅馬尼亞青藝獎,現時修讀有關藝術課程。

子蕎感恩有媽媽支持

《阿媽這本茶》中,有五十幅插畫,是子蕎看完師母的文章,再創作而成,Annie笑說:「師母交稿後,女兒會問我怎樣畫?我會給她意見,但她永遠說自己畫得不好,我相信她終生都會受苦。」子蕎解釋說:「可能第一次畫插畫,對自己要求會高一點,但師母很包容我,從來沒給我壓力,壓力是來自自己。」師母希望能夠給新一代機會,得到一個好經驗。

作為人母,Annie會怎樣培育小朋友?她謙稱是不合格家長,會視乎小朋友特性,不會強逼子女學習什麼?會盡量帶他們擴闊視野,「我覺得見識最重要,真正學畫畫前,她看過很多作品,技巧上的苦練,她可以靠自己,女兒想嘗試,我會幫手,例如她去繪畫比賽,有機會就陪伴,但我都是眼碌碌站着,或只是幫忙拿東西,最終是靠她雙腳去行,給予空間、尊重和自由。」Annie是否支持女兒向藝術方向發展?「我支持的,我都認識很多不同藝術創作的人,走出自己的路,很多家長會恐懼怕沒錢開飯,其實不同行業也必須付出。當我知道她想畫畫時,我會去認識這種東西,但不會強逼她去那個行業。」子蕎感恩有媽媽的支持,給她很多學習機會,她笑說:「很少家長會讓子女多方面嘗試,早前去德國文化交流都玩了半年。我覺得探索是很重要,讓子女去闖這個世界,你不用擔心我沒錢,我都會擔心自己沒錢,家長可以給子女多一點自信和信心。」今時今日小朋友對自己要求高,會不停批評自己,所以Annie覺得「無得催逼,亦可用催逼?」

 

+3

家長要有心理平衡

 

師母很欣賞這對家長和女兒,本身師母做家長教育,看見家長們想子女入讀神科,感覺不太好,「童年的我,媽媽不讓我學習中文,結果我讀了數學,兜兜轉轉才做到寫作的人,很開心有家長竟然讓女兒停學,然後去德國文化交流,很多家長會覺得浪費時間。」Annie稱女兒是停學一年去交流,付出一年時間,是否很大代價?但女兒學會了德文,擴闊視野,她覺得不一定二十三歲便要去職場工作,這種見識對將來上班面試也有幫助。

子蕎甫到德國,感覺是困難,首先未學懂德文,溝通上有阻礙,加上天氣寒冷,心裏很掛念香港食物,「我半年裏,雙腳都是冷冰冰的,很多地方不習慣,但一切都是值得的,回來後發覺自己長大了,學會了許多。」原本十個月的體驗,因新冠肺炎疫情,提早了三個月回港。Annie笑指女兒此行在德國也哭了,作為母親當然擔心,但也要讓她控制恐懼才會成長,「有一天她迷路了,在火車站錯過了班次,當時開始天黑,我不在她身邊是無能為力,唯有告訴她找人幫忙,在通話裏陪她聊天,因為知道她害怕。如果她真的跌到斷腳,我會幫手,如果只是擦傷,你應該要知道藥水在哪裏?大個女了,家長要有這個心理平衡,要不然永遠也不會學懂照顧自己。現在她快將十七歲了,我覺得子女能給予我信心,當然成長裏充滿驚險時刻,我腦海裏經常有把尺,要衡量他們學會多少?人生可能會被朋友一句說話傷害,之後三日便會覺得無謂,假設被朋友欺凌,發生大件事便要教導,其他事自己處理吧﹗有危機自然會找我。其實做家長,從來是可怕投資,因為會有失誤,例如你很努力讀書未必成績好,在我的生命中,便要跟你一起承受,人生當中並非努力就一定有成果。」師母笑說:「又好像將來她長大一點,可能會經歷失戀。」

十六歲的子蕎,長得清麗脫俗,未知將來會否在幕前發展?
十六歲的子蕎,長得清麗脫俗,未知將來會否在幕前發展?

何念慈與子女沒有隔膜

子蕎的交流團有幾位同學一起出發德國,但大家會四散到不同城市,在當地沒有熟悉的人,在一個五口家庭生活,子蕎說:「我住的家庭養了幾隻貓、蜥蝪、魚和雞,有時自己會坐火車去大城市,全程都是靠google map。」母親作為心理學家,子女成長時候,母女之間是否很少磨擦?子蕎坦言真的沒有,只是轉換新學校時,由中文學校轉往英文學校,心裏非常緊張,要求媽媽讓她補習英文,但媽媽的反應是怎可以這麼大壓力?「由小到大,我未被媽媽高聲責罵過,其實都很幸福。她只會叫我坐naughty chair,望着一幅牆,反省自己的過錯。」Annie從事這個行業,善於人際關係和溝通,她從不責罵子女,「女兒小時候說話不多,叫她坐在一邊,就像一嚿番薯不動,我還有什麼可以責罵?可能我性格平靜,所以他們不是暴躁的小朋友,沒有哭鬧,叫女兒不要吃雪糕,她又會照做,所以大家沒有吵架。」師母認為父母有高EQ,特別是Annie,真的會影響到孩子。

 

+5

Annie育有一對子女,哥哥張子由快將二十歲,她說兒子是理科男,性格比較理性,會為自己的行為交代,女兒是創作的文科女,至今仍能跟一對子女傾談,沒有隔膜。現時哥哥在英國升學,子蕎也希望將來出國讀書,問她有否興趣加入演藝圈?子蕎笑說:「小學有參加過戲劇班,可以試試。」Annie則認為女兒性格比較怕羞和慢熱,仍是未知之數。

師母的新作《阿媽這杯茶》,編輯細膩,茶有五味,苦、澀、甜、鮮和酸,最希望大家會喜歡。

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7/03d5c043-e269-428a-aed1-049d88199528-20210715073745-150x150.jpg?v=16263346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