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鍾志光專訪】出書分享不為人知驚險故事 鍾志光主持八屆奧運悟與樂

本地
2021.07.16
1.3k
撰文:Kelly Check攝影:伍敏慧
鍾志光由體育老師轉做足球評述員,屬於無綫元老級主持的他已是第八次主持奧運。
鍾志光由體育老師轉做足球評述員,屬於無綫元老級主持的他已是第八次主持奧運。

年輕一代對鍾志光的認識,大多是因為他飾演《愛‧回家之開心速遞》的佳叔,不過,如果有留意體育節目,都知道他是資深足球評述員及主持。本月廿三日東京奧運開幕,將會是他連續八屆擔任無綫奧運主持,近日他更出了新著作《體壇鍾橫》,當中有提及○八年北京奧運期間,Do姐鄭裕玲被指發惡罵工作人員,亦有提及他跟評述界前輩的情誼。


鍾志光曾任職中學中文科及體育科老師,八十年代加入商台擔任體育新聞採訪及足球評述,「九二年開始做奧運,今屆是第八年擔任奧運主持,我入無綫之前是跟林尚義及蔡文堅在商台講波,八九年無綫監製找我試鏡,當時無綫是部署九○年的世界盃,我初期是在《體育世界》講短波,後來就講世界盃,之後就留在無綫主持《球迷世界》,我在商台是做體育記者,算是走雜項,無綫就找我主持奧運,由做評述開始,至九四年廣島亞運,就去現場採訪,我覺得做電台足球評述辛苦過做電視台,電台不可以有dead air,要不停講,而且節奏又要快,電台是有聲無畫,聽眾全靠評述的表達,電視就要根據個畫面去講,不過近年很多年輕觀眾都不知我是講波出身。」


鍾志光好學不倦,他是香港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碩士,亦是香港中文大學哲學文學碩士,近日他就推出了人生第一本著作《體壇鍾橫》,「我份人很懶,用口多過用筆,從來沒想過出書,事緣出版社去年找我,給我的題目是足球與演藝,我聽後馬上拒絕,足球勉強是我的範疇,演藝真的完全沒能力寫,我是半途出家,又沒有很深認識,更加多前輩可以寫這個題目,出版社問我可以寫什麼?我說奧運即將來臨,我採訪過多屆奧運,也有一些小故事可以寫,書中內容有採訪中不為人知的驚險故事,試過講波講到一半被人拔去電源,畫面都沒有;當年主持北京奧運,有報道指Do姐很惡罵工作人員,當時她帶了大耳牛(耳筒)試聲,節目未出街,工作人員將音量調到很大,Do姐即時反應說好大聲,最不幸是導演按了掣直播,畫面上大家覺得她惡,其實她根本聽不到自己的聲音,她只是本能反應。」

鄭裕玲有份主持o八奧運,當時有報導指她在直播時大罵工作人員,其時在場的鍾志光就為她平反。
鄭裕玲有份主持o八奧運,當時有報導指她在直播時大罵工作人員,其時在場的鍾志光就為她平反。

鍾志光表示擔任體育主持幾十年,交到很多良師益友,「我跟阿叔(林尚義)及蔡育瑜一起主持《球迷世界》超過十七年,這個組合是我體育生涯當中最開心的,阿叔平日少說話,其實好玩得,他叫我千萬不要學他講波,我同意的,因為每個人也要有自己風格;至於江嘉良就一直都是好朋友,由於他是運動員出身,講乒乓波真是無得頂,球手開球,他已講到運動員的心理狀況,以至球的變化及走勢,很技術性的分析,他去做運動員訪問,跟我們所做肯定是兩回事,他很直接了當問運動員那一板是什麼事?為何這樣打?他影響了往後幾代的運動員,以他的江湖地位,運動員也要停下來接受他訪問。」
鍾志光亦有提到曾合作的前輩錢恩培及雷禮義,二人的離世,亦令他重新認識生死,「我跟錢Sir及雷公在很多大型運動會合作,他們去到生命盡頭,仍展現出豁達,甚至對離世的處理方式,都啟發到我,錢Sir是基督徒,他很接受神的安排,他的追思禮拜也是自己一手一腳安排,包括在哪裡舉行?誰去主持?唱什麼詩?哪位牧師講道?讀哪一節經?都是他安排,他對於要離開是欣然接受;至於雷公就走得有點急,他經過努力跟病魔搏鬥,過程中我有去探望他,後來他去了偏遠的地區療養,我跟他通電話,他每次都中氣十足,叫我不用舟車勞頓去探他,我就說找天要去探他,這個找天就是一天都找不到,如果我沒有說過找天,就沒那麼歉疚,原來做人做事平日常說找天飲茶,你不行動,可能以後都無法見到這個朋友。」
鍾志光回顧幾十年的運動主持生涯,他覺得體育就如人生,「有起有跌,有成功亦有失敗,我舉個例在○四年大家都為劉翔鼓掌,○八年我們都為劉翔嘆息,有高峯,同樣去到某個階段會有不如意,人生也是一樣,歸根究柢在任何情況下,我們也要生活下去,學懂去接受,掌聲鼓勵固然開心,當人罵你就要反省,如果對方罵得對就要改,講波一樣,有人喜歡你,亦有人罵你罵至狗血淋頭,要平常心面對。」

+1
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姜濤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7/b210709a079-20210715082122-150x150.jpg?v=16263372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