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陳桂芬專訪】舞台劇后公仔箱做綠葉 助長者演話劇重拾青春夢 陳桂芬做過民間調解員

本地
2021.07.02
360
撰文:Kelly Check攝影:伍敏慧
陳桂芬從事旅遊業多年,她表示正職是其「牛油麵包」,當年的業餘劇社沒有任何資助,必須要有穩定收入才可支持下去。
陳桂芬從事旅遊業多年,她表示正職是其「牛油麵包」,當年的業餘劇社沒有任何資助,必須要有穩定收入才可支持下去。

現年六十三歲的陳桂芬近年有參與ViuTV劇集《黑市》、《暖男爸爸》及《無限斜棟有限公司》演出,她在九三年開始拍電影,至今拍了近廿套作品,她大多數飾演人母或師奶角色,間中亦扮演老師、高官或法官,一般電視及電影觀眾未必叫得出她的名字,不過她在舞台劇界有超過三十年表演經驗,在二○一八年第二十七屆舞台劇獎,勇奪最佳女主角獎(悲/正劇),現實中她更是Art’s Options藝術總監及Pop theatre董事,近年積極推動長者戲劇計劃,讓很多昔日為了搵食而放棄理想的長者,在人生下半場尋回第二春。
陳桂芬出生於基層家庭,家中有七兄弟姊妹,她排行第六,畢業於真光中學,她坦言學校對其人生有很大影響,「中一的時候遇上一位老師,他在大學修讀戲劇,學校從來沒有戲劇組,因為這位老師而破天荒成立了,我在中一時就參加了劇社,其中一個劇叫《后羿》,因為是女校,沒有男生,我被選中反串飾演后羿,我至今仍記憶猶新,自始便深深愛上表演,我亦成為劇社的中堅分子,中三之後,學校取消了劇社,不過老師私下仍帶我和幾個同學去看表演,老師甚至自掏腰包買票請我們去看,今時今日仍感謝他對我的培養,當年香港話劇團尚未有規模,他已經常帶我們去看,我認識到專業表演的厲害,心裏面留下了一棵種子,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做專業的演出,中五畢業時,香港尚未有職業舞台演出,尚在醞釀中,我當時也沒有想過將表演成為職業。」

陳桂芬中五畢業便修讀了一年旅遊課程,之後加入旅遊業,不過她多年來從未效棄過戲劇,「我加入一些業餘劇社,我在力行劇社認識了現在已紅透半邊天的謝君豪,我們曾經有講過一起去考演藝學院,大家分頭報名,不過我最後有份旅行社的工作,便沒有去面試,我一邊上班,一邊去參加業餘劇團,從沒有疏懶,只不過條路要行得長一點,我在一個基督教戲劇團體認識了我丈夫,不過他自從認識了我,便再沒有參加劇社,我經常都笑問他當時參加劇團是不是為了識女仔?其實我是明白的,很多業餘表演者也會遇到相同的問題,會思考到底要放多點時間參與表演?還是放多點時間去謀生的工作上?總是要有個抉擇,尤其是結婚生仔後,更加要放多點時間在家庭,我比較固執,除了工作,所有時間都放在劇社,亦因此跟丈夫商量不要下一代,可以自由點。」


陳桂芬在旅行社工作多年,除了有份為業界擔任導師,甚至還擔任外遊領隊的核證考試的評核,而且還具備調解員資格,「除了戲劇及在旅行社上班,我很喜歡探索新奇事物,對很多不同種類的課程及技能都有興趣,我有讀過調解員課程,一般大眾認識的專業調解,例如金融、船務及保險,這是按照該行業的專項調解,而我所做的是民間調解員,例如兩夫婦互不退讓及婆媳不和,甚至跟鄰居爭吵,有很多很易解決的人際關係,不一定要上法庭才能解決的,協商了就大事化小,都是幫人幫己;旅遊業其實也很廣泛,導遊技巧,生態技巧,我放在旅遊業的時間跟業餘劇社,幾乎是一半一半,因為旅遊業是我的牛油麵包,當年做業餘劇社,不但沒收入,有時還要倒貼的,以往的業餘劇團是沒有政府資助,是一班傻人出錢出力,還要花唇舌求人買門票,一個穩定收入,對我的戲劇發展很重要。」

陳桂芬曾參與不少電影演出,在《新警察故事》飾演四賊的母親、《黑社會以和為貴》飾演中學教師及在《導火新聞線》飾演政務司司長,她表示在商業世界工作,大家都會好奇她演藝工作,「朋友及同事知我做舞台劇,很快就會有評語『是不是發明星夢?』我會解釋不是想貪威識食,只是愛表演而已,不過講也未必明白,有時叫他們來看,他們又會說很悶,又不可周身郁,又不能食花生,當然也有部分人會喜歡,不過我也曾聽過一些很傷人的話,『都不知你邊句真邊句假?也不知你幾時在做戲?』聽到也難過,其實我們從事表演藝術,不是用於日常生活呃呃騙騙的,唯有用真心對待,多點時間讓對方明白,我說的情況是八十年代初期,其實現在大家已經明白多了。」


陳桂芬曾經憑舞台劇《27個小孩的媽媽》奪得二十七屆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獎(悲/正劇),她近年更積極推動長者戲劇,「做了多年也累積了一些經驗,自己也學很多表演體系,我可以將經驗跟人分享,最初是跟教會的年輕人分享,上一些戲劇訓練班,後來也有去學校教中小學戲劇,也有教一些業餘成人班,各類年齡的學生也接觸過,慢慢開始接觸一些長者,我在一四年看了來自日本戲劇大師蜷川幸雄成立的長者劇團,他們應康文署來港演出《烏鴉,我們上彈吧!》,最初心想又是長者,又是日本人做的,本來不想去看,但有行家強烈推介,我一看就覺得震撼,蜷川在○六年招募年齡在五十五歲以上的演員,不設上限,結果在社區有過千人報名,全部是素人及街坊,他提供培訓,被公認是高水準的演出,我當時去看的劇,平均演員年齡七十歲,最高齡的演員九十歲,香港及華人社會很多年齡歧視,而且是自己歧視自己,例如說幾十歲不要穿到花花綠綠,都是自己給自己的規範,我看完才發現原來五、六十歲才起步也不會遲,香港或者有長者劇團,但沒有特別說專業,我留意其他鄰近地區也很缺乏這類劇團,終於在一八年找到領展的funding,一九年就開始了專業長者戲劇訓練。」

+4

陳桂芬近年偶有參與劇集演出,包括在《黑市》、《䁔男爸爸》及《無限斜棟有限公司》都見到她的演出,她表示舞台劇及電視演出有很分別,自己也是近年才開始略為掌握到,「我現在教長者班,在第二年的課程會加入TV acting,因為自己撞板太多,我最先是做話劇,後來才拍電影及電視,最初導演對我的演出總是不太滿意,叫我不要做得太大及太誇張,要收斂點,什麼叫收斂點?以前沒有老師教過,都是自己跌跌碰碰,我看回自己以前的作品也感到噁心,甚至有段時間對拍攝感到害怕,我喜歡學習,便不停思考及看別人演出的技巧,慢慢摸索出一條路,坦白說我是一個遲熟的演員,近年才對拍攝的技巧掌握得好一點而已,我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平衡空間,問我有什麼最滿意的作品?拍攝方面我仍未找到,因為對我來說仍然是學習及摸索當中,至於舞台劇,曾經獲獎的作品都是我喜歡及有深刻記憶的,很多人都問我在舞台上喜歡做悲劇還是喜劇?在我的戲劇經歷,年輕時覺得可以哭出來就很厲害,一段時間之後發覺原來不開心及哭的情緒是來得比較易,喜劇的節奏及一些非大上大落的情緒,其實更難演,悲劇、正劇、喜劇及音樂劇都做過,就是未做過喜鬧劇,我希望在退休前有機會做,不過喜鬧劇是需要有很高體能,很跳躍的,我也擔心自己年紀大,未必能應付。」

陳卓賢 MIRROR 姜濤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7/c4bc490e-3a5d-444a-aac7-890622733382-20210701070759-150x150.jpg?v=16251232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