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聲夢專訪】《聲夢》八強大吐心中不快事 李克勤做心理輔導 「冠軍只巴閉一晚!」

本地
2021.06.25
13.2k
撰文:冼麗宜攝影:伍敏慧
各學員都說由第一次接觸李克勤的時候,已經覺得他好像奶爸一樣,很親切,笑着過來跟他們打招呼,所以一點也不怕他,克勤笑說:「因為我不是導師,又不是給燈那一個,可能問他們驚不驚舒文?他們會比較害怕一點。」
各學員都說由第一次接觸李克勤的時候,已經覺得他好像奶爸一樣,很親切,笑着過來跟他們打招呼,所以一點也不怕他,克勤笑說:「因為我不是導師,又不是給燈那一個,可能問他們驚不驚舒文?他們會比較害怕一點。」

很多人都以為當初李克勤會加入這個節目,是因為曾志偉加入無綫做副總經理後所安排,但原來節目由一開始已經找克勤參與,他說:「這個節目我在一月時開始傾談,當時志偉也未回來,過程中有很多不同的變數,其實最初傾的時候,我是要當導師的,但他們找不到我的對手,因為要大家有得較量才好玩,這樣來來回回,後來到志偉上場,最後一分鐘,就決定用現在這個形式,最記得決定做的時候,有打電話給志偉,說我對上一次這樣做節目已經是九九年的《勁歌金曲》。」

 克勤說由第一日做主理人開始,就本着一個大的前提,就是不會對任何一個特別偏私。
克勤說由第一日做主理人開始,就本着一個大的前提,就是不會對任何一個特別偏私。

雖然之前克勤也有為無綫主持其他節目,但所費的時間及精神沒有今次的多。「好似之前也做過《決戰1分鐘》,但它已經有節目大綱,我只是負責入去做主持就可以,不用我構思,但今次差不多是由零開始,由每一集瑣碎的事,我也有參與,所以我也是團隊的一分子,跟他們每一個人去構思一些不同的事,盡量令觀眾覺得好看,雖然不算辛苦,但沒想過會用那麼多時間,可能真的因為疫情的關係,以往我是沒有那麼多時間,但現在大家都留在香港不用出外工作,就可以花多些時間。」
今次大部分的參賽者只得十四、五歲,最大也是二十六歲,跟克勤的年齡有很大距離,不過他笑言自己的兒子都是這個歲數,所以在溝通上完全沒有問題。「加上我沒有當他們是十四歲,而且他們也不似十四、五歲,例如今日不在的Felix,我也不知道他原來只得十七歲,我以為他廿多歲,因為樣子老成,我覺得既然他們在這個舞台上,在我眼中的身份就是一個學員,一個參賽者,如果我是評判,我不會因為想Chantel是十四歲,Gigi是幾多歲我就手鬆一點,Rock年紀大些,我又手緊一些,我記得有一集,Gin Lee 說其實他們只得十多歲,我很不同意這番說話,等如奧運會,如果你十四歲出來比賽,是因為國家覺得你有這個能力,證明你可以跟一個二十五歲的人去比。」

台上認真唱歌,遊戲就表現了真性情的另一面,有時更令身為遊戲評判的克勤也忍不住笑。
台上認真唱歌,遊戲就表現了真性情的另一面,有時更令身為遊戲評判的克勤也忍不住笑。

今次身為主理人,克勤更抱着一個原則,可以的話會盡量讓學員嘗試他們想做的。「他們每個都很叻,為了自己的演出會設計很多不同的效果,不論視覺和聽覺上都有一些不同的想法,在他們未演出之前,很難界定這個想法是否可以幫他們贏多一盞燈或少一盞燈?除非我知道這肯定不好,我就會講,否則我會問吓是不是決定這樣做?若真的決定了,就讓他們去,我都想他們去承受這件事的後果,例如蓮姐那次唱《繾綣星光下》唱了一個高八度,我有問過導師是不是她的想法?Gigi也是這樣,我會問他們,若他們真的這樣想,就會讓他們去,因為這是他們的舞台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1-06-23-at-3-36-09-pm-2

八強淘汰區

+12

參加比賽,目標當然是拿冠軍,但冠軍只得一名,所以克勤在第一天見面時,就已經為他們做好心理輔導。「我跟他們說,不一定要拿冠軍將來才是最好,我相信在座的八個,完了這個比賽都想繼續在這行發展,他們只是想透過這個比賽獲得一個入娛樂圈工作的機會,冠軍只是其中一條橋,還有很多其他的方法,張曼玉選港姐也是只拿亞軍,所以不一定得冠軍將來就走得最遠,雖然在這個比賽中,冠軍是最巴閉,但只巴閉一晚。」
近來有些成員如Chantel、Gigi開始備受傳媒關注,問克勤有沒有傳授一些面對這方面的經驗給他們時,他笑說:「他們每個人背後都有家人,歌唱導師,現在這個年代很不同,我沒有說太多,只是間中有傾這個話題時就會說一些。」Chantel則答說:「李先生有叫我們謙虛一些。」克勤說:「是的,因為我以前衰得多,這是需要的。」
八位學員,經歷了大半年的比賽加訓練,當中有開心不開心,其中不開心的經歷,藍組的成員Gigi、蓮姐及Yumi都不約而同說是因剛被淘汰的Felix引起,Yumi:「那時Felix很質疑自己,覺得什麼也不好,令到整個團隊都沒有心情,很負面,我們比賽成績不好,沒有那團火,幸好之後有李先生的說話令他反省。」蓮姐也認同說:「當時未試過這樣大的壓力,加上自己要求又高,但團隊的氣氛又差,結果忍不住在廁所爆喊。」Gigi說:「嚴格來說他沒有令我不開心,但真的有影響我情緒,幸好我有開心果Yumi,之前我們合作跳舞,我們跳得很累的時候,她會搞氣氛,叫我們提起精神,之後大家就會很開心的繼續跳。」

進入八強,今個星期六和下星期都會再淘汰多一名學員,暫定決賽會有五人,至於日期則尚未確定。
進入八強,今個星期六和下星期都會再淘汰多一名學員,暫定決賽會有五人,至於日期則尚未確定。

Aeren則選同樣已被淘汰的火雞孫漢霖,「他是令我開心和不開心的人,我跟Felix和他比較friend。但後來因為Felix負能力太強,加上蓮姐有很大壓力,我不開心,也不敢再告訴她,怕她更負,Gigi和Yumi年紀比較小,感覺大人向小朋友訴苦,不是太好,所以那時有什麼不開心都第一時間跟火雞講,但當他離開,我又覺得很不開心,會覺得為什麼是他走?那段時間自己也有很大壓力,會想到如果是我走,大家會開心些。」克勤聽完也忍不住問:「你跟火雞有感情?有沒有些兩情相悅?」Aeren馬上否認說:「沒有,大家不要想這些。」
同火雞有深厚感情的,其實還有Rock,他說:「最開心是認識到他,他聽的歌路跟我很接近,他會理解我為什麼喜歡這首歌,會跟我一起練,所以當初我們分隊的時候,我是很不開心的。不過最不開心是他不能捱下去,否則之後我們應該有機會合作表演,為什麼他不再努力些?不過我也明白,這是比賽,始終都有勝負和結果。」
學員中另外兩個好兄弟Archie和Hugo,慶幸暫時還未需要分開,Archie說:「我和他每次都一起搭車回家,一起吃飯,跟他傾心事是最開心的,因為他很守得秘密,但另一方面,他是一個不喜歡表達自己的人,我經常都想挖他的心事,但都不成功,試過一次不停的嘗試,終於成功,意識到他其實都是可以將心事說出來的人。」Hugo也說每次跟Archie吃飯,他例必每次都叫很多食物,令他可以食多一份。「但他有時也很乞人憎,有次我帶我的貓過來,他直接說我的貓很醜,很沒禮貌。」
年紀最小的Chantel,她的開心與不開心則比較簡單。「十五人中,最令我開心和不開心都是Windy,因為每次她在的時候,都會有朱古力食,不開心是因為她怎樣食朱古力都不肥,令我站在她旁邊就想走開,因為會顯得我更加肥。」

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陳卓賢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6/whatsapp-image-2021-06-23-at-3.36.09-pm--20210625095004-150x150.jpeg?v=16246146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