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陳輝陽專訪】不知道為何有焦慮症? 跟發哥行山走出陰霾 陳輝陽紅館開騷噩夢開始

本地
2021.06.18
1k
撰文:嘉栢攝影:洪志富
1
陳輝陽學懂做每一件事前先要知道快不快樂?無錢的工作只要快樂都會做,不是用金錢去衡量。

音樂監製兼作曲人陳輝陽於六月廿五日假紅館舉行的「陳輝陽x女聲合唱作品音樂會 人來人往」,音樂會原定去年舉行,因疫情延期,最終因麥花臣場館檔期問題要另覓場地,於是膽粗粗入紙紅館,當時輝陽跟音樂會指揮劉卓熙(Sanders)說:「批咗就𡃤嘢啦!」結果紅館批了,輝陽噩夢開始,他說:「錢啦!規模完全不一樣,紅館搞個騷,個台最少要花二百萬,你看莫文蔚個台幾厲害,容祖兒演唱會個台製作過千萬,紅館開騷心情同你去福臨門食飯一樣,你帶夠錢先啦!真的不是講笑,紅館買罐可樂都貴過人,我現在仍在煩惱中,每晚三、四點才睡,做的事完全跟音樂無關,但我知道問題是可以解決,逐少逐少慢慢分批處理,我不擔心,我知道這個騷是三部曲中最好的。」

2
陳輝陽跟指揮家劉卓熙今次已經是第三次合作

輝陽跟指揮家劉卓熙(Sanders)今次已經是第三次合作,談到當日埋班也不能說沒有緣份,「當初做這個騷我是想做給爸爸看的,因為他以前是合唱團的業餘指揮,負責這個騷的鋼琴家黃家正介紹了兩個做指揮的朋友給我,第一個一直沒回覆,於是我見了Sanders,如果第一個覆了一切都改變,廿八位女星全不一樣,所以我覺得是注定。」Sanders說:「家正(鋼琴家)找我時,沒提過主腦是陳輝陽,只說有個騷是pop music和有choir,問我有沒有興趣?所以第一次見輝陽時,我一坐下,就問他怎樣稱呼?這是很搞笑的,音樂上跟他是一拍即合,第一次合作已經建立了默契,我們很少會在音樂上有拗撬,我負責女聲,唱得好聽,做好首歌的細節,宏觀的是整個氣氛,細緻的是隻字點唱,這是我的定位。」

whatsapp-image-2021-06-15-at-15-05-31
輝陽和Sanders與女聲合唱綵排如火如荼

輝陽曾經有焦慮症,他一直很感激發哥周潤發帶他去行山做運動走出陰霾,他希望能邀請到他來看音樂會。「當初我都不知道為何有焦慮症?最後讓我發現只要rebuild life改變你的生活、作息和飲食,它就會走,如果十年前就有人同我講我會不會好一點?早陣子我跟發哥在車上談天,也提起如果十年前識到他就好,之後大家就沒再說話了,突然間想起十年前他仍未開始跑步和行山,他都是六十歲才行山的,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中注定,發哥在很多事情上都影響着我,他是個很叻的人,什麼都懂,他可以跟我講柴可夫斯基,他有很好的音樂品味,在他車上聽的音樂都是很好聽,他又喜歡聽古典結他,有品味的人才會聽,跟他行山一花一草的名堂,他也會知道,對山勢地形瞭如指掌,如果說我愛香港,他一定是No.1,他是我其中一重要的人生導師,我很希望請到他來看演唱會,但據我所知他因為早睡覺,所以不去看演唱會的。」

38wg02d_crop
陳輝陽曾經有焦慮症,自從跟發哥行山隊行山後,已走出陰霾。

 

場地:LOST STARS LIVEHOUSE BAR & EATERY

 

 

聲夢傳奇 姜濤 陳卓賢
人氣 TRENDING
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6/5-20210617065425-150x150.jpe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