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沈震軒專訪】難忘住劏房可悲日子 沈震軒北漂改變心態 日日視像維繫女友感情

本地
2021.06.11
2k
撰文:王崇頴
沈震軒回巢無綫後,拍攝劇集《一》即擔任男一,自言相當珍惜機會。
沈震軒回巢無綫後,拍攝劇集《一》即擔任男一,自言相當珍惜機會。

沈震軒於劇集《一笑渡凡間》中飾演「方志朋」,因為經常與蕭正楠一起查案,而建立了兄弟情,「拍攝的時候真的很開心,劇中我與蕭正楠比較多對手戲,以前我們未曾合作過,但想法竟然很相似,一拍即合,很多時我們會在即場去度一些搞笑的場面,像之前有場官堂上的戲份,我們需要一口氣講接近十分鐘的對白,除了講之外,又需要做動作,很多位都是我們自己去度出來,效果都很生鬼,所以拍的時候很好玩。」兩人更經常整蠱湯洛雯,「大家都很喜歡玩,但很少會整蠱對方,反而我們會聯手整蠱湯洛雯比較多,因為她飾演女捕快,經常需要武打,但她竟然是玻璃人,很容易受傷,她的傷通常跟武打場面無關,反而是她行路時,不小心扭傷或跌傷,所以我們兩人經常窒她。其實這套劇很多群體戲,所以拍的時候氣氛很好,令我找回以前看無綫劇集時的感覺,記得細時看無綫劇,不一定要看主角,其實所有角色都很重要,剛好這套劇就是有這種感覺,可以感受到大家都很開心。」

劇中他周旋於蕭正楠、湯洛雯的三角戀之中,
劇中他周旋於蕭正楠、湯洛雯的三角戀之中。

相隔七年回巢拍劇,與蕭正楠齊齊做男一,但原來入行十三年的他,曾經在無綫捱過一段艱苦日子,「○六年由加拿大回港加入無綫,入行初期底薪只有六千元,每月還要花四千元租住劏房,只得張牀,衣櫃及洗手間,僅餘二千元作為生活費,每日只可以限自己說不可以用多過五十元,堅持每日由尖沙咀行路到旺角,只為買一個價值廿元的特價飯盒,當時窮到連電視機都無錢買,真的三年都沒有看過電視,每次拍劇都只是接演一些閒角,試過演過無數次死屍、士兵,依然等唔到代表作,有次導演甚至認不出我,以為我是無綫外借回來的演員,回想起都幾可悲。」

雖然今次擔正,但無法回港宣傳劇集,他也感可惜,「其實我很少演喜劇,更不是有喜感之人,幸好劇中我不是主打搞笑,但我的笑點很低,所以拍的時候真的很開心,自己很想可以回來跟大家一起去宣傳劇集,雖然今次自己戲分都比較重,但沒有很大的期望,因為疫情關係,社會氣氛不太好,最重要是觀眾可以開開心心觀看劇集已足夠,始終現在要香港人看電視劇已經是一件很難的事,所以不會再像以前,突然有一套劇跑出,成為全城熱話,現在只要有觀眾觀看,已經算是有成效,所以不必想太多。」

為搵食而北漂,跟女友陳欣妍唯有靠視像維繫感情。
為搵食而北漂,跟女友陳欣妍唯有靠視像維繫感情。

與女友陳欣妍目前因工作而分隔兩地,只可以靠視像維繫感情,「為了搵食無辦法,而且目前大家都面對疫情,都需要長時間逗留一個地方,隨便回港一次,都要隔離至少廿一日,即使她現在有電影上映,我都不能回來支持她,只可以將來回香港時,買多隻影碟去支持。幸好我們感情很穩定,日日都會視像聊天,之前我特別回港工作一個月,剛好又可以為她慶祝生日,雖然沒有什麼驚喜的慶祝,但我們都很開心,盡量陪伴對方就足夠,因為現階段每個人都過得不易,以前經常覺得隨手可得的事,現在都變得難,像我想回家一樣。」他表示兩人久未見面,有種陌生的感覺,「之前回港後,我們約了出外吃飯,她第一眼看見我,說有種陌生的感覺,但其實我們已經每日都視像,竟然看到真人就會有種特別的感覺,如果不用隔離太多日,我真的想多些回來。」

國內北漂的日子,令他心態因環境而改變,「以前會很享受挑戰的感覺,但現在反而覺得歸於平淡,就是自己最想要的,開始學習斷捨離,追求的東西愈來愈少,凡事盡力去做就可以,不再過於強求,令自己沒有太多牽掛,可能以前會追求住大屋,揸靚車,但現在反而覺得住得舒服就可以,像現在經常在國內拍攝電影,基本上一整年都住在酒店,除了每日出入開工的場地外,收工或放假就去做運動健身,生活很簡單。」

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6/whatsapp-image-2021-06-08-at-15.20.20-1-20210609072751-e1623224593469-150x150.jpe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