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鄧建明專訪2】中學唱冧歌追老婆 音樂細胞傳俾囝囝

本地
2021.06.02
453
撰文:王志強攝影:洪志富

ff

(場地:REHAB @ 深水埗白楊街)

鄧建明後期逐漸有大將之風,他說要多得觸電事件,隊友笑他彈結他快了。「我託朋友從美國訂來一枝犀利的電結他,不可以對不起它,就多練多彈。」

轉捩點是加入華納之後,遇上公司高層黃柏高。「我喜歡入他的房聊天,他也鍾意聽樂隊歌曲,聊得多他叫我在華納上班,做助理監製,多七千元月薪,我監製了劉錫明第一張唱片,有一次Paco介紹我唱一首Bon Jovi的歌,成了太極的《一切為何》。」鄧建明開始做樂隊主音,他那高亢的歌聲獲得讚賞,亦成了太極另一標記,之後更有hit爆的《Crystal》。「周啟生和我們同公司,他是我另一個伯樂,時常找我做樂手,他是大佬,錄完音一定請喝酒;後來他參加CASH創作比賽,叫我和雷有輝合唱爭女歌,這首歌就是《Crystal》,贏了雙冠軍之一。」

鄧建明和何婉盈當年有首K場hit歌《愛上你是我一生的錯》,兩人在MV中擁作一團。
鄧建明和何婉盈當年有首K場hit歌《愛上你是我一生的錯》,兩人在MV中擁作一團。

黃柏高又請他和何婉盈合唱《愛上你是我一生的錯》,結果這首歌流行至今。

鄧建明現在經常擔任演唱會音樂總監,要多得陳明道提攜。「那時我們一起做黎明演唱會,我只是彈結他,陳明道有太多演唱會要忙,叫我帶黎明演唱會走埠巡迴,就試一下,初時我只是做導遊,盡量令整隊樂隊開心,黃柏高見到我帶到,讓我做陳慧琳許志安的拉闊音樂會。」

黎明亦相當欣賞鄧建明,在自己演唱會讓鄧建明唱歌,還坐在旁邊的樓梯聽。「他好撐音樂人,他難得做過太極演唱會的嘉賓,他九點出場,七點已到達,玩得很開心。」

黎明做太極演唱會的表演嘉賓,與鄧建明、雷有輝合唱。
黎明做太極演唱會的表演嘉賓,與鄧建明、雷有輝合唱。

(點擊圖片放大↓↓↓)

與太太識於中學時代

鄧建明為許志安作曲的一首歌《一家一減你》,是他作給太太的一首冧歌,搖滾猛男背後,鄧建明是愛妻號。「那時買了屋,搬了去馬鞍山,她正在煮飯,我只用了五分鐘作了出來,交給安仔去唱,他半小時唱完。」

他和太太相識於中學年代,過程相當甜蜜,好比某個學生哥檸檬茶廣告。「我揭堂家姊的同學錄時,揀中她的,我和堂家姊一起去溫書,她簽同學錄、畢業紀念冊,內有照片,接着在溫習的地方認識到她。」

鄧建明的音樂細胞傳了給兒子Justin,他喜歡打鼓和夾band。
鄧建明的音樂細胞傳了給兒子Justin,他喜歡打鼓和夾band。

追求的方法更浪漫。「她生日,學校有民歌晚會,是中學畢業最後一屆,請她來聽,在台上唱了一首歌,送給某人,是Air Supply的英文歌。」

他和太太結婚廿多年,育有一子Justin,他是一個貪玩的父親,音樂細胞遺傳了給兒子,小朋友六歲開始喜歡打鼓。

鄧建明兒子Justin做父親演唱會嘉賓,表演打非洲鼓。
鄧建明兒子Justin做父親演唱會嘉賓,表演打鼓。

「我們在車上播很多歌,知道他有音樂天分,後來讓他看很多MV,見到他愛上一套Queen樂隊的鼓,讓他學非洲鼓,全靠這個嗜好,讓他在學校入到樂團,代表學校去比賽,度過他的中學階段。」

鄧建明的兒子現在二十歲,在澳洲修讀電影,因他喜歡超級英雄動畫。

「去年二月陪他到澳洲,幾開心,我們一起去看Queen的澳洲演唱會,一萬多觀眾,兒子在澳洲有跟外國同學夾band。」

張敬軒在《Chill Club》和鄧建明合唱《If X 假如》
張敬軒在《Chill Club》和鄧建明合唱《If X 假如》

《Chill Club》這個BB

鄧建明內心年輕,在ViuTV音樂節目《Chill Club》做音樂總監、結他手、主唱,集集見到他,他和一羣年輕音樂人玩得很開心。「一開始電視台給我們很大自由度,我有個夢想,燈光要偏藍和朦朦的,像外國的電視節目那樣,到現在仍跟到我們要求,幕後人員應記一功,編劇和導演很年輕,二十歲頭,尤其做完頒獎禮那個騷之後,我很感動,他們由度橋到演出,每晚傾電話,入心去做,整個騷識背出來。」

在很多樂迷眼中,《Chill Club》代表香港樂壇新階段,鄧建明有份孕育出來,亦多得他一直保持一份不老的心。cc

陳卓賢 聲夢傳奇 MIRROR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5/ff-20210527062826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