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鄧建明專訪1】難忘唐奕聰借錢買結他 最後一個加入太極

本地
2021.06.01
489
撰文:王志強攝影:洪志富

ee

(場地:REHAB @ 深水埗白楊街)

香港樂壇有很多貢獻良多的音樂人,例如早前突然離世的Gary唐奕聰,編曲作品多達數百首,樂迷來不及向他致敬,他就走了,同樣來自太極樂隊的Joey鄧建明對樂壇亦很重要,他是出色結他手及音樂總監,不少演唱會都見到他的蹤影,每星期ViuTV的《Chill Club》之中他簡直是台柱。

這天鄧建明來做訪問,從家中帶來三十多年前唐奕聰借錢給他買的靚結他,當年價值五千元,現在代表一段金錢買不到的友誼。

鄧建明最後一個加入太極,他說:「原本經理人沒有預我。」由只懂得跟大隊的懵懂少年,到後來變成主音的骨幹成員,漸見大將之風,亦成了疼老婆兒子的成熟男人,音樂令人成長。

痛失Gary的太極八月開演唱會,鄧建明一直笑着懷念故友,聊到最後,也忍不住哽咽了:「早知叫Gary吃多些、飲多些……」

太極出道初期,鄧建明(右二)非常瘦削,相當不起眼。
太極出道初期,鄧建明(右二)非常瘦削,相當不起眼。

唐奕聰造就的機會

鄧建明很有心,特意從家中帶來唐奕聰借錢給他買的結他,彈了一會兒音樂給記者聽,這個結他背後有個故事。

「我一開始不是一個很專業的錄音室結他手,為什麼我有機會入錄音室彈結他?是因為唐奕聰。他已經做很多歌的編曲,我未夠班,只是太極樂隊之中玩音樂的實習生,他接了飛圖的卡拉OK影碟伴奏工作,找我幫手彈結他,當時我沒有錢買高質素的木結他,起碼要五千元一枝,他說不要緊,帶我到琴行選結他,錄完歌才慢慢計錢,我就選了這枝結他,幸好他借錢給我,開始了我做錄音室結他手的生涯。」

後排左起:雷有輝、唐奕聰、鄧建明,早期經理人鄧祖德(前)讓出結他手位置,鄧建明才有機會成為太極成員。
後排左起:雷有輝、唐奕聰、鄧建明,早期經理人鄧祖德(前)讓出結他手位置,鄧建明才有機會成為太極成員。

他將這枝結他好好保存至今,在他的生命中彈過很多很多伴奏,包括李克勤《紅日》、黎明《藍色街燈》、陳奕迅《今天只做一件事》、很多太極歌曲。「總之我入錄音室,監製就會叫我帶這枝『D18 Martin』。」

鄧建明記得很多和唐奕聰合作錄歌的畫面。「通常下午兩點開始錄,五時許他的女友(後來的太太)就出現,坐在一旁等,我七時幾還未彈完,Gary完全不會催我,很多次與女友錯過了去看電影的時間。」

太極未出現之前,鄧建明(左)和唐奕聰(中)及黃家駒、黃家強兄弟組成Laser樂隊,一起到蛇口演出。
太極未出現之前,鄧建明(左)和唐奕聰(中)及黃家駒、黃家強兄弟(右一、二) 、Ricky Chu (後) 組成Laser樂隊,一起到蛇口演出。

和黃家駒一起去蛇口

鄧建明和唐奕聰同齡,兩人十九歲時認識,當時唐奕聰在中環一間琴行工作,鄧建明則做信差,時常在午飯時間到琴行一起夾band,那時的band友喜歡同時夾幾隊band,鄧建明和唐奕聰認識了Beyond的黃家駒黃家強兄弟,組了一隊叫做Laser的樂隊,一起到蛇口登台表演。

「家駒帶很多英國樂隊的唱片給我聽,譬如Police、Pink Floyd。我們在蛇口住酒店時,當地人用西瓜刀切西瓜招呼我們,我們拿刀來玩,不小心割傷了手。」那些都是年輕人貪玩、開心的難忘回憶。

八月的太極紅館演唱會,很多朋友會出現,一起回憶唐奕聰的故事,譬如監製梁榮駿會講當日Gary為張國榮做《大熱》編曲的往事。

太極扮披頭四,戴墨超的是鄧建明。
太極扮披頭四,戴墨超的是鄧建明。

父親最憎「飛仔」

鄧建明開始彈結他的故事,要多得鄧媽媽。「我爸爸比較老古董,我第一條喇叭褲被他丟掉,他罵我『飛仔』,我小時候喜歡聽許冠傑溫拿,樂隊英文歌是從他們吸收而來,我中一暑假想參加民歌組,媽媽給錢我買結他,收埋在牀下底,爸爸上班後我才敢拿出來練。」

就由中三的民歌樂隊開始,夾band夾到彈電結他,中學畢業後,他做過信差,又做過電腦推銷員。「後來我去中環見一份工,遇到一個做外匯經紀的夾band朋友,請了我做結算文員,媽媽覺得很穩陣,同時我又贏了一個歌唱比賽,公司讓我到處去表演,上班和玩音樂可以同時進行,但我沒有大志,沒想過哪方面要做好些。」

太極八十年代中一出道位列最受歡迎樂隊三甲
太極八十年代中一出道位列最受歡迎樂隊三甲

他和唐奕聰業餘地在不同樂隊玩音樂,直至太極樂隊組成。「我是最後一個入隊,要多謝當時的經理人Joe Tang(鄧祖德),原本他玩,他見我很慘,如果樂隊成功了簽唱片公司,我沒得玩,他改為做經理人,讓我在隊中彈結他。」

他又要感謝中環外匯公司一位經理,他鼓勵鄧建明全力向音樂圈闖。「他說如果我做音樂不開心,可以回去做外匯,我很感動。」

鄧建明 (打呔) 早期不太搶鏡,樂隊焦點是主音雷有輝 (前)。 mpn
鄧建明 (打呔) 早期不太搶鏡,樂隊焦點是主音雷有輝 (前)。

(點擊圖片放大↓↓↓)

與雷有輝男人的浪漫

他全力向娛樂圈闖的第一步,是以太極樂隊身份贏得第一屆嘉士伯流行音樂節冠軍,推出首張唱片。「簽了華星做經理人公司,有月薪,拍了電影《千年女妖》,王祖賢張學友主演,但我們沒有見過男女主角,分開拍攝的,我們演七個殺手;又開了第一次紅館演唱會,有黃凱芹杜德偉一起唱。」

太極七子在流行樂壇站穩陣腳初期,鄧建明形容自己是「最缺乏經驗、最冇樣的一個,很瘦」,樂隊焦點一定是最靚仔的主音兄弟雷有曜、雷有輝,而鄧建明樂於跟大隊。

太極早期以偶像樂隊身份開紅館開雜錦騷
太極早期以偶像樂隊身份開紅館開雜錦騷

有一次,他做露天演出時觸電。「一拿咪就黐住,我記得感覺是眼前有很多鎂光燈,我對自己說:『試試向後跌。』就甩了枝咪,躺在地上,聽到一把很緊張的聲音說:『你哋行開,俾佢呼吸。』那把聲音就是雷有輝,自此之後,我就知他對隊友那麼緊張,變得很老友。」

太極隊友之間時常有男人的浪漫。「有一次去澳洲登台,雷有輝年少酒量不好,他和我同房,我抱他上去,替他換衫換褲。」

bb

陳卓賢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5/ee-20210527062619-150x15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