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衛駿輝專訪】衛駿輝走遍十八區找尋靈感 打造《香江號》免費招待戲迷

本地
2021.05.21
889
撰文:徐雲攝影:洪志富

衞駿輝新編粵劇《香江號》,將於本月二十二日晚在西九戲曲中心「啟航」,這套劇因疫情關係,演期一改再改,現在終於開演,台前幕後的心情都很興奮,二十五場門票,市民實名登記就可以免費欣賞,衛駿輝表示《香江號》是結合了舞台劇、音樂劇等元素的非一般粵劇。


《香江號》顧名思義以一艘船,貫穿整個故事情節,香港古董中式帆船「鴨靈號」,成為衛駿輝參考的目標,委託國內製造舞台佈景的公司,花了十多萬打造一艘「香江號」,是劇終時的主要場景,所有演員在船上一齊啟航,「去年疫情最嚴重時,大家都為抗疫努力,當時『香港青年同行基金會』的創辦人吳仕福,希望我能籌備一套粤劇,鼓勵大家在疫情中自強不息。」

她為了構思劇本,走遍港九新界找靈感,有一次在尖沙咀碼頭,「鴨靈號」剛好在海上經過,她靈機一觸想到以船為主題,「香港是一個漁港,大家都知道同舟共濟才能共度難關,搜集資料時發現,過去不時有疫症流行,早年麻瘋病患者,就被送去喜靈洲隔離,所以疫症並不可怕,只要大家積極面對,總會有過去的一天。」

衛駿輝幾年前,曾經因為椎間盤突出,演藝事業和人生一度跌進低谷,作為粵劇女文武生,這個因練武和動作戲帶來的「職業病」,幾乎令她被迫終止演藝事業,在醫生鼓勵下接受手術,才可以再站上舞台,「以前不論戲院還是神功戲,檔期一早就排到密麻麻,根本沒有時間停下來,因為病痛被迫停下時,曾經想萬一演出是『零』,豈不是手停口停?我的人生建立在粵劇上,離開這行等於一無所有,當時最大改變是開始積穀防飢,不再做『大花筒』,去年疫情整個粵劇界,演出都變成『零』,幸好早幾年開始好天收埋落雨柴,不論生活或心情都沒有太大影響,更加明白世事無絕對,幸福也不是必然,福哥(吳仕福)找我籌劃抗疫粵劇,我覺得不論對自己還是對觀眾,都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。」


過去一年,雖然演出全面停頓,但她反而有很多收穫,除了勤做運動更健康外,還有很多時間鑽研甜品,與家人也有更多機會共聚,她說:「以前逢年過節都與我無關,因為節日是我們這行最忙的時候,所以家中聚會都不會見到我,有時甚至一星期也未必見一次,現在大家經常聚在一起吃飯,家裏很熱鬧、很開心。」

衛駿輝是錦田原居民,她是家中長女,弟妹子姪對這個大家姊很尊重,原居民分田、分地、分豬肉,都是只分給男性,她說:「很多人以為我們重男輕女,雖然族例只分給男丁,但每個家也有自己的家規,以我們家為例,爸爸、媽媽會平均分配給每一個子女,所以我都有份食豬肉。」


當年鄧爸爸為每個子女預留一筆教育資金,不過衛駿輝卻不想去外國讀書,堅持要學粵劇,「我向爸爸保證不會學壞,他要我答應做光宗耀祖的事,不要令家人蒙羞,結果我沒有令爸爸失望,每次在錦田演出,他都臉上有光,覺得我這個女兒不負所望。」當年投考八和粵劇學校,老師看她面尖尖、個子不高,要她做花旦,但她堅持做女文武生,就是希望爭取更多演出機會。

錦田十年一屆的太平清醮,由鄧氏家族主辦,從康熙年代一六八五年開始,是香港新界歷史最悠久、最隆重的酬神盛事,衛駿輝作為鄧氏族人,她的「錦陞輝劇團」,曾經連續三屆在「酬恩建醮」盛事中演神功戲,她說:「族長是整個家族地位最高的家長,本來女性不能在祠堂上香,但我以文武生的身份,獲族長安排入祠堂上香拜祭,當時爸爸以我為榮好開心,我能夠兑現對爸爸的承諾都覺得好開心,證明自己的堅持並沒有錯。」

黃秋生 許志安 鄭秀文
人氣 TRENDING
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
https://www.mpweekly.com/entertainment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5/c106dc28-06dc-4ff0-a9c5-bb1d64a51553-20210520081333-150x150.jpg